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精华作品 > 文章内容页

【酒家】倘佯柳子街(散文)

来源:江西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精华作品

柳子街位于潇水西岸,与永州古城隔水相望,它长不过数百米,一头连着古码头,一头连着柳子庙。街傍愚溪而建,柳宗元谪永州时,即居溪畔。

愚溪原名冉溪,柳宗元因“予以愚触罪,谪潇水上”之故,将其更名愚溪,并沿溪命名了“八愚”之景,乃愚溪、愚丘、愚泉、愚沟、愚池、愚岛、愚亭、愚堂,“于是作《八愚诗》,纪于溪石”。可惜的是,《八愚诗》早轶,仅存《八愚诗序》传世。后世有好事者恨《八愚诗》之轶,以补遗之心仿而咏之,然而人非其人,时非其时,何能揣其心志。

我从潇水西岸,溯愚溪而行,一条水泥路引着。溪两岸草木萋萋,怪石嶙峋,石有原生的,也有后置的。有些石上镌着诗文,我没细读,只是心想:莫不是后人仿作的《八愚诗》。溪水有些浑浊,两岸草木倒映在溪中,仿佛是被泼入一团团深绿颜料,更显浑浊。溪流曲折多弯,草木间有亭,或许就是“愚亭”。柳子街的建筑,也常从草木中露出。应该是拐了两三个弯,或者更多,便见一桥横架于愚溪,溪对岸是柳子庙大门,柳子庙前便是柳子街。

柳子庙和柳子街是后建的,愚溪无疑还是当年的河溪。

当年,柳宗元就彳亍于溪畔,那时或许尚是荒径,杂草丛生,荆棘密织,他步履蹒跚,必要时还得“更取器用,铲刈秽草,伐去恶木”。看着路径渐畅,他挥了挥汗,却怎么也挥不去心之耿耿。他坐在溪畔歇息,看着溪水奔流,想着自己心事,总有一个“愚”字笼在心头。于是干脆将溪名曰“愚溪”,并一古脑地沿溪命名了“八愚”。看着“八愚”景致,他的心情或许好了些许,望了望蓝天白云,顺溪走到潇水岸边,那儿有一叶小舟正候着。他颤颤悠悠登舟,小舟箭也似地离了岸。他去哪?“欸乃一声山水绿”,他应是去别处寻山水了,于是才有了“永州八记”,才得以让那些小石丘、小石潭、小石涧、小石渠之类的小景致名扬后世。

过桥,穿过柳子街,步入柳子庙,这是一处三进三开砖木结构的建筑群。进了大门,便见一座双檐八柱的古戏台,上悬一块“山水绿”匾额,再往上则是南极仙翁与“八仙”塑像,成一排立于屋脊,飞檐上装饰着龙凤,刚才进门便是从戏台下通过的。往前,十几级石阶引入中殿,门额为“八愚千古”,殿内有抱柱长联,左右二厅为柳宗元事迹陈列室。三进为正殿,供奉柳宗元汉白玉坐像,像后墙壁有“利民”匾额。正殿后是碑廊,陈列有历代碑刻,最著名的是“三绝碑”,由韩愈撰文、苏轼书写,记述柳宗元生平,故名。柳子庙始建于北宋至和三年(1056年),这时柳宗元已逝去二百三十多年,或许他的灵魂还徘徊在“八愚”,于是永州人民为他建了一处安魂之所。柳子之魂可能乐意安栖于此,因为“山水绿”与“八愚”是他得意之处,“利民”则是他的初心与志向。

