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传说 > 文章内容页

【看点·红尘】核桃(散文)

来源:江西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传说

医生为母亲配好药品后,嘱咐我有几味中药在煎熬前需要做一些处治,同时还要加上几片核桃仁。返回的路上我听见一个商贩大声吆喝:“核桃,今年的新核桃。”几个人迅速围住了他的售货车。一个有经验的中年妇女叫商贩敲开了一个核桃,拿在手里仔细地分辨并尝了一下,对另一个年龄相仿的女人说:“没错,确实是新核桃。”两人立即选购了起来。我也加入了她们的队伍,买了一大口袋核桃带回家里。

母亲正在屋子里等着我的归来,看见我手里提着的核桃,脸露惊喜之色,问我买这么多核桃有何打算?老实说,除了给母亲用于药引,其他方面我还没有想过,买这些核桃完全是因为骨子里对它们天生的喜爱,或说是见到它们后的一种自然反应。突兀之中,我随便回了她一句:“谁喜欢都可以吃。”

母亲拿起一个核桃认真看了一下,说:“这核桃好是好,只是还不太干。”我便把核桃拿到阳台上晒开来,母亲跟在我的后边说:“多晒几天,晒得越干越好。”我对母亲说:“这几天天气很好,那就辛苦你照看一下。”母亲尽管身体很不方便,但还是愉快地答应了下来。我为她煎中药时把医生的嘱咐告诉了她,提醒她,在我离开的这两天里,她自己一定要仔细煎熬,按时服用。母亲愉快地答道:“要得,要得。你放心去吧。”

不几日我又回到了母亲的身边,见她病重的身体有了一些起色,我熬制药品的积极性更高了。母亲看见我往中药里放核桃仁,特意提醒我说:“那些核桃全部都晒干了,可以放心保存了。”

我手里暂时空了下来,心想,何不趁这会儿弄些核桃仁出来,以方便食用呢。主意打定,我便将那包核桃提到阳台上,问母亲有没有核桃夹,母亲告诉我没有,我只得用刀背来敲开核桃壳。母亲想要来帮助我,考虑到她严重的腰椎问题,我再三阻拦,她只好听从,到床上躺下了。

我手里敲掰着核桃壳,脑子里想着一些核桃的基本常识:核桃属于木本植物,外壳坚硬,桃仁含有丰富的营养,特别有益于补脑;核桃既可以日常食用,也是很好的补药,老少皆宜。想到母亲一生对核桃的喜爱,而今身体不好,我决定多为她弄一些桃仁出来,一边忙碌,一边却回忆起老家以前那两棵高大的核桃树来。

据父亲说,位于故居院坝外的那两棵核桃树,一棵是爷爷亲手栽下的,另一棵原本属于另外一个老人所有。老人膝下只有一个女儿,但她早已外嫁他乡了。老人去世后,他的女儿要把这棵树砍下来当柴火带走。爷爷喜爱那棵树,与她商议后用另外的树与她进行了交换,这棵树才得以幸存下来并成为了我家的财产。

两棵核桃树外形非常相像,树干粗壮,树皮裂开如老人的皱纹。每到春天,核桃树就会长出许多的新芽,嫩绿中带有一份淡红,似舞台上化了妆的小生煞是可爱。随后树枝上就会长出很多的绿串串来,在春风中悠然自得地摆动,过上一段时间,它们才会掉到地上。父亲说,那就是核桃树开出的花朵。夏天,核桃树枝繁叶茂,变成了两把绿色的大伞,在房屋前方投下两块巨大的浓荫,给我们送来了阵阵清爽。核桃树下是水牛最好的歇息地了,那水牛惬意地卧在树下,半眯着眼睛反刍着食物。有时候,我们一家也在树下乘凉聊天。一些路过的农人停下来,父亲母亲热情地给他们让座,与他们交流着农活或家事,老人们轮流吧唧着同一支烟管,互不嫌弃。现在,每当回想起核桃树下那一幅幅恬静的乡村生活图景,我只恨自己没有作画的能力,将它们定格在纸上。我自豪地感叹,靖节先生的世外桃源又哪里强过了我那核桃树下的故居呢?

核桃快要成熟的时候,作为孩子的我们早就盼着一尝新桃,我们就会爬上低矮的树枝摘核桃,或将竹竿伸进核桃树的枝丫间,“邦邦邦”地敲下一些核桃来。此时核桃外的软壳还没有脱落,我们用镰刀将那层软壳砍开,又砸开里面的硬壳,顾不得手上的黑渍,赶紧将那雪白的或油黄的桃仁塞进嘴里,唇齿间就流转着一股股奶香的味道。等到稻谷黄了的时候,核桃就完全成熟了,父亲爬上高高的枝丫,用一根更长的竹竿把核桃全部敲下来;我们时不时望向树枝,给父亲指点藏在树叶间的核桃,脖子都望酸了;我们又循着核桃“啪啪啪”的落地声,四处捡拾翻滚的核桃,然后在屋子里沃上一段时间,核桃就与软壳分离了;母亲去掉残留在核桃上的软壳,一双手被染得漆黑,好几天都洗不干净。核桃在日光下被曝晒几日,桃仁被晒得干干的,吃起来更加香甜了。

