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游戏 > 文章内容页

【流年】除了你,还有什么可以止痛(散文)

来源:江西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科幻游戏

走过很多字里行间,看过许多缠绵悱恻,感动的东西总是很多,

然而,某一日,忽然就被那一声“丫头”喊疼了灵魂,那声声轻唤若潮水般整个席卷我的身心,

一种窒息的疼!也许,在女人短暂而又绚烂的一生,终其一生,被称作丫头的时光都是最容易被自己忽略的时光。

不解世情,不问沧桑,带着一颗干净的心,赏花开花落,看云卷云舒,没心没肺的笑,淋漓尽致的哭。

丫头就是理所当然的称谓,谁又会带着一颗揣测的心去安度那些纯至的韶华。

丽日风清,日子干净!羊角辫的开心无人能及!丫头,是父母嘴里那个含着怕化,噙着怕融的小糖果,想想暖暖的午后,暖暖的女子,依附于母亲怀里,一架葡萄洒清影,蔷薇花下且从容!

任阳光淡淡流泻,那定是怀揣着怎样满满的幸福寝卧于父母身边娇然恬静时光。

甜蜜着如梭的岁月,共享着若水的清醇!

记忆无须裁剪,乱笔涂鸦里尽是满载的岁月静好,

那时,蝶儿飞,清风舞,青色的衣襟,悠悠的心绪,都是记忆里最美的琐碎。

父亲的祭日快到了,一直以来,我很避讳这个话题,因为我不愿回忆,那些关于父亲的记忆,尘封的往事一旦打开,灰尘就会迷离我的双眼,我会好长时间不能从哀伤中解脱出来……

在我的记忆里我的父亲是个只懂得付出的人,对他周围所有的人,他都是那样热情,对我更是宠爱有加,他把我得的每张奖状都贴在最显眼的北墙上,那是他的骄傲。

记得我上初中二年级时候,那年正月十六寒假开学,那天偏偏下起了雪,下午我非要按时上学,也许是拿着教室和宿舍钥匙怕同学们进不去,或是为了班主任那句“就是下刀子也得到校”的话,抑或还是想见到自己心里想念的那位老师,反正我是迫不及待的想到学校去,父母拗不过我,父亲只得去邻居家借来了人家的驴车,把我的铺盖和小木箱整理好装上车,让我坐在车上,父亲牵着驴走出村子。

雪下得好大,不一会牵着驴的父亲就满身是雪。我上学走的是小路,这样可以省去三分之二的路程,但路却很难走,当走到一个上坡中间时,那头驴突然不走了,跪下了,它一跪我差点从车上摔下了,我大声惊叫起来,父亲回过头,我看到他的脸上也沾满了雪,他只是安慰着我说,丫头不怕,让我坐好了,然后他就去使劲牵驴,可那头犟驴就是不起来,我说,爹,我下去吧,这样轻点,驴就会起来了。爹说,傻丫头,驴能拉动很重的东西,它不是嫌重,它是认生不想干了,再说下面雪厚湿了你的鞋……当时我想爹的鞋肯定早就湿透了,他穿的是娘做的布暖鞋……

那头驴也许看来犟不过父亲,它在父亲的拽,拉,吆喝中还是站起来了,父亲就在前面使劲的拉着那头不情愿的驴一颠一跛的前行,我坐在后面,雪打在我的脸上,和着泪水流进我心里……

终于到了学校,校园里冷冷清清没有人影,只有白茫茫的雪,我的心一下子凉透了,此时我多么希望能有同学像我一样在这样的大雪天来到学校,这样我对父亲的愧疚也好减轻一点,可是,我很失望,没有见到一个同学,没有见到说“下刀子也要到校”的班主任,更没有见到心里牵挂的那位老师……

我和父亲在宿舍坐了很长时间,天快黑时,爹说,丫头,没有人来了,咱回去吧,我也不放心把你一个人放在这里啊.我喉咙里嗯着,说,爹再把铺盖拉回去吧,我怕丢了。就这样,爹又牵着驴,驴又拉着我和我的铺盖箱子蹒跚在回家的雪路上,只不过回来时走的是大路有十几里,回到家时,天已经很黑很黑。但父亲至始自终没有埋怨我一句,让我的心里到如今想起来还是很不好受……

这就是父爱,我今生也只有在这个男人面前才能享有的任性,放肆和不讲道理,我不想想起,不想写关于父亲的点滴,只是因为这个最疼爱我的人早逝,他在20多年前就离开了我,从此再没有男人肯为我这样买单!

文章没写完,我早已哽咽在喉,泪湿衣襟……

丫头,丫头……美如天籁!

一声“丫头”穿梭多少诉至不完的父爱!

魂牵梦萦里,有些时光,终究去远,请在丛生的泪水里仔细铭记,那些轻易走过华年的流水。

假如有来生,我还做爹的丫头!

甘肃癫痫病公立医院沈阳权威治疗癫痫病的医院怎么找?治癫痫病方法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