柳宗元谪居永州时,才三十出头,然而一住就是九年。他在永州过得如何?我们只能借助于他留在永州的文字。读“永州八记”,可以读出个寻迹山水、潇潇洒洒的柳宗元。读《捕蛇者说》,又可读出个忧国忧民、不忘初心的柳宗元。果真如此吗?柳宗元是北方人,贬至湿热的南方蛮荒之地,由于水土不服,他终日生活在郁闷艰苦之中,加之无家无室,茕茕孤立,又倍感孤单。他在《寄许京兆孟容书》中,曾描述过自己的窘境:“伏念得罪来五年,未尝有故旧大臣肯以书见及者。何则?罪谤交织,群疑当道,诚可怪而畏也。是以兀兀忘行,尤负重忧,残骸余魂,百病所集,痞结伏积,不食自饱。或时寒热,水火互至,内消肌骨,非独瘴疠为也。”甚至还发出了“每遇寒食,则北向长号,以首顿地”的哀鸣。这是何等的凄惨啊!“非独瘴疠为也”一句,便可读尽他的痛楚,而理解他命名“八愚”的苦衷。

步出柳子庙,倘佯柳子街,我仍回望许久。柳子庙两旁侧门上门楣,分别题着“清莹”、“秀澈”,这应是对柳宗元道德文章的赞誉,柳子真正无愧于此四字!

柳子街中间铺着青石板,两旁乃碎石镶嵌,两边房屋破旧不堪,多是卖旅游纪念品店铺,以大路货为主,没有能让我上心的东西。街上游客不是很多,稀稀朗朗,看光景的多,买东西的少。这不能怪游客,现在交通便利,很多人都是走南闯北,见过世面,大路货早看腻了。当年柳宗元一支笔,能令永州小景生辉,名扬四海,现代人为什么就不能多动点脑筋,开发出能令游客动心、有永州特色的旅游纪念品呢?想到柳宗元,我的思绪又飞上了历史的天空。

我想,这柳子街应是因柳子庙而修,年代也晚于庙,柳宗元肯定不知道,更没走过。当时永州城主体在潇水之东,尚没发展到西岸,这里仍属永州之野。几百年后,徐霞客到此,尚见“石甚森幻”。当年柳宗元倘佯于此,肯定无街可逛,只能漫步荒野、荒径,徘徊于“甚森幻”的石间,与亘古流淌的愚溪为伴,溪水如弦,伴他醉歌,伴他悲号,伴他捱过一个接一个孤枕难眠的黑夜。黑夜茫茫里,他想过很多,很多,什么都想了,但绝对想不到几百年后,人们会为他建座庙、修条街;更想不到千百年后,人们提到永州,首先会想起当年那百病所集、北向长号的他。

沿柳子街一直走到东头,便是古码头,一孔石砌券洞罩着几十级石阶,顺石阶而下就到潇水岸边,码头连着一架浮桥,相通东西两岸。这里也是著名的黄叶古渡,古渡西去是通往广西的古驿道。站在浮桥往南望,可见一座石拱古桥架于愚溪之上,与新修的街桥并行,这便是愚溪古桥。当年徐霞客站在东岸小西门,眺望愚溪,见“石梁跨其上,心异之”,于是“乃西越浮桥,……执土人问愚溪桥,即浮桥南畔溪上跨石者是。”徐霞客所记录的正是此桥,由于他曾“西越浮桥”,这里也被称作“霞客渡”。柳宗元时期,这里还没有浮桥,他无桥可越,所以不叫“柳子渡”。当时的码头可能非常简陋,或者根本就没有码头,柳子从愚溪来到潇水岸边登舟,也许要借助那“甚森幻”的磊石,小心翼翼,颤颤悠悠,但这阻挡不了他去寻觅山水绿。

时已黄昏,站在古码头看潇水北流,满江暮气掩没了远处。我想,当年的柳宗元肯定无数次地站在岸边望潇水,心随之北去,有着远大政治抱负的他,怎甘心让余年磋砣于这一川细流呢。然而,除了心绪,他本人没向北挪动半步,反而去了更南的地方,那一刻他应该是一步一回头北望,一望一绝望,眼泪只能往心中流。

潇水东岸,永州古城沉浸在薄暮中,楼影朣朦,灯光渐渐点亮,星星点点倒映于潇水,一派静谧。晚上,我将投宿于彼。

成都治癫痫病专业的是哪家郑州治羊癫疯哪些医院效果好北京癫痫病到哪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