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感人的话 > 文章内容页

【江南】太湖水,灵山佛(散文)

来源:江西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感人的话

大寒一过,春的脚步声似乎隐约可闻了,尽管冬不敢轻易谢幕,犹在舞动极度严寒肃杀大棒。由此想外出走走,抬头看天色。天色很好。目光返航,不经意落到了墙上微笑成一帧照片的老父亲身上。不由得第N次想起那一年春天,我陪他出游江南的情景,具体地说是游了西湖再游太湖,逛了宋城又逛灵山的一个个片段……

如果说西湖的可观之处在于一个“秀”,那么,太湖用一个“壮”字来形容则更为贴切。那浩渺的湖水,早在我们乘车途中就夹带着湿漉漉的气息,扑到了我的眼球和鼻翼。到无锡太湖段,下车伊始,我就拉着父亲奔赴湖边,一览那状如大海的浩浩湖水。早就知道,这太湖虽然只是全国第三大淡水湖,但由于不像洞庭一样被切割得左一块右一块东一汪西一汪的,看上去远比洞庭要壮阔。今日一见,果不其然,所站立的地方,虽然压根儿不能和岳阳楼媲美,但看上去的景象,倒像是站在范仲淹《岳阳楼记》的文字里,“衔远山、吞长江,浩浩汤汤,横无际涯……”洞庭现已不能承受之壮,移用至眼前的太湖则可胜任愉快矣。

我们这个观光小组也十分愉快地随着人流上了大游船。我用一双凡尘肉眼外加一个数码镜头浏览着这湖光山色,甚是惬意。一边听着导游们“你方唱罢我登场”的景点介绍,一边品味着太湖的壮美:那号称“三万六千顷”的水面上,散布着48个岛屿,它们连同沿途的山峰和半岛,号称72峰,它们是由浙江天目山绵延而来,或止于湖畔,或纷纷入湖,山水环抱……老父亲听此一说,立马激动起来,可得好好过把眼瘾了。我忙泼他一瓢冷水:这些,我们只是听一听而已,哪能坐直升飞机去一山一岛去亲眼验证?老爷子遽然明白了:这样的遗憾在旅途上大约会比比皆是的了。遗憾多了就没有遗憾了!

其实,太湖的名胜古迹精华集中在太湖北岸(此行当然也不可能登岸罗)。最著名的有鼋头渚、蠡湖。“鼋头渚”这名字颇怪异,不妨略解一下:首先,这“鼋”好像一个“龟”字,而说白了就是与龟同类的一种类似鳖的爬行动物,而“渚”则是指突出到一小块陆地。太湖西北岸无锡境内有一个小小半岛,因有巨石突入湖中,就像浮着的巨龟(鼋)翘高昂着脑袋一样。故而得名。其实, 鼋头渚的美景,很早以前就被人们所向往。萧梁时,在此建有“广福庵”,为“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的一处。明初,鼋头渚“太湖春涨”被列为“无锡八景” 之一。明末,东林党首领高攀龙常来此踏浪吟哦,留有“鼋头渚边濯足”遗迹。其他文人雅士咏唱之作更是不计其数。

至于“蠡湖”,顾名思义应该与吴越春秋时一位功成身退的士大夫——范蠡有关。一听介绍,果不其然:蠡湖就是因了范蠡而出名。据说当年这位功臣带着美女西施退隐江湖成为一代巨商,人称“陶朱公”,在经商之余,常偕西施在此处泛舟遣兴,甚是逍遥自在,我想,即便这次我专程来此旅游观光,还受旅行社诸多局促,也没有他们一半的自由自在呢。

不过,至少此刻,我还是觉得蛮自在的。站在甲板上,凭栏远眺,四处水天一色,峰峦隐隐,那鼋头渚把它那巨大脑袋伸到水里,好像要饱饱地喝上它半湖水,然后用力一喷,让各位游客淋漓尽致地洗个天然淋浴似的。我就是这么天马行空般地自由驰骋着想象的骏马,忽而又俯首凝视着近处的水面,只见那层层叠叠的湖水,不疾不徐、有条不紊地向一侧流去,也不知是流向东还是流向西,抑或向南向北……

