当前位置:首页 > 传说 > 文章内容页

【酒家】半亩荷塘绕清梦(散文)

来源:江西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传说

世间最美的风景,莫过于山水草木,莫过于在一程山,一程水里,寻一段云胡清喜,觅一阙素简轻风。清凉半夏,风轻云淡,捧书苦读,尘世种种,仿佛在一念沉思里走失了方向。窗外的风,勾了魂的清淡,日子突然与闲散成了莫逆。眸子里的忧伤变成了难得的轻喜,寂寥里的思念也渐次妖娆起来。心蠢蠢欲动,宛如关不住的云雀,想去野外,寻属于自己的绿野仙踪,觅我的绿韵王国。

行走,缓缓的。向着一个方向。走出了城市,走出了喧嚣。前方是一望无际的湿地,有高低的树木,一树一树的绿,还伴着零星花开,在风的吹拂下,弯腰、舞蹈。绿色啊!延伸着,与天空的蓝连接着,我恍惚,世间只有绿与蓝了,我迷失了,彻底迷失在静悄悄的色彩里。

脚下,松软的泥土,带着微微的热气,伴随细细的尘垩,发出碎碎的声音。

你信吗?泥土是有香气的,我嗅着,怎么就嗅不够呢?再看路边的杨柳,在微风下柔情地摆着腰肢。与杨柳亲近的是密密匝匝地伸出水面,半人高的大菖蒲,笔直地挺立着。风拂,大菖蒲的绿,晃动着,发出“沙沙”的吟唱声。细听,疑似大菖蒲在为柳条唱着情歌。柳条一定是醉了,更加柔媚地舞蹈着。如果风再用力一些,柳条一定吻向大菖蒲了。我的心微微地动了一下。

你看,柳条是柔情的,低低地垂着头,大菖蒲是挺拔的,直直地站立着。我轻笑,在这无人的旷野,我想象柳条是少女,大菖蒲是少男。它们的相依、对视是何等的美妙啊!那令人向往的、浪漫的、甜蜜的爱情一定属于它们。我的心起了涟漪,脸倏忽地红了。心兀自沉浸在鲜润之中。心里蕴蓄着奇异的、奔跑的、悸动的情愫。我不敢去想,去看那被风挑逗着的柳条,可我多么渴望、盼望柳条吻上大菖蒲。

风吹乱了长发,我在风中收回了心猿意马。再看一眼大菖蒲和柳条,只一眼,我瞥见了大菖蒲后的另一个世界——点点的白,点点的粉红,被田田的叶托着。荷塘啊!我惊呼,我爱荷,爱它禅一般的静谧,更爱它“质本洁来还洁去”的品质。我在快步行走,抑或是奔跑的姿态吧!

我寻着通向荷塘的路,来不及思量柳条是否吻了大菖蒲。杨柳、大菖蒲是在守护荷塘吗?紧密地站立,让我无机可乘。我有些懊恼地捡起路边一小块石头,砸向耀武扬威的大菖蒲。许是打疼了它,泥土路的转弯处,一条窄窄的小田埂呈现在眼前。

我终站在一米多宽的塘埂上,眼前是半亩荷塘,身后也是半亩荷塘。满目的苍绿。请原谅,我用了“苍绿”这个词。我喜欢苍绿,透着岁月中颠沛的、沧桑的、深沉的气息,让人听了不由自主地屏住呼吸,思索、凝视。

荷塘里,荷花正艳,荷香正浓,荷塘的绿,正在叶子间拥拥蔟簇。荷花袅娜的、羞涩的待放着;盛装的、脉脉的绽放着。层层绿叶宛如玉盘,肩并肩地、头挨头地,以虔诚的姿态托着花儿。田田的绿叶,静静的荷花,依依偎偎着,我相信它们前世是有约定的,来这尘世,只为遇见彼此。

轻风又起,叶与叶相撞、挤兑。举目,绿韵招摇着扑向了我的眼睛,那美妙的姿态啊,像极了怀春的少女,拖着曳地的裙袂,含着羞地着实可爱。我凝视眼前的绿,心又一次跳动了,我知道是一种叫初恋的情怀涌向了我。我恋上了那荷塘的绿,那滑动的、明亮的绿,像沐着一缕柔婉的清风,神清而气爽了。

