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文章内容页

【看点】老公的“小老婆”(散文)

来源:江西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古代言情

妻曰:“小老婆者,乃关系亲密度越妻者是也!”

春节前一个周末的下午,老公的几个发小约他去茶馆打牌,老公说晚饭他肯定不回来吃了,让我自己解决。一个人的饭,很简单,我把中午炖好的羊肉汤舀出一些热上,下了些面条,就OK了。晚上,看过新闻没搜到自己喜欢的电视剧,胡乱看了一档娱乐节目觉得没趣,便关了电视。洗漱完毕,已经十点半了,我还是先睡吧,这放出去的野人估计回来也差不多十一二点了。果然,睡意朦胧中,隐隐约约听得门锁转动,紧接着一个人影溜进了门,蹑手蹑脚走到卧室门口,停了一下,又返回,去了另一间卧室,关上门。

第二天一早,八点,我正要出门晨练,老公睡眼惺忪地拉开卧室的门伸出脑袋问我:“几点了?老婆!”“快八点了!”我没好气地答道。“那你咋不叫我?要迟到了!”老公不高兴地埋怨我。“你一晚上搂着‘小老婆’不睡觉,这会要迟到了,反倒赖我,本事大了,咋不让‘小老婆’叫你?”说罢,只听大门“砰”的一声,我扬长而去……

九点半钟,晨练回来,看到老公睡过的床,一片狼藉,估计他是掀了被,抹了把脸,就去上班了,哪顾得上整理床铺。要知道,他们单位每天八点二十准时做早操,他敢迟到么?

我边用床刷恨恨地扫床,边在心里切切地骂他:“叫你一天到晚和‘小老婆’谈情说爱,叫你晚上不早点睡觉,哼!迟到了逮住才好呢……”。整理好床铺,我边休息边在心里骂自己,“活该!谁让你‘引狼入室’,招那个‘狐狸精’进门。”

老公本来是个传统的人,对新生事物不太热衷。有一阵子,我生病在家休养,客厅的电视基本被我承包了,不是电视剧,就是纪录片,或者是法治频道和新闻频道,而老公喜欢看电影和国际中文频道,只能到卧室去看小电视,也许感觉一个人太冷清,总是看一会就出来,在客厅里瞎晃悠一会。见自己长期霸占客厅的高清大电视,我心里有点不落忍,就对老公说:“我帮你装一个交友软件吧,你可以和朋友们聊聊天,散散心,了解一些外面的世界”。

初识“小老婆”,老公再不和我抢电视了,也不在屋子里无所事事,瞎转悠了。没几天,我就发现老公爱上了“她”,每天抱着手机一会儿躺在床上,一会儿又挪到沙发上,姿势舒服,却形象不佳,还不时让我分享“小老婆”的所谓美文佳作、心灵鸡汤、人生哲学、养生保健和笑料段子之类的内容,忙的不亦乐乎!起初,我还暗自窃喜,可是没多久,就感觉家庭的整体格局和氛围都不对了解。每天下班回家,老公总是沉浸在“小老婆”的世界中,基本不搭理我。有时候问他什么,要么答非所问,要么心不在焉。阳台上的花儿枯萎了,他看不见,却有时间分享“小老婆”的花海美图;厨房的锅碗瓢盆没洗,他看不见,却能长篇累牍地阅读“厨房清洁妙用”;周末洗衣,衣服深浅不一“混搭”染了色,他还看不见,却也能偷偷晾在阳台不吱声,如此等等,让我欲哭无泪。

这还不止,自从有了‘小老婆’,我家的生活节奏就全被打乱了。

你瞧!周末打扫卫生,正干得起劲,“叮咚”一声,信息来了,老公立马扔下拖把拿起手机刷屏,找他的“小老婆”去了,或者钻到卫生间半天不出来,有时候还一个人傻笑,像个神经病似的。还有的时候,洗好的衣服在阳台上晾了一半,突然听见“小老婆”的“叮咚”声,便再也晾不下去了,任凭甩干的衣服皱巴巴地堆成一团,他也不理不睬!更有甚者,每天晚饭后老公去涮碗,速度也是越来越快了。我帮他把碗筷撤回厨房,去洗手间洗手出来的功夫,他就从厨房收拾完毕出来了。说一分钟夸张,但五分钟绝不夸张,还猴急猴急的,立马抱了手机找他的“小老婆”去了。我一脸不悦:“你这刷碗的速度也太快了,都能上吉尼斯纪录了!”