我根本不想探寻考证其流向问题,只听得轰隆轰隆的声浪,自远而近由小渐大地传到耳鼓。光用耳朵是考证不出咋回事的。抬眼一看:起风了!许是大自然回应我的一番感慨使然吧。那时大时小的湖风、那游船的引擎、再加上游客的嬉闹把靠近船舷的湖水搅动得波浪翻滚,青黄色的水面涌起一朵朵白色的浪花,紧追慢赶,追逐不息,时而风力加码,把那些波浪抬起好几尺高,溅出无数珍珠般的水滴儿,在阳光的映照下,是那么璀璨夺目。我赶紧“咔嚓咔嚓”,一连拍下许多镜头,然而,水珠儿太调皮了,竟然窜上船来,那架势还要涤荡我的镜头,零距离扫描它们在那玻璃大独眼上的光辉形象呢。我忙把相机朝里面避过,等待风力稍减,波浪渐小,我又把镜头对准了那些追逐嬉戏没个正形的浪花……

游罢太湖,我们又来到了龙头渚。在从南京出发,快到无锡的路上,多次看到一尊人造的特大塑像在山林中时隐时现,金灿灿的颜色,好像是光着个头,一手指着上苍,一手朝下,指示着什么不得而知。导游说这可是“世界第一大佛”呢。心想立马就可一睹其风采了吧。然则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导游非要让我们游玩太湖再看此佛。

看大佛了,可还要经历不少门槛,虽然每一个门槛本身就是一个十分有佛学品味的好景点。我们没登上鼋头渚,这下还是登上了龙头渚,因大佛就是沿着这“渚”向纵深推进向高处攀升的。面对万顷太湖的龙头渚自然是最先沐大佛恩泽的。它由大储山蜿蜒伸入太湖中腹,形成半岛,酷似巨龙伏卧在太湖碧波之中,龙头渚的得名就是这样的。从龙舌、龙眼、龙耳、龙颈到龙背,全长2500米,这里山不高而层峦叠嶂,水不深而烟波浩淼,龙不真而首位俱全。然而我可没这份耐心细细鉴赏这条山龙了,直往灵山广场大门奔去——

进门后,眼球又被一爿特大照壁所吸引。据称,这一照壁被誉为“华夏第一壁”呢,它全长约40米,最高处达8米,气势恢弘,庄重大气。照壁两面烫金大字都是佛学大家赵朴初题写。后来发现朴老在此题写了好多的匾额和绝妙词句。照壁面向太湖的一面题有“湖光万顷净琉璃”七个大字,字体圆润丰赡而又不无古朴,品悟着诗句含义,不难看出朴老的良苦用心:愿普天之下都拥有琉璃般的纯洁、清明!

大道中间饰有七朵莲花,是取自佛祖出生时步步生莲的典故,走在莲花上就如同与佛祖同行,导游如是这般替方丈们传经布道,不知是否领悟了一点仙家之气?我则不管不顾,侧过头去,欣赏起那一片绿茵茵的草坪来了。这草坪绿得均匀,绿得油亮,也绿得纯真,可一看牌子上的说明,这压根儿不是原生态的绿草,而是引自美国矮生白慕达与雁麦草混播的,一年四季长绿,原来还以为自己选择了春天才能看到如此娇艳的绿,有多么明智。其实灵山永远是春天哟!灵山公司不惜巨资搞这个绿化不光是为绿化而绿化,在更大的意义上来说,是要创设一个生态环境,让游客们去感受“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如来”的佛教真谛,也希望大家爱护绿化,珍爱生命吧。

走过横跨玉带河的“五明桥”,来到一个广场。东边是精美的四根高耸的石柱,上书“阿育王柱”,西边矗立着一只巨大的金色手掌。称为“天下第一掌”。它高达11.7米,相当于三层楼房的高度,宽5.5米,仅手指直径就达1米,掌心千辐轮直径2米,总重量达13吨。原来这是“我佛如来”的神掌,就是把灵山大佛右手掌按原来大小复制到这里的。这下可大开眼界,更是大开“佛界”了。禁不住拉着老爷子走上前去,从里三层外三层攒动的人头缝隙中挤进去一只肉胎凡手,抚摸着那个巨掌的腕部……也是从众心理使然吧,摸了那个金属玩意儿,其实什么吉祥,什么灵光,纯粹是一种自欺欺人的做派罢了。可当时主要是从众心理使然,新信则有不信则无。虔诚一把总归不是坏事吧,随着人流缓缓挪动着,一手摸了一圈。突出重围后,我立马掏出相机来一连摄下这巨掌和巨掌下蝼蚁般挪动的可笑人群好几个镜头,其实,在早几十秒钟前,自己何尝不是别的数码镜头里“众蝼蚁”的一份子呢?

