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典文学 > 文章内容页

【江南】雨水之韵(散文)

来源:江西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古典文学

⑴水韵

水,万物之本源也。原本,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只是,世人们把自己的喜怒哀乐都统统赋予了水,让她有了悲欢离合。翕忽间,水变得婀娜多姿,风情万种。有时,还喜怒无常。

日子如水般静静悠悠地逝着,无色,淡淡,皓澈。李白不是有诗句云:“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人生代代无穷尽,但见长江送流水。水,成全了生命,却也承载了光阴。人生何其短而暂,唯有望月水长流。

水有情。亲不亲?故乡水。人们总是在即将离别亲人、故乡的时候,深情的老人总要用木质的水器舀一碗地道的家乡水,递给远别的亲人尝尝。用此种方式饯行,表达拳拳的爱意。正所谓,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

水在意。相爱的男女,总是说“柔情似水,佳期如梦”、“所谓伊人,在水一方”。当烦恼的时候,又说“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还说“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倚窗,见着燕子斜剪雨帘,思念随了雨丝徐徐飘远。望着梨花著雨点点,那天上人间的离情别恨又萦绕脑海,久久挥之不去。而最断魂伤感的是:过尽千帆皆不是,斜晖脉脉水悠悠。

人,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高级动物。就连七八岁的贾宝玉也说:“女儿是水作的骨肉,须眉男子不过是些渣滓浊沫而已。”只是,男人没有因水的清纯变的洁净,女人却因泥的混浊而受到污染。

水清澈。清如皓月,洁似明镜。柳宗元的《小石潭记》中记载:“下见小潭,水尤清冽……日光下澈,影布石上,怡然不动。”白居易又说:“水心如镜面,千里无纤毫”而水的浊,在于大自然的灾害与人心的浑浊罢了。

水含色。蓝天碧水,是人们心目中的明镜。青山绿水,亦是人们心目中的美景。正所谓“青山不老,绿水长存”!水是绿色的,但也是红色的。白居易不是在《暮江吟》中如是地说“一道残阳铺水中,半江瑟瑟半江红”吗?水还是蓝色的。蔚蓝色的大海上驶过世人生命旅程中的片片航帆,鹏鸟与白云齐飞。水蓝蓝,云净净,好不壮阔!

水蕴画。画中带水,不过秋韵了。那一望无际的烟波浩渺,那震撼人心的秋水共长天一色,画画都扣人心弦,幅幅都使人心醉。

大自然孕育了大山长河,也灵化出了水的林林总总。

水动的时候,成全了高山流水,织出了流水瀑布。李白的名句“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成了千古绝唱。

水静的时候,如一位倚窗的端庄女子,静谧安详。谢眺说“余霞散成绮,澄江静如练”。曹操在《观沧海》里写着“水河澹澹,山岛竦峙”,好一幅山水画卷!

水兴奋的时候,就成了泉水。朱熹的“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好有哲理。

水烦了恼了,就成了雨水。密密麻麻的小雨从空中粉落,触及你我的表皮肌肤,诗意满满。推窗,拉开从空中静落的雨帘,那绵绵思绪与缕缕愁丝仿佛随了雨丝潜入心底的灵魂深处。哀哀戚戚,随着雨飘雨飞。

水冷了,雪飞了。听那簌簌的断桥残雪,看那团团簇簇的飘雪,片片扬扬洒洒,感怀岁月的轮回,惜别光阴似箭。

水,也是有声音的。流水潺潺,泉水叮咚。无不每时每刻地抒写着大自然鲜活的一面。水声是美的,如鸣佩环,如钢琴上奏出的抑扬顿挫的名曲。不过,惊涛骇浪,卷起千堆雪,又是另外一种的铿锵雄伟,声宏如雷。

然而,最伟大最容纳的莫过于蔚蓝的大海了。在浩瀚的大海面前,我们的个体是渺小的。当大海里飘着的一叶小舟,扬起了航帆,船尾不停地溅起碎碎水花时,其终点不就是家家户户里的温床吗?那温馨的床铺,不就是时光隧道里的叶叶小舟吗?