中秋节或其他重要的日子里,父亲母亲丢开了农活,将核桃和着芝麻、花生炒熟,用石磨碾碎,拌上白糖或红糖,作为糍粑的拌料或汤圆的芯子,吃起来又是另一番享受了。在那缺食少荤的年代里,这样的美食无疑成了我们最大的盼望和快乐……

听到我忙碌的声音,母亲终究无法安心地躺在床上。她拿了一把凳子坐在我的旁边,脸上发出会心的微笑,嘴里又开始了不停地唠叨;药罐里发出“咕嘟咕嘟”的响声,似在和我们对话。实话说,平日里母亲的那些老话题不免影响我的思路,甚至破坏我的心情,但是今天是个例外,我不想打断她的话语,让它们把我的思绪再次带回到从前。

有一年母亲晒干了核桃,便托人给我来电话,要我抽空回家去拿,并说好久没有看到孙女(我的女儿)了,希望我带着妻女一起回去。母亲又给我们制作了用核桃粉做的拌料,看见我们狼吞虎咽的样子,她把留给其他儿孙们的拌料全部拿了出来。女儿吃到高兴处,对我们说:“爸爸,等我长大了,我也要给你们弄好吃的。”

母亲的那份高兴劲就甭提了,还给我们讲述了父亲打核桃的过程——父亲放胆爬到树上,用绳子连着腰和树枝,手里挥动着竹竿,“邦邦邦”地敲打;母亲在下面一直提心吊胆,反复叮嘱父亲注意安全,生怕父亲出现了闪失。那时父亲已是七十好几的高龄了,我问他爬这么高怕不怕?父亲轻描淡写地说:“这点高度,怕啥子?”想到曾有人因打核桃从树上掉下来发生伤亡的事例,我还是责备父亲太过冒险,嘱咐他以后不能再这样了,父亲笑着答应“要得,要得”,但第二年他照旧爬上了枝丫。

送别时母亲给我们装了一大包核桃,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多多关心孩子的身体,在孩子成长阶段尤其要注意给她补脑,其间还说:“你们兄弟姊妹学习成绩都不错,人们都说两棵核桃树立了大功劳呢。”

两棵核桃树因树龄过长,果实越来越少了,树干还受到了腐蚀,家里扩建院坝时就把它们砍下来当了柴火。后来父亲又相继栽下了几棵核桃树,但因为建房修路等原因没能让它们存活下来。父亲没有放弃,最近又栽下了几棵,并对它们呵护有加,但树木还小,离结果还有好几年的光阴,我说这要等到猴年马月才能吃上核桃啊?父亲说:“前人栽树后人乘凉。”话里的意思是,也许他这生不一定能吃上这些树结的核桃了,但他一定要为子孙们留下他最后的一份心意……

母亲还在唠叨不休,我见她话说得多了,想让她歇息歇息,将一瓣桃仁喂进了她的嘴里;她吧唧了几下又吐了出来,有些遗憾地说牙齿不行嚼不烂了。我见旁边有一个捣蒜的罐子,将它洗净擦干,另选了两瓣成色很好的桃仁放在里面,用力地捣碎,把粉末倒在手心,递到母亲的嘴边;母亲尖起嘴唇将粉末吸进嘴里,吧唧了几下就吞了下去,连说:“好吃好吃!”接着说,“你应该让孩子多吃一点。”

这句话无意中打开了我记忆的闸门。记得女儿换牙时,我喂给她一片桃仁,她咬了一口,把那颗松动的牙齿磕了下来,牙龈连续痛了好几天。后来我和妻子再也不敢这样喂她了,只好将桃仁捣碎,一匙一匙地喂进她的嘴里。女儿长大后离开了我们,我们还时常给她买一些核桃邮寄过去,像母亲叮嘱我们一样叮嘱她记得食用。女儿“哦哦”地答应着,但因为繁忙,常常将核桃忘到了脑后。有一次我在她的房间里发现了变质的核桃,责备她把我们的话当了耳边风。她歉意地笑笑,说:“太忙了,实在对不起老爸老妈啊!”

女儿总是繁忙,母亲牙齿又缺了,为了她们食用方便,我决定把桃仁弄成粉末。母亲听见我的想法,连声夸奖我想得周到,并坚决要来帮助我。我只得依从了她,将那些砸得容易掰开的核桃递给她,在她的帮助下,我们很快又弄出了一堆桃仁来。

我想把桃仁送出去加工,连续问了好几家加工坊,都说核桃油性太重,机器没法加工,我只得折返回家,继续用起捣蒜的罐子来。我用力地捣着那些桃仁,到最后胳膊都变得酸胀了。为了增加她们的食欲,我又用纹火将那些粉末慢慢地炒熟,屋子里便氤氲着特别的香味。待到粉末冷却下来,我才用瓶子分别给母亲和女儿装好,打算次日把给女儿准备的核桃粉快递过去。

出乎我的意料,我在办理快递的过程中,突然接到女儿打来的电话。女儿有些兴奋地说:“爸,我刚才在街上遇到了上好的核桃,买了一些给你们和爷爷奶奶快递了过来,请注意查收啊!”说完通过微信把快递单子发给了我。

我看着快递单上女儿那娟秀的笔迹,眼眶里禁不住变得潮湿起来……

石家庄治疗癫痫的效果比较明显吗?睡眠性癫痫病要怎么治成年人癫痫发作的原因是什么奥卡西平治疗癫痫疾病的效果如何
上一篇:【酒家】倘佯柳子街(散文)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