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评论 > 文章内容页

【菊韵】盛夏的果实(散文)

来源:江西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评论

细数时光,被搁浅的岁月仿佛永远定格在那消失的间隔年;触碰时间,宛若触摸到了悬崖峭壁上的一块坚硬的巨石的沉稳刚毅,你以为他一层不变、永久不衰,其实它已在我们冥睡或者远离它时演变了自己的历史。摊开时间的手掌,琥珀色的黄昏带着淡淡的朦胧,点点细碎的阳光穿越树叶的间隙在明净的窗上跳跃。时间总是不停地走着,我们常说的走就是用脚板,当我们的脚板上走出了无数的老茧,脚板变得坚硬的时候,脚跟便稳了;茧就是在原来的血泡后长出的硬肉,在一个阳光灿烂的午后,翻开脚丫,不觉惊叹这一路上原来脚板上早已长出了数不清的茧花。

盛夏时节,我们总是被头天晚上长了毛的月亮和大清早的蓝天红日所欺骗,充满信任地把新摘取的桃子和李子挑到城里头去卖,可老天爷却总是分分种就变脸,突然来一场阵雨;这时,那些新鲜的果子上蒙着的那层薄薄的雾子就会被冲刷掉,这是父亲最担心的,因为那样视觉上看起来就没了色泽、变得不再有新鲜感。可当我们冒着雨奔走时,它又会在九十秒钟之后打住,并且在雨点还没收干净之前阳光就再一次热烈地扑将下来;要是我们认为九十秒钟之后雨就会停,撤与不撤都一回事,那么雨就会一直下个不停,直到看见这些盛夏的果实都被雨水冲刷得不像样;可当父亲刚把一箩筐的李子挑回家呢,雨又停了,黑云也不见了,又是蓝天烈日了。此时,明亮的太阳张贴在瓦蓝瓦蓝的天上,就像一张圆圆的烙饼。太阳直射一栋栋参差不齐的房子,照耀着这条街道,洒向城市的每一个边边角角,就连锦江河里的鱼儿也踮起脚尖四处张望着,仿佛也要倾听这里所发生的一切。

早些年每逢盛夏时节,父亲总是挑着大筐小筐的李子到城头卖,那个时候我们都还到读书,家里四姊妹一起读书花钱的地方多;于是,父亲总是白天干活,晚上睡到十二点多起来下河;那时的我总认为父亲年轻精力旺盛、没瞌睡;长大后才知道,原来并不是没瞌睡,而是因生活所迫所以每天才得睡四五个小时。为了给我们美满的成长环境,年轻时父亲放弃去广东发展的机会,一直陪伴我们左右;为此,我也一直觉得我的父亲是个多面手:上夜校讲课、当村干部下乡、下怀化进货、到附近村落去做活路、经营小卖部。读书时,老师同学们总以为我是独生子女,我说我们四姊妹,别人总是很吃惊也很羡慕;事实上,我们风光的背后都是父母的血汗,一路走来,他们为了给我们创造良好的条件,真的很不容易。总说:可怜天下父母心!我们小的时候,父母盼我们长大;等大些了望我们好好读书,读书毕业了盼我们能有个稳定工作;等到了结婚年龄了又盼我们能找个好对象;结婚了还希望我们家庭和睦、幸福美满。父母真的不易,感觉一辈子都是为了儿女奋斗,我的父母虽不是什么达官贵人、我也没有显赫的家世;可是,在我心里:我的家庭是最好的,我有最好的父母、姐姐和弟弟,我生存在最温馨的家庭里,我为此深感自豪、珍惜。

每年高考的时候正值李子成熟的季节,最近父母都会回老家把新摘的果子挑到城里来卖;每天凌晨五点左右就起,坐一个小时多农村公交才得到老家,然后上山去摘李子;一般稍微大个点又红润有光泽的李子都长在树尖尖上,年近花甲的父亲爬到树顶上去一个个的摘下来,一天也只能摘到一箩筐,然后挑到检查站去等农村公交,每天打到李子坐车到城里已经是下午五点左右了;一到城头下了车,父亲便挑起箩筐的李子沿着金滩街道走,母亲便坐到华联超市门口下车,就近站卖;每天都是卖到晚上九十点钟了,父亲才回家吃饭;父亲总说不饿,等卖了点再回家,我心里清楚其实不易,城管不准蹲点卖,要赶走,每次有人围着要买的时候,又被城管轰走了,父亲总说要是城管不赶要不了多久就卖完了。父母都是知足的人,就算是挑着大箩筐李子满街跑,只要能卖出去点,他们就觉得很满足。我能理解他们,就像母亲说的:“我们是苦日子过来的人,现在的生活条件比起以前已经很好了,我们小时候能吃上小米饭的都是条件好的了,你外婆常把玉米红薯熬成粥我们当饭吃,唯一能吃上的米饭都是粗粮......”。的确,现在的条件多好,可是尽管如此,父母还是一如既往的劳累奔波、艰苦奋斗;读书时候总是想:等我毕业工作了,我一定要带父母周游世界......于此,我深感汗颜。

昨天下班回家又是六点半左右了,吃了饭去健身房跑步一个小时,完了回到家中已经快十点了,看着母亲拿着一件连衣裙一针一线的缝着,天气有闷热,母亲困得只打哈欠,还不停地揉着眼睛,勉强地硬撑着,我说母亲累了就去休息,她说父亲还到街上卖李子还没回来,要再等等他,我去房间拿衣服出来准备洗澡,经过客厅时已经听到她此起彼伏的呼噜噜的声音了。

一轮弯月挂在夜空,清风习习,窗外的树叶不停地哗哗作响,一条泛着微光的街道蔓延开来。父亲迈着矫健的步伐,嗒嗒地终于走回到家里;此时,已经晚上十点四十了;李子没卖完,我说卖不掉就算了,早点回家吃饭,这么晚才回来;父亲开心得像个孩子似的和我讲述道:“只剩五十几斤了啊,下午六点才进城的,卖得300多块呢......”;于此,我感觉内心更加惭愧不已。

郑州癫痫病医院哪家治疗好西安哪里治疗癫痫病比较好些昆明癫痫病出名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