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文章内容页

【家园】鬼子兵进了城-_1

来源:江西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奇幻玄幻
破坏: 阅读:120发表时间:2019-10-02 16:51:24
摘要:日寇入侵,时局动乱,父亲在长沙生意经营惨淡,带着母亲和娘回到了川城老家。没多久,鬼子兵进了川城,作者从记实回忆中,记述了日本鬼子对老百姓的惊扰和任意欺凌中国人的凶恶面目。


   六 鬼子兵进了城
  
   母亲在长沙水陆洲过了两年平静悠闲的生活,当时武汉已沦陷,老家来信,说川城也快进了日本鬼子了,叫父亲赶快回家。在这种动荡的时局中,父亲生意确实也不好做,经营惨淡,正在收手,和娘也商量好了,一起准备打道回乡,不日起程。娘这时已经身怀有孕,母亲十分同情娘白沙井家里无有依靠,对娘照顾十分周全,娘感到温暖,很感谢母亲,这才全家去到白沙井辞行。
  
   父亲回去时搞得并不像是打了败仗,而是一行四口之家,沿途一路不断雇上挑夫,却显得浩浩荡荡,似衣锦还乡、荣归故里。又一次历经长途跋涉之后,终于回到了川城;家里早己得信,都在翘首相望,记得父亲这一行人进“万顺华堂”之门时,像家里有了什么大喜事似的,门口石桥上鸣放了好大一挂鞭炮。
  
   母亲牵着娘的手,走向堂屋中央,向家神祖宗牌位拜了香,随后跪在祖母面前磕了头。家里热热闹闹喜庆了几天。这是母亲特意要声张的,弄得一条街家家皆知:万顺大少爷娶有两房人,使得娘进门名正言顺;母亲行事磊然,兑现着对娘的承诺,娘很感动。
  
   不久,娘生下一千金,这是我的大妹子出世了,除母亲和父亲倍加呵护外,叔们均带有偏见,他们只服母亲为“嫂娘”,对娘从不叫嫂嫂,但母亲百般地照顾着娘,娘心甚安,也不计较。
  
   日子和和美美又过了两年,出了件蹊跷事:母亲信佛的姑子说得了一梦。煞有介事地说梦见王母娘娘的蟠桃会被一仙女撞翻了,掉下一个仙桃到凡间,正好落在尹万顺自己家中。祖母听后,立即到楼上观音堂烧香拜佛,求佛保佑。阿弥陀佛,真是巧事!
  
   第二天,母亲生下了我的亲妹子。我的亲妹妹横空出世,似乎是来自瑶池的仙桃,最先取名“明仙”----明明白白是仙女,这是母亲和姑子合取的名,后来父亲说改为“明心”好,佛理有“明心见性”一说,母亲和姑姑也都顺了此意,一直就叫明心。妹妹出世时红光满面,天生一对大眼睛,脸颊鲜红如
   桃,胖胖呼呼水灵灵,确实十分可爱,姑姑更是信足了这确实是瑶池仙桃。
  
   妹妹明心出世没有好久,街头巷尾都在传说,鬼子兵要进城了,人心惶惶,街上商家都关了门,只有惊恐的人鸭似的伸出脖子从门缝里往外探望。父亲害怕鬼子兵进城蹂躏妇女,就将尹万顺的女人和孩子全都领到仙女山背后的山后湾,找祖母娘家亲戚要了一条小木船,在仙女山背后的刁汊湖芦苇丛里躲藏起来。没过几天,说鬼子兵真的进了城,而且还说在毛家堤外杀了人。没多久,真的听到有鬼子的小火轮在湖上巡逻的嘟嘟声,母亲在船篷里叮嘱要我们都憋住气千万不能出声,我们孩子都很听话,母亲后来一直表扬我们很乖。后来父亲来说城里日本人找人建立了“维持会”,有人在街上打锣喊话,要各街商户开门正常营业,“维持会”还组织人到各家按人头发了“良民证”,这时母亲才引着我们回去,但回去之后就不住城内了,以便有什么情况可以随时趁夜晚从毛家堤逃至山后湾避难。我记得南街城门有鬼子兵站岗,出进城门均需出示“良民证”,我们小孩不要什么证,所以我进城去吉甫伯父“积善堂”那里照常上学。此时我的年龄好像在七、八岁左右,精灵淘气。
  
   因为南街毛家堤外有很大一遍草地,是清代留下来的一个教军场,日寇常带驻城的鬼子兵在那里操练。所以我家门前常有鬼子军官骑高头肥膘大洋马,带了鬼子兵和大洋狗耀武扬威走过,记得有一次他们操练完了,鬼子武汉口碑好的癫痫病医院兵可以三五人一起自由回城内兵营里去,这是最糟糕的时候。我家就住毛家堤下,扰民是首当其充的商户人家。果然不出所料,两个鬼子兵背着枪进了尹万顺的门。此时好像已近中午,门内前堂生意早己做完,前堂主管称秤的海巴伯父还在,他是族人,尹万顺有他的一份股份。海巴伯父家住城内,生意场上的老江湖,能讲几句常用日语,见日本兵进了门,赶紧迎上去哈着腰武汉哪里有专业治癫痫医院说了句:“空尼奇哇、阿那他哇!”意思是“你好、你好帅!”拍马屁讨好。此时父亲和两个徒弟伢刚在收拾前堂,见此情景,吓慌了神。因为母亲和大姑子、小姑子,还有表亲姑妈都在后屋厢房内。父亲赶紧上前也学海巴伯父一样,点个头夹生地学说了一句常用日本话:“咪西咪西!”其实当时很流行说这句是“吃”的意思,父亲也想凑热闹说句讨好的客气话,主意是想引开这两个鬼子兵,免得他们冲向后堂……咪西咪西,是请你们去馆子里吃饭。谁知将话音说变,说成“默西默西!”音一变就成了日本人接电话时常常先说的“默西默西”,相当于中国话的“喂!喂!”这一下将鬼子惹怒了,以为父亲对他们不礼貌、不客气,一个鬼子兵冲着父亲甩手一耳光,“啪!”嘴里还咕噜咕噜骂开了:“八嘎鸭罗!”将父亲推开一边,真奔天井两个偏房里去搜寻什么,口里还哇里哇拉地花姑娘的叫个不停……
  