绿韵,荷香,半亩荷塘,这是个多么美妙的时刻。天地间只有我一人吧!荷花是淡的香,绿叶是浓的韵,交织着、起伏着、氤氲着扩散开来了。随风飘向四面八方。四周的树、草、花别上了香气,我的白色衣襟上也别着一缕荷香了。

我深信我是“误入藕花深处”,在这幽幽的、静静的荷塘边,品着“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的景致。我顺着塘埂缓步地走,几只不知名的白色小鸟落在不远处,几声“争渡”几声“啾啁”,我恍惚起来。耳边响起了“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静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我猛然醒悟,莲荷是该远观的,是不是我走的太近,莲花的开合与我便少了一份灵秀的禅境。

我走得有些慌乱,我该怀着虔诚远观这莲的洁,远嗅这荷的香,远看这绿的韵。我该远看,不该靠这莲荷太近,恐打散了菡萏清香。

我踌躇在塘埂上。

一阵风,衔来了一朵云。两朵,三朵,四朵云……慢慢聚集。天空阴暗着,风湿了。我忽尔想起,昨日天气预报说今日有雨。于是,我等雨来,来将这满目的绿韵敲击成打击乐,将这满塘的荷香滴落到碧波深处。我站在风里,看远方高高低低的树上挂着的绿韵被天空染成了灰,小草在风中兀自东倒西歪。荷叶、荷花摇摆不定。我突然担心起荷叶,担心起绿塘里摇滟的荷花,会不会被一场雨洗尽了红芳,而无人问呢?

我的眼中有了缕缕的愁绪。刘将孙说:“水际轻烟,沙边微雨。荷花芳草垂杨渡。多情移徙忽成愁,依稀恰是西湖路。”这儿不是西湖路,我的心中却有忧愁涌动,那思绪,飘向了六年前。

也是这样的季节,也是这样的日子,也是在一场大雨中,我淋湿了自己。那是一场酣畅淋漓的雨,让喜欢淋雨的我酣畅淋漓地大病了一场,险些丧命。从发烧到肺炎,到肺部积水,仿佛只有一步之遥。从本县医院转到地区医院,当地区医院的医生最终摇头,最后转到新疆军区总院时,我是绝望的。

不知道有谁相信缘,我是深深地信了的。我相信每个必经的人都是前世结的一段尘缘,只为今生遇见,而让你在劫难中感悟着缘聚缘散,包括与那绿植的遇见。

我转到新疆军区总医院后住进了内科二楼,我的窗恰对着一个池塘。塘里几株莲荷安淡地、静谧地注视我。也许,我前世与莲荷有约,续一段今世的擦肩。住院的第一天,便与莲邂逅在细雨下。那是前世就摇曳的身姿吧,粉嫩的脸在雨滴里,婉柔生姿。只是一眼,好似与我便成了至交,那淡淡的荷香,安静的身姿,在病中的日月里,固执地映在我的窗下,凝结在我心里。

我在身体微微好转时,会走下楼,“坐对荷花两三朵,衣染荷香四五尘。”荷花的起落、开合、凋敝时刻印在心上。我在荷塘边总会遇见一个四五岁的小女孩,也常常看一池的莲荷,指着这朵是昨日开的,那朵明天将要落了花瓣。小女孩第一眼看见我,便是很亲热。她告诉我她叫嫣儿,而她却从来没有问我叫什么,也许因我喜欢莲荷,她叫我莲姨。

嫣儿脸色苍白,嘴唇乌青。她的母亲告诉我,她患有先天性心脏病,很严重,随时可能离开这个世界。小女孩每天靠着针剂、药物延续着生命。我看着她小小的、窄窄的,没有血色的脸,常常叹息上天的残忍。她时时搂着我的脖子不肯松手。我却虚弱得如一棵败草,随时将自己交付给时间,无力抱起她。我只好让她站在塘沿上,身体倚着我,看荷花的荣枯、看绿韵的收放、嗅荷香的聚散。

某日,嫣儿与我又一次站在荷塘边,看着荷花。嫣儿很安静,没有对荷花指指点点,我轻轻抚着她的小脸。她用小手紧紧抓住了我的手指,我低头看她。她的眼睛里有点点的,如水晶般的泪水。她说:“莲姨,我要死了。”嫣儿说这话时是安静的。我听了嫣儿的话吃惊着,急急地捂住了她的嘴。她将我的手拿开。我流出了泪,轻轻将嫣儿拥着,轻轻摸着她的头说,“嫣儿不会死。”嫣儿仰头看我,说,“莲姨,我听见医生阿姨给妈妈说我要死了。”我的泪汹涌而出,落在嫣儿的脸上。嫣儿惦着脚尖为我擦拭泪水。我问她,“你怕吗?”嫣儿摇摇头。我轻轻拭去泪水,轻吻着嫣儿的脸说,“天上缺少一个小天使,上天是让嫣儿去做天使。”