“不就两个人的碗筷,用得着费那些功夫嘛!”你听!他还有理了?

“唉!算了,知足吧!以前一样家务活都不干的家伙,现如今除了做饭其他活都主动‘承包’了,就非常不错了。”我给自己宽心,然后再去打扫他的遗留“战场”。

去年七夕节的时候,老公破天荒地一次送了两双时尚的运动鞋,我很意外。原本木讷的他很少会送礼物制造浪漫,尤其是七夕这样不怎么过的“稀罕”节,这让我有些许的感动。可感动没过几天,就发现老公竟然给自己换了一款最新的iphone6S手机,美其名曰手机听筒出了故障,哼!其实还不是为了和“小老婆”更紧密地联系。我心那个郁闷啊,可又能找谁去说?

又一阵子,我患上了咽炎。吃了好多副中药也不怎么见效,白天还好,不打紧的,可一到晚上入睡后不久,痰就会自动聚集到嗓子里,好几次把我憋醒,然后便是剧烈地咳嗽,一晚上,总要重复折腾那么几次。所以,晚上我睡觉他都特别小心,生怕扰了我。有时候晚了,进卧室都拎着拖鞋轻手轻脚到床前,也不敢把我一个人撂在卧室,怕咳嗽后背过气去。

某一天晚上,老公参加了一帮初中同学的聚会,也许是多年未聚,回来后仍沉浸在兴奋之中,久久不能入睡,就在手机上通过“小老婆”聊聚会的事。不经意间,一段视频发出了刺耳的笑声,一下把我从睡梦中惊醒,心中那个气,黑暗中立时给了他一脚,恨不能把他踢下床去,老公一个劲地道歉:“老婆,我不是故意的,声音都关掉了,不知咋又跳出来的,对不起啊,我这就关机,你千万别生气……”此后,这样的事情没再发生过!

一日下班回来晚,一进门,又见老公坐在沙发上和小老婆“勾搭”在一起,心中那个气就不打一处来,见我进门,他立马站起来问:“老婆,吃啥?”

我没好气应道:“呦!你还知道找我这个大老婆吃饭?‘小老婆’那么好,让她给你做去!”

“多大点事!我这就找她订饭。敢问大老婆,是吃火锅,还是要快餐?不过,你得想开点,吃饭我还必须带上‘小老婆’,不然没人付账!”真是又气又好笑!

看来老公的“小老婆”瘾必须得想办法断了,我寄希望于他的单位。那天,我不怀好意地试探他:“你‘小老婆’瘾这么大,上班时间部长就没发现?”

他揶揄道“哈哈!老婆,你失算了,我上班只接电话,不玩手机,更不会和‘小老婆’联系,没人能发现!”

“是可忍,孰不可忍!”

看来我只能使出杀手锏了:“那咱俩离婚吧,你和‘小老婆’过去!”

见我动真格的,老公赶紧哄我:“你瞧!还生气了。这个家,谁能撼动你这大老婆的地位。我和她,也就是过个眼瘾,‘君子动手不动口’,既没勾肩搭背,也没出轨越雷,就是有点藕断丝连,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再说了,这年头谁还没个‘小老婆’?”

“哼!你这是精神虐待,比出轨更可怕!”我恨恨地骂他。

春节到了,我们要回乡下过年,长假七天,预计他和“小老婆”的故事又要不停地在我眼前上演,会让我心有不悦,烦恼并生。果然,正月初二,邻居一家人来拜年,要吃饭了,他还和“小老婆”你来我往,互动不止,我忍无可忍:“你再没完没了,信不信我把它扔到火炉子里?”

这年过的,真是郁闷!

对于老公的“小老婆”,我是没招了,思来想去,只能借助网络的力量,让大家帮我想办法,收拾收拾这个“狐狸精”。

因为老公的小老婆,大家都特别熟悉,她有一个全国人民熟知的名字——微信。

朔州市哪里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郑州的癫痫病专业医院江西癫痫病医院治疗癫痫病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