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高考作文 > 文章内容页

【流年】虚构的尘埃(散文)  

来源:江西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高考作文

一种真实里的虚幻,让我牵绕许多时日了。暖暖的阳光和冰冷的寒雨在这个冬天交替变化着,如果我们把自己的身体放置在即将复苏的春上,再来看这些细碎的光色与飘摇的雨珠,那上面已经布满尘埃。而我们融入其间的焦虑和祈盼,也空空如也,无法看到,只剩下一种画面的表象,无所谓激情了。

东井岭上的一片平房,正在被逐渐地揭去橘红色的瓦片,揭去积满尘垢的油毛毡,屋顶架构的圆木檩子和铺排的瓦条,裸露出来了,泛着历经年岁后沉沉的黑色。有的房屋已经开始拆除砖墙了,几个民工站在单薄的墙上,用铁锤敲击着,细碎的屑子,四处迸溅。民工头顶帽子的边缘,被高处的寒风轻轻地扬起,微张的嘴唇扑哧出的热气,散成小小的白白的雾团。这些雾团还没有来得及舒缓,就被冷风儿卷走了。一层一层的墙砖,从一种高度往下坠落,有的单独保持着完整,有的连成残缺的一体。在这坠落的过程里,砖块释放的力量好像寻找到了一种归属。当初这些红色的砖块都是丘陵地带柔软温润的泥土,上面生长着樟木、油桐、桃树、谷物、菜蔬、荒草,经过窑火的烈焰,泥土的质地得到了改变,内在的柔软丧失殆尽,坚硬成了表情。

房屋里面围困的土地,从上个世纪六十年代起,一直没有被阳光直射,没有被雨雪浸润,它窥视过的表情、话语、身体、眼神,以及被隔离的神秘和暗地里的交流,被屋顶飘落的尘埃覆盖住了。那种绒绒的尘埃,密实而轻盈,一丝一缕的飘逸,一层一层的纠结,是几十年的积累,有着一种另类的洁净。房屋的高度在民工铁锤的敲击下,急速地下降。看着一块块崩塌的墙面,我感觉这是在玩一种游戏,一种幼时玩过的堆积木块的游戏,只不过这个游戏的空间扩大了时间延长了,一瞬间与几十年的区别而已。我们用自己所谓的智慧和财富,不断地构架积木,得到新的欣喜,充盈贫弱的皮囊。然后我们继续渲染忧伤,让自己身边的阴影越来越密集,声音越来越坚固,事物越来越繁杂。如此循环往复,我们经常会回到一个起始的原点,我们在这个世界上所做的事情,好像最后都是还原一些事物的本质。

到处是断垣残壁,房屋拆下来的杂物,堆放在空地上,民工们瑟瑟地顶着寒风,把这些物什分类。有的在削除红砖上的白灰,有的在清理瓦条和檩子,有的把金属捡拾出来。在一处避风的角落,几个民工燃起来了一堆柴火,粘满尘埃的手掌,往火焰上一伸一缩,让热量传输到身体内,驱除阴冷。在废墟冬天苍白的景象之中,那些黝黑的面孔,像厚重的铁块,在移动或者静默。这些房屋其实也是民工们堆砌起来的,可那时似乎不叫民工,而是一种民间手艺归类的叫法,泥瓦匠,应该是这些人的父辈或者祖辈。此时,他们的承继是建立在一种破坏之上,但是一种没有过错的破坏。一位名人说过,不破不立。而俗语的表述是旧的不去新的不来。“民工”这个名词,其实很单纯,我理解为民间的民,做工的工。时下民工这个词,好像有些变异,附上了许多赘物,变得沉重了,几乎是跌落到最底层。他们散布在城市充满艰辛和危险的地方,面部的神色,总是有些谦卑的犹疑。他们寻常的生活与人世间的尘埃最为接近。

这些平房在东井岭的东边,是水运的家属区,一共有9栋,座北朝南,沿着一条坡道依次排来。一栋12户,三个单元,独自成凹字形,左右两户相对,凹处两家相邻,共着一条走廊。房屋不大,只有32平方,没有卫生间。规整的间距,使房屋好像操练的队列。那些错落的红砖墙,白灰的线条匀称而沉静,极富装饰意味。镶嵌的暗红的木门木窗,显现着一种简朴的美。