只是,床铺上的人,或痴或狂,抑或情愁爱恨。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把水捏成了圆的,那它就不能是方的了。把水搓成长条,那它就不能是扁的。当我们还沉静于水光潋滟的美好时,是否提及过“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呢?

水温了,热了,沸了,凉了,冷了,不知不觉得就走过了春夏秋冬。温驯时,水好妩媚,如一位风中摇曳的女子,楚楚动人;愤怒时,水好暴戾,似凶巴巴的秦始皇,专横无比。

水有声无语,有意无形。它疼了,饿了,困了,累了,烦了,乏了,身子骨不适了,却无人侍候,无人关心,哪怕是送上支言片语。抛却身旁、溪边,也无人教落。而水,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依然默默无闻地在春奏响清脆悦耳的音乐;在夏,给人无私奉献甘甜矿泉;在秋,营造秋水伊人的缱绻;在冬,幻化千里冰封的雄伟。

人的美在于丰富的内含。水的美则在于无私奉献。身体流淌着的血液,在于水的支撑。水,延续着生命;水,变幻着色彩;水,幻化着生机。

⑵雨韵

今天,天空似百变的天后,微妙得很。脸色如时钟般更替得快,倏地晴朗,倏忽阴沉。一会儿太阳从高空中透射过来,有些辣味;一会儿太阳又不知是哪位高人请走了,天空又沉甸甸的。或许太阳累了,要躲闪一下,小憩片刻。天空中挂着明晃晃的太阳,蓝蓝的天,白白的云,四处好不明丽!当乌云起处,它似仙家般在琼楼玉宇上施展蜻蜓点水的轻功,又似小方语水彩笔下的墨汁,轻飘飘地在你的眼前掠过,调皮地消失在一座座高楼大厦的拐角,让你想念。

雨珠从云层中滚落,如大珠小珠般投向大地,打在窗棂,滑向了你我的手背,亦落进了你我的心坎里。想念,在刚过的春雨里——

春天的雨水,在料峭的寒风中显得寒寒冷冷。雨水轻踏一下表皮肌肤,顿令你冷飕飕地寒彻透骨!然,雨水从高空中粉落,织就的整个世界朦朦胧胧的,硬硬生生得把春姑娘带来的绿网在中央。

春雨落进了河流山川,令大自然活跃欢腾。独自一人撑一把雨伞,行走在江南的紫陌大道上。而那雨露中的羞花,不经意间正对着你微笑,仿佛在说:打伞的小姑娘,你再美,也美不过我娇滴滴的鲜花。

雨水粉落的江南,如诗似画般得在季节的轮回中流淌。世界在轻纱似的梦里度过。当雨帘沙沙地响过窗前,你却若有所思地立在窗缘,不肯轻易地触碰雨线,甚或不去揭开雨帘的一角,生怕破坏、惊扰了你的春思与春梦。静静的,只是静静地思念;默默的,只是默默地想念。

是谁?在窗前独自徘徊;

是谁?在倚窗托腮凝思;

是谁?轻叩了少女的心扉。

雨水承载了世间许多的情愫,林林总总。当第一缕的夏风拂过脸颊,雨水从四周袭来,有大有小,好不快哉。淋在雨中,任由它敲打着凌乱的丝发。伸出手指,顶了顶雨滴,凉凉!

如果说春雨是一位绰约多姿的少女的话,初夏的雨则是一位玩世不恭的孩子。说来就来,绝不和你商量。有时,东边日出西边雨;有时,雨下的尽兴处,竟然不理睬太阳的感受,当着太阳的面还扬扬洒洒地下个不停。

初夏里,打一把花伞,行走在弯弯曲曲的小道上。伞上有热情似火的骄阳,亦有凉丝丝的雨滴。习习爽风过处,娇脸却在伞下偷着笑。因为,初夏的雨丝和着风,驱赶了阳光里的燥热,带来了爽爽的凉。那感觉,堪比三伏天下空调机里发出的吱吱凉风,直让人惬意!

河北那家医院癫痫好黑龙江最有效的治疗癫痫医院是哪家山东可以治疗癫痫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