再向里走,又看了一尊近两人高的菩萨,近前一看,原来是“百子戏弥勒”,弥勒菩萨真是菩萨心肠,大大小小百把个顽童在他的身上戏耍着,有的在他肚皮上拔河,有的在肚脐上瘙痒,还有的竟然在他身上撒尿……孩儿们的娇态、弥勒佛的憨态真是活灵活现!继续前行没几步,我的眸子里竟然映出了两个大佛,我使劲揉了揉眼睛:莫不是突然患了眼疾出现重影了吧。咦!旁边几个游客都异口同声的喊起来:“这里还有一个大佛哦!”这下我可看清了,原来近处这个佛像只是远处那个大佛的浓缩,8米高,仅仅是正宗大佛的1/11,完完整整的浓缩。看来,程序完全让我给弄反了:不是小的由大的浓缩,而是大的由小的放大11倍复制的。这下好了,由于视觉误差的关系,远处的大佛,近处的小佛,都是一色金碧辉煌,都差不多大小,都能看清它们站在一朵莲花上的经典手势:右手指天,左手指地,据说这手势颇有深意存焉:对上,敬奉苍天;对下,安抚百姓。

我顾不上想这么多深意,眼角余光里又给闪进了一个佛菩萨。谁?我家老爷子。他老站的那个点,就算特意摆拍也很难摆出来呢。只见老人和远近两菩萨形成一个三足鼎立之势,成为我镜头里的一个“金三角”呢?我不禁跟其中一个菩萨——老爷子——神侃起来:咱的镜头,到了这佛教圣地,也富有禅理和几何学上的美学意蕴了哦。摁下快门好生得意,连照片以后传到电脑发到网上的题名都想好了:三个菩萨。可惜回到小城的公交车上,相机沦入他人之手,成了一段只有过程没有结局的佛学和美学的双重体验而已。

好了,到了登云道下,那里往上叠着数不清级数的台阶,游人大都要靠近大佛抱佛脚,体验佛佑平安的佛教意蕴呢。往上看去,只见平台不见台阶,平台7个,是取的“救一生灵,胜造七级浮屠”之意,台阶218级,不知取的什么意境。望着那悠长悠长的台阶,仰视那高高在上的大佛,我只能让原本就不上去的导游照看一下老人,自个儿大步流星跨着一级又一级台阶……

跨着跨着,我不由自主慢下来了。倒不是因为劳累,而是发现了一个奇怪现象:当我瞩望那高高在上的大佛,只觉得大佛的眼睛炯炯有神也朝我对视着,不管我拐向左侧还是右侧抑或正面,他都是始终如一地笑眯眯地望着我。这真是不可思议,有点像斯芬克斯之谜。可后来看了有关介绍才知晓这完全是视觉误差之所至。

在大佛仁慈的视线下,我还是觉得有点热辣辣的,便不由自主低下头来,打量着台阶中间那一长线斜坡上数不胜数的佛教浮雕图画,真是艺术瑰宝呀!本想停下来至少仔细看一幅,可一想到时间仓促,再加上还有老爷子在下面等得焦心,便使出“神行太保”的功夫,一个劲儿往上猛窜,许是大佛的福荫吧,那么个冲刺,我也丝毫不感到吃力和气喘。自觉没几下便来到了大佛脚下的莲花瓣前。抚摸着花瓣,看那大佛的脚趾头,竟是巨型的铜镜,一个脚趾头能同时供十多个人照镜梳妆。我再接再厉,一口气登上基座,亲手抚摸那一个又一个脚趾头,足足摸了好几分钟,走完一大圈,才摸遍十趾。

看介绍,不由一惊,连忙抄录下来:1560块铸造铜壁板拼装焊接而成。加上莲花座的440块,就刚好2000块。其中最大的有20多平方米,其他每块铜壁板的展开面积平均4——6平方米,全部铜板展开面积可达到9000多平方米,约有一个半足球场大小。总共耗用铜725吨,焊接它们的焊缝总长度达35公里。

这些数字传递的信息真叫人叹为观止,一时间自己也不知慨叹些什么:是我佛神奇,还是人类的别一种“伟大”——拿佛说事竟至于对自然资源的占有利用到了穷奢极欲的程度。大佛的高成本高投入,自然能给开发商、投资方带来源源不断的巨额利润,可大自然资源却被无端劫掠,想想真是心痛啊,我佛要是真能显灵,保准不会让人们如此穷折腾,更不会容许别有用心的人把它当作牟取暴利的一顶“高帽子”的。

沈阳哪能治好癫痫儿童癫痫人的寿命长吗兰州治疗癫痫排名癫痫病如何去治疗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