那天,我许她,来生定做她的莲姨。我们拉勾。那天,嫣儿说,如果她来生做那朵荷,我能不能陪她做一朵莲,我点头,许她如果来生她是荷,我必是那朵莲。

那年深秋的最后一缕风吹过时,嫣儿离开了,去了天堂。那一池的莲花也枯蔽了。我相信这是缘份,也相信,嫣儿一定是做了天使。

那年,嫣儿去了后,我突然悟到了生的意义:“每个人都为了圆满要在苦难中修行,上天给了每个人一条命,一颗心,把命照看好,把心安顿好,人生即是圆满。”后来,我努力着,让自己好起来,始终面向灿烂的阳光,最终我战胜了疼痛。

想着过往,想着那个叫嫣儿的小天使,我的心紧紧收在了一起。轻轻地叹息着。佛说:“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我晓得与嫣儿的相遇,只是前世一个偶然的回眸。嫣儿短暂的生命,虽让我心生哀伤,但,我明白,这只是上天许她的尘缘太过轻浅,她的离去,也正是她修行的完结。我自不必沉悲,我当以一颗明媚的心,过好每一天。

雨来了,荷塘乱了方寸。玉盘的叶,娉婷的花,已是“零落残红绿沼中”。花随风落,雨敲香散。花叶之依,瞬间流逝。看着,心中刚刚平逝的忧伤再度升起。花与叶的陪伴,一起在尘世修行的光阴,此刻,落了的花与凌乱的叶,谁辜负了谁,谁是谁的故人,谁是谁的倾城时光?

天空的雨,飘着。起初是稀稀落落的、滴滴答答的、不紧不慢的、凌凌乱乱的,敲击着荷叶、荷花、杨柳、小草。渐渐稠密了,雨滴变成了珍珠,明晃晃的、亮晶晶的滚动在荷叶上。

看着雨,看着雾霭深重的天空。我的心沉了。淅淅沥沥的雨,适合凝愁。我怕愁绪又一次打湿了自己,敲碎了心房。我披着雨,转身。我要把满怀的情愫与愁绪还给绿韵,我只带走别满衣襟的荷香。

半亩荷塘,“雨骤风急”里,一片荷花瓣在水面上打着旋,有一种“菡萏香销翠叶残,西风愁起绿波间。还与韶光共憔悴,不堪看。”的悲凉。我轻叹,那片被打落的花瓣,来年还会在同一朵花上绽放吗?

王国维说:“君看今年树上花,不是去年枝上朵。”如此,落了的一瓣,来年也未必是同一朵花上之瓣了吧!想着,我自不必纠结了,那花、那香、那绿、那韵,来年,自在绽放,最后各自皈依就好;我只要收好心事,如这荷花般在尘世里安静、恬淡地开合就好。人生在世,谁没有一段清风明月的心事?或埋在心间,或在某个风清月朗的日子里拿出来晾晒,或铺一纸素笺,留一行墨迹,做成一枚回忆的书笺,不论美好还是疼痛,都夹在心事的书里。经年后翻看、回味、叹息、微笑、流泪,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想着,我自嘴角上翘。

风在吹,雨乱了,我奔跑着,向着来时的路。衣袂沾雨,心沾荷香,绿韵流目,荷塘有梦,梦终将醒。我要离开了,终将离开了。却原来,我是如此的迷恋这半亩荷塘。

我想,我真想裁绿韵为带,赐给我的情人,绕他腰间,他必拥绿微笑;我真想拈荷瓣为念,放在他的心口,他必日日思我,深情不负;我真想拈荷香为情,别在他的衣襟上,让他嗅着荷香,念起我,心存欢喜。

半亩荷塘,绿韵流动,荷香袅袅,绕我清梦。我舍不得这荷塘,真舍不得啊!

河北哪家癫痫病医院最好癫痫病医院怎么治癫痫洛阳哪个医院治癫痫病最专业哈尔滨市最专业的治疗羊角风医院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