   父亲虽然有生以来挨了一耳光,受了奇耻大辱,但缓冲了后房的时间。娘在边屋厨房里做饭,听到前面鬼子兵进了我家门,快速熄了灶里的火,抱起女儿就出了侧门,赶紧跑到屋后的千佛寺里躲藏去了;母亲十分精明,听到前面的动静,赶紧将房门上了杠。这时房里有三个女人、三个孩子。小姑子叫桃仙,摇篮里有明心妹睡得正香,我刚放学回来;姑伯母是裁缝,准备来裁衣的,年纪稍大,又是小脚女人,母亲叫她钻进床底蜷缩在角落里,千万别弄出声音来;母亲用一小桌子上搁上一个凳子,将天花板上的方块楼门顶开,先后和姑子都翻腾上了楼,并叮嘱我和小姑将小桌上的凳子拿下去放一边,将房门杠抽下轻轻打开房门;母亲和姑子上了楼,迅速将楼门盖严实,这一切都在大人孩子以极短的时间,配合得十分默契,刚打开房门,两个鬼子兵从前到后就搜寻到房里来了,见两个孩子坐在小凳上正在玩“办家家”。两个鬼子兵朝孩子叽哩咕噜不知胡诌了些什么,这时海巴伯父进来一人塞了几块袁大头的银元,陪着笑脸就送他们出了门。这件事后来以小姑子和我的机灵在尹万顺上上下传扬了很久,一直到桃仙小姑姑后来病逝夭折后还在传颂这个故事。
  
   我在七、八岁的时候,因为精灵,祖母跟我取了个外号,叫“金白撮子”(即精灵鬼);当时也确实调皮,特别是放学后爱去小河或湖塘游泳玩水,很是叫母亲担心头疼。但有一次放学后不是去玩水,那可更叫人担心,那次父亲罚我在堂屋家神前跪了一柱香的时间。
  
   事情是这样的:我从吉甫伯父的私塾里放学之后,没从学堂大门大街上回家,而是从后门溜到小巷子里,打算穿西城门溜到蔡家坡普惠堂的观陂塘去玩水,那里有我的小伙伴,还可踩到塘底的鲜嫩藕带吃。私塾积善堂背后的小巷叫杨家巷,走没多远是汪源兴杂货铺的后院。偌大一个院子原先是摆放了很多大圆形瓦缸晒酱用的,而此时日本宪兵部就设在汪源兴对面的镇公所里,汪源兴的这个院子就被日本宪兵部征用了。征用干什么?大人们也不是所有人都知道,只有少数人知道,说有穿了日本服的东洋婆子出进,这里是不准任何中国人进去的。我们小孩谁也不知、也用不着知。但这次我从后门溜出从汪源兴后院墙经过时,听见墙内有男女嬉笑声,我很好奇,见巷子两头四下无人,就小心翼翼攀爬至墙半腰见砖缝处有裂孔,咪着眼望了进去……嗨,吓我一大跳,是好几个日本兵围着几个赤裸精光的女人在追逐……这是我第一次看见裸体女人,心怦怦乱跳,正在这时,我的后脑壳上是谁重重敲了一栗子,随后有人从身后抱起我就快步出了巷子,回头看时,才看见海巴伯父惊恐的脸,说你这孩子也太胆大了,那是什么地方?院子内有日本人的大洋狗,知道有人偷看不把你撕了才怪!回去后说给了母亲听,母亲用手指顶着我的额头含着泪骂了:不要命了!祖母也斥着:太禄骨翻马了!(太调皮)父亲后来进堂屋听说了,大声喝斥:“跪下!”这时谁也不同情我,我摸着后脑勺上伯父敲起的那个疱,跪在了家神前,父亲要母亲点一柱香计算罚跪的时间,而母亲流着泪点燃了三根香,是在家神前祈祷的声音、是对顽劣儿子深到心窝里的担心与疼爱。好多年以后,我才知我儿时看到的这一幕,是日本鬼子蹂躏的“慰安妇”,所以人生的好多秘事尽在时间的真相和实质中存留,这样的记忆,竟把瞬时变成了历史的永恒。
  
   有些往事的回忆,见证了历史;也有些往事的记忆,展示出时代的特征。世间的种种往事,都会打上时代的烙印,只是不要只停留在理解故事的表面,特别是那些真实的故事。我记忆中的尹万顺还有哪些故事呢?
  
   (待续)
  
  
  
  

共 3234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湖南看癫痫病好的医院ue="go" />伊春癫痫病医院较好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