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评论 > 文章内容页

【流年】被彩虹弄哭的傍晚(散文)

来源:江西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评论

应该已有二十多年了,我都没见过雨停后彩虹挂天空的那种夺目景象。

我原先以为是久居城里的缘故,但后来仔细想想,并不是这样的。毕竟,自己有时也在乡下度过好几个月。

记得是上学前班时,从启蒙老师口中我懂得了彩虹就是村里老人经常讲的长龙。当时每次雨停后彩虹挂天空,老人们纷纷说,那是长龙在喝水。

人总是有好奇心的,尤其小孩子的好奇心特别重。

彩虹那片绚丽夺目的景象背后,仿佛有一双手,紧紧揣住九岁那年的我。那个夏天的傍晚,下了一场雨,停歇后天空出现一道彩虹,我放了学,伫立校门口,遥望东面黄洛村那片黄绿交错的田野,很是天真的以为彩虹就在田野上,走近了,就能知道长龙是怎么喝水的。

背着书包,经过家门口我都不进去,直接朝黄洛村的那片田野飞奔。可是,距离田野越来越近了,我却发现彩虹在更遥远的地方。

目测,那彩虹,是在几里外的山脚下边。

我停下,稍喘喘气,就又继续朝前方的山脚飞奔了。当时鞋头已没了一小截的凉鞋,在我奔跑的过程中不仅没能保护好我的脚,反而像一种累赘,我把凉鞋脱下来,拿在手上,然后光着脚在砂砾成群的黄土路上跑步前进,什么时候脚趾被砂砾或玻璃片划破了我都不知道。

经过一阵疾奔,我终于到达山脚下了,那彩虹却像长了脚,跑到了偏南的北歪村小河边,色彩也暗淡了很多。

我弯下腰,一边大口喘气,一边揉搓有点酸疼的膝盖,最后咬咬牙,继续向北歪村的小河边飞奔,好不容易跑到杂草丛生的小河边时,彩虹却在小河对面远处的山林上,轮廓不再像在小学门口看到的那么清晰……我是真的累了,再也跑不动了,坐小河边上,如同得了一场大病,是那么的无助。一次次的满怀希望,又一次次的失望……想着,想着,我不禁哭了起来。

天渐渐黑了,蚊子也开始猖狂起来,盘旋头顶上,发出极为刺耳的声音。我把脚伸进河里,水流冲了一会,双脚渐渐变白,殷红的血丝不断地从脚趾间渗出来,让我真切地感到了有点疼。

将破烂的凉鞋洗干净,穿上,原路回家。一进门,母亲就大声呵斥:“放学后去哪里玩了?天黑,都不知道回来吃晚饭!”我沉默以对,始终不说一句话,也没把“追彩虹”这件事告诉任何人。

一晃,十几年就过去了。

那个在小河边被彩虹弄哭的傍晚,仿佛在我心里已扎了根,永远是那么鲜明。

有人说,不长夜痛哭过的人,不足以语人生。

多少是有点道理的!

在一个寒夜里,突然收到恋人提出分手的短信,我起初感到震惊,随后在痛苦中想起了那个在小河边被彩虹弄哭的傍晚,不由地感叹——爱情有时候就像那天边的彩虹一样,绚丽夺目,也容易转瞬即逝。哪怕那些誓言再怎么坚决,也会被时间侵蚀,瓦解。

是那个在小河边被彩虹弄哭的傍晚积累起来的坚强,与崔京浩的一首《父亲》,使我很快走出了失恋的沼泽地。

几年后,让我赖以生存的国有企业因为一次突发的河水污染事件,倒闭了,我被迫辗转到桂西南一个举目无亲的小城寻找出路。初至小城,尤其第一个晚上,我的心情特别灰暗。除了熟悉的桂柳话时不时回荡耳畔,我对小城的一切都感到十分的陌生。日落时分,坐在油烟呛鼻的一个小炒店里吃快餐,我很是忐忑不安,心理上的落差如夏坚勇《驿站》里所讲述的:“人生的痛苦大抵在于从一种生存状态跌入另一种低层次的生存状态,打击之初的创痛往往最难承受。”恍惚间,觉得自己仿佛又在广东佛山了——在一座陌生的城市里,身边没有一个亲人,没有一个朋友,没有一个亲戚,没有一个同学,真个发生了什么意外连个照应都没有。

临近7点钟时,夕阳的最后一抹余晖,斜斜地落在门边的地板砖上,反射的光甚是柔和,却晃得我有些眼花心乱,我望了望木桌上已空了的两个啤酒瓶,喃喃自语一句:“已经喝了两瓶啤酒了!”然后,沉沉叹了口气,又让服务员给我拿了一瓶啤酒。

酒入愁肠,多年前在小河边痛哭流涕的场景忽然浮现眼前,接着,一股难以名状的力量传遍全身,使我不再恐惧异乡的那种陌生感,甚至对第二天从事的新的工作也充满了信心。

也确实是小河边痛哭后生出的难以名状的力量,支撑我度过了一段漫长而寂寥的岁月。每当失落,或受伤,总有一种别样的抚慰,温暖着我的身心。

很多时候,我在心里想,九岁自己在小河边的痛哭其实是命中注定的,因为有了这样独特的经历,后来才懂得坚强面对挫折。

哭过,笑过,哪怕头破血流,只要不丧失希望,依然还可以活出真我的风采……

济南癫痫中医院山西治疗癫痫病甘肃癫痫专治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