平房里住的大多是一些经济不宽裕的人,退休老船工、失业者、职工遗孀、父母已经亡故没有工作的子女、租住的小商贩。每日里,在巷道口的小店边,摆放着一盘棋局,岭子上往来的人儿,都喜欢在此歇息闲聊。外号叫瞎哥的店主人,几乎把瘦削的头贴着了棋盘和人对弈,拼到天昏地暗时,瞎哥的乱发抖动起来,声音也好像撕裂成了碎片。观棋者性子急的,都伸手去移动棋子,弄得棋盘啪啪作响。瞎哥这里是闲散的人们消遣的去处,也是一个言语流传的集散地。

在流逝的时光里,这些房屋不知不觉地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原来等腰三角形的屋顶,后面顺延下来,今天张家搭一间厨房,明日李家建一处杂屋。许多低矮的建筑,把笔直通畅的巷子,扭结成了一条拧干水渍的被单。一条条短促的巷子,还拐了几道弯,两边的房屋好像是两个人在狭窄的小道上相遇,生怕迎面来的人把自己撞倒,在相互接近的时候,偏身一闪,中间留下了一道缝隙。那闪身而过的瞬间,不知他和她的眼神是否被心底的焰火点燃了,黯淡的窄窄的巷子,顺着屋檐流泻几缕明净的光影。这些凌乱的房屋勾勒的线条,呈现着一种繁密,像覆盖着一张网。如此这般,相守相望,网捞住一梦,几十年的时光就在这里凝固了。

这些平房还没有搞房改,是水运的公房,但单位在这里是收不到房租的,还在不断地往里面砸钱维护。现在单位为了解决这些人的住房窘境,改善居住环境,也想彻底地丢掉恼人的包袱,引进了一家地产商来开发。每个户头45个平方不要钱,然后按平方的大小价格递增,大多数人很乐意地接受了。但是遇到这个开发的好时机,有的人动心事了。他们说,这块地方没有人来是一坨狗屎,有人来就是黄金了,有十几户人家顶着不搬,要60个平方。墙上张贴的搬迁告示,有的边角已经撕破,在冬天的冷风冷雨中摇曳;有的已经被揉成一团,碎成了模糊的纸屑。挨着瞎哥的棋局,是拆迁的临时办公室,几个管事的人进进出出,地面遍布的灰尘不时打起几个漩子,刮进屋内。那些不肯搬走的人,看着棋局,还时不时与拆迁的人对望一下,互不言语。复杂的眼神,表露着一种韧性,我和你缠住了。

一些和我们一起依存过的事物,常常在不经意间潜入意识的深处,伴随着我们,映照着我们。看着这种僵持、碰撞的眼光,我脑海忽然莫名地浮起了一件往事。一个小伙伴,和人嬉闹、逗打、追逐,在巷口猛然一拐,被水伢子的板车冲到了瞎哥房屋的红砖墙上,屋檐的黑尘震落下来,飘在孩子掌心往后翻转的手臂上。这种突然的变形,使人惊骇。他父亲急匆匆地抱着他往医院跑。路上,遇到一个赶马的车夫,见此情形,说是让他来试一试。他父亲疑惑地看着马车夫,马车夫也不多说了,把孩子放在马车上,叫父亲使劲捏着孩子的手臂,车夫轻运气息,缓慢地顺着孩子手掌的折弯处拿捏,马车夫朝孩子的父亲一使眼神,稳住!猛然一勒,孩子一声惨叫,掌心复位了。孩子的父亲还在原地呆滞的时候,车夫已经搭坐在马车上,嘚嘚地走远了。这件泛旧的往事,无端地出现在这篇文字里,完全是因为孩子手臂上那一片飘逸的黑尘。

东井岭废墟的左边,一栋30层的高楼,已经在拆除脚手架。那些身影细小如蚁的建筑工人,在高处像是帮着深秋里盘缩的蛇,一块块地撕扯着粗糙的皮壳,乳白色的楼房,逐渐崭露新姿。由于我们每天的在意轻如尘埃,几乎失去了力量,所以对急速的变化几近木然了。就像眼下的东井岭,不断地被蚕食,被遮蔽,被疏离。高楼崛起后,煌煌的阳光现在要晚一个时辰才可以照临到我家的阳台上,偶尔想舒展天际的目光,也被这个坚固的庞然大物沉沉地一撞,折断了翅膀。

我们生活中的梦具备了什么样的品质,是真实还是虚幻;砖块的坚硬要多久才能自然销蚀,是消亡还是返回。默默潜入的尘埃,除了覆盖生活中那些鲜活的梦幻,也在故旧里暗示珍藏着生命的姿势,力量更为强大,这是一个缓慢而漫长的过程。

癫痫病持续性状态是怎么样的西安专业治癫痫医院怎么样沈阳癫痫病医院哪家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