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悬疑 > 文章内容页

逝水现代诗诗性人生

来源:江西文学网 日期:2019-9-18 分类:女生悬疑
诗性人生
   ——谨以此诗献给我最敬重的萧老爷子
  
   有那么一个人
   活得像一首诗
   诗心是洁白的云
   云里铺满晶莹的梦
   要问梦的颜色
   该是缤纷璀璨
  
   有那么一首诗
   活得像一个人
   光阴弹奏的韵律
   只有他懂
   那是他温柔的慈悲
  
   他的慈悲里
   有深邃的记忆
   记忆中也有欢歌
   倘若欢腾是首歌
   只为人生大爱而唱
   那么,大爱在诗心上开的花
   朝向阳光绽放
  
   春天趴在麦田里吟唱
   云层躲在苍穹下方飘荡
   如果时光
   倒转回你的幼年
   “诗经”漫过的从前
   你是否还愿意
   左手比划倒影
   右手刻画流年
   将古老的故事
   吟唱到今天
  
   昨日之前的之前
   “三国演义”只是罗贯中的一场戏
   “西游记”是为了记住一场游历的凋零
   你还稚嫩地以为“水浒传”是个人名
   “红梦楼”是血色梦里的忧愁
  
   我能想起你——
   灿若容颜时
   懵懂正年少
   尚还依偎母亲怀抱
   不懂谁是一生依靠
   倘若懂了
   怎么可能一味地相信
   人生只有春季
  
   在多年后的晚秋
   你坐在一把旧藤椅上
   身旁的拐杖泛起波浪
   原来浪漫着的——
  黑龙江中亚医院招聘 依旧是你的旧心情
   你用一支笔作开端
   以一朵奇葩的形式
   涂抹远方的城市
   城市尽头有灯火
   灯火阑珊处有梦
   梦的阶梯一直通往
   那条作古的老巷
  
   老巷的上空
   横陈过一段旧时光
  郑州治癫痫病正规的医院 旧时光里有花
   花丛中有人
   或许那人是你母亲
   慈眉善目得让人心疼
   一把银簪别在鬓头
   眼角皱纹深陷离愁
   她和夜色对语
   只为除却疲惫
   但你知道
   太多的疲惫
   已经把她的腰压弯
   你默默地对着她的背影
   长久地
   一声叹息
  
   裤腿上沾满泥巴
   你阿哥在田间喊你:
   “彪仔,把锄头拿来
   我要铲平脚下寸土”
   你微笑奔向他
   掌心与掌心触碰
   有种粗糙——
   让你一辈子用生命铭记
  
   瓦房的上空
   常有飞翔的大雁
   大雁下的你
   正仰头看着它
   倘若它飞向更远的天堂
   你想把对父亲说的话捎去:
   “阿妈她累了,满头白发
   阿哥他手长茧,一地碎皮
   而我想念——
   你在炉前打盹模样
   阿爸,你什么时候回家……”
  
   如梦如幻的牵念
   酣睡在凛冽的寒冬
   没有诗经经过的年代
   野草到处疯长
   大地一片苍茫
   就连枕边的风
   也悄然地入眠了
  
   听说,时间如斧呼啸
   光阴彼岸军歌不散
   你和你的战友们
   正冒着烈火前进
   有人胸前开出四朵金花
   卧在最深的红尘处
   任硝烟滚滚弥漫
   躺下,微笑,无言
   静默地看着你
   而你满眼泪滴
   晶莹透亮如冰
   砸开一池涟漪
   只稍敬个军礼
   满山杜鹃啼血
   泣海泛滥成河
   河旁的树独自立冬
   它们挺成脊梁
   依旧坚信曙光
  
   有种悲凉
   淌过你如血诗行
   有种岁月
   在不倒的墓碑前
   雕刻这世纪末的沉重
   有种沧桑
   跋山涉水
   只为叩响
   心灵那首最深的葬曲
   曲调埋葬着的是曾经华年
   而你依然深陷悲壮誓言
  
   谁的信仰
   在岩石里雕琢
   坚硬的根须
   深扎大地
   谁的经脉
   在苍茫的天地间
   挺拔如山
   叠状层峦
   山畦园林
   蜂蝶盘旋
  
   倘若蝴蝶旋转飞舞
   只为一场美丽的预言
   那么,岁月这把镰刀
   在水里砍下的
   绝不是孤鸿断箭
   也不是疼痛风景
   而是最坚贞的守候
  
   如若守候是首赞歌
   赞歌在大地苏醒时嘹亮
   嘹亮的还有那“星星之火”
   尽管枯瘦的梅折了枝
   但它高风亮节得——
   足以照亮久远的路
  
   久远的路所向披靡
   据说它是不朽灵魂的化身
   就这么一路随风
   自由自在散落天涯
   凡是天涯,必定有路
   因为天路就驻脑海
   光明就驻心田
  
   茶水人生
   浸透世间人事
   我知道
   必有一首茶谱为你而作
   因它回味无穷
   值得细品千年
   千年后
   我们早都不在人世
   而我的子孙子孙的后代们
   定会将我说过的关于你的事传扬
   于是,你便成了远古传说
  
   传说有那么一个人
   活得像一首诗
   诗里的墨香
   只有纯真善美的心
   才能读懂他的厚重
  
   传说有那么一首诗
   活得像一个人
   人字不过一撇一捺
   而他这一生
   即便撰写整世
   亦未能如月满盈
  
   生命的相遇
   是场盛开的繁花
   花开一瓣叶落归根
   会有新的枝芽再长成
   然后零落成泥碾作尘
   而清香依旧如故
  
   还会再有一场遇见
   没有惊心动魄天荒地老
   只是单纯地波澜不惊地
   在老路口撞见老故事
   把手言欢似曾旧识人
   犹如我们当年深沉
  
   懂的人遇见懂的人
   懂的心遇见懂的心
   无关年轮,无关其它
   所谓诗性人生
   不过是一张纯白的纸
   铺写一段洁净的字
   然后由着天真的人
   延续一段纯真的诗
  
   有那么一个纯良的老人
   活得像一首不老的诗
   诗歌在不老的传说中永恒
   有那么一首永恒的古诗
   活得像一个纯良的老人
   老人坐在古诗里巧笑嫣然
   将这一季的人生吟唱
   依稀可以望见旧时光
淮北有治疗癫痫靠谱的医院   那些人那些事那些景
   原来生活的最高境界
   只是怀有一颗独特的
   ——灵珑诗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