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文章内容页

【晓荷·四季的故事】母亲

来源:江西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奇幻玄幻
无破坏:无 阅读:2479发表时间:2018-02-12 16:44:30    一、母爱绵延不绝   春节即将来临之际,多少父母盼望着自己的子女回家团聚。这不,母亲又打来了电话问我:   “静儿,今年回家过不?”   对于母亲的一再追问,我一直不知该如何回答她。因为我距离老家几千里路,即使时间抽得过来,来回的路费也是一笔不小的开销,对于经济紧巴巴的我来说,这是沉重的负担啊。   我的沉默让电话那端的母亲更忧心,她急促的声音里充满担忧:“静儿,怎么不说话呢?你怎么了?是不是在那里过得不好,受欺负了吗?”   “妈,放心吧,我一切都很好!”   我敏锐地听见了母亲深深地舒缓了一口气,动作很轻很轻,但我还是察觉到了,内心不由自主地自责。这时,母亲又小心翼翼地问:“静儿,过年回来吗?”   我嗫嚅地回答:“过年,我,我可能回不去了。”   “啊?哦……唉!”母亲失望地轻叹了一声。   “妈,他妹妹一家人都要回来过年,所以……”我的话还没说完,母亲就贴心地说,“他们回来过年,你肯定是不能回娘家喔。妈是过来人,懂得。到时候,你得多准备些好菜,好好的招待他们,全家人一起过个开心快乐的团圆年。不过,这可辛苦我女儿了!对了,静儿,你要记住做好一个儿媳妇应做的本分,好好孝敬公婆,千万别嫌弃老人是累赘,人啦,都有老的那一天,知道吗?”   “嗯,我知道了。妈,你放心吧,我一定会做好自己的本分。”说完我随即岔开了话题,“妈,今年过年你们可热闹了。弟弟不负众望给你们添了一个大胖孙子,这下有你和爸爸忙活的咯。”   “是呀,是呀。小宝宝长得可快了,一天一个样,他呀,哪都好,唯一不好的就是好哭……”母亲的言语中洋溢着幸福快乐,她如数家珍般跟我絮叨着小侄子点点滴滴的变化。   我静静地听着,用心地去体悟着母亲喜悦的心情,想象着她脸上流露出满足和欣慰的笑容。这温暖的画面给这寒风冷冽的冬日,增添了一抹绚丽多彩的阳光,温暖着人心。   挂电话前,母亲突然略带忧伤地说:“唉,如果大年三十晚上你也在家,那就完美了。早知道就不应该让你嫁那么远,回家一趟都这么难。有时,几年都见不了你一面,难道你就不想家,不想我和你爸吗?”母亲说完后再次轻轻地叹着气,言语中有着些许的落寞和无奈。   接着她的语气又兴奋起来:“静儿,那你明年过年回家,好吗?”   “明年?还有一年的时间呢,也不知道那时会不会有什么事耽搁哟,我尽量回去。”我不忍心让母亲刚燃起的希望再次破灭,再说还有一年的时间,无法给母亲一个肯河南得了癫痫病该怎么做定的答复。要是我说一定回家,那么她就会从年头盼到年尾,直至把我盼回家。   我的心里特不是滋味,鼻子酸溜溜的。但我还是强忍着泪水,再次安抚着母亲,“妈,现在交通如此便利,几千公里的路程,都不算什么了。以后我们回家不坐普通火车,直接坐高铁或飞机,这样很快就到家了。有时间,我就回去看望你们。”   母亲悠悠地说:“你说得也对,想回家随时都可以回来,不一定非得是过年。唉,女儿已是有家庭的人了,去哪都不再像单身的时候那样自由了,被家庭套住咯。只是,你离家太远了,我和你爸想你,见一面多难。路近就不一样,随时都可以见面,同时我们也好照应你。如今,你一个人在异地他乡,要好好照顾自己。有什么事记得及时告诉我们,别委屈了自己啊!那就不多说了,挂电话吧。”   电话里传来“嘟嘟嘟”的声音,我能深刻地感受到母亲的那份失落和无奈。泪水再也抑制不住地倾泻而下。   曾听人说过这样一句话:无论你身处何处,无论你多少岁数,但在母亲的眼里,你永远永远都是孩子,都是她时刻牵挂的心肝宝贝儿!此时,我深有体悟,真正感受到母爱就像涓流不息的泉水般,深深滋润着你的心灵;母爱犹如冬日里暖洋洋的火炉,时刻温暖你的身心,当你受到委屈和痛苦时,母爱会抚慰你受伤的心;母爱是盏长明灯,一直照耀护送着你前行……   突然间,我好想好想回到母亲的身边,依偎在她的温暖怀抱里,静静地听着她跟我唠叨着家长里短的事情。   记忆中,我从牙牙学语、蹒跚学步逐渐地脱离了母亲的怀抱后,就再也没有在母亲的怀里撒娇或与她拥抱。孩子与母亲拥抱或孩子在母亲怀里撒娇,这些似乎是城里人的专利,在今天的这个社会特别普遍。然,在八九十年代的农村,这个现象非常少见。一般都是孩子犯错了,做母亲的会一把抱起孩子,对着孩子的屁股就是一顿狂打,还边打边教训,“你这小兔崽子,知道错了没有?看你下次还敢不敢?这次我非得把你治得服服帖帖,看你还长不长记性……”   孩子则发出撕心裂肺般的嚎叫声,哭喊求饶着:“妈,妈!我知道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   殊不知是打在你身上疼在母亲的心里。打你是为了让你长记性,明白自己做错了,下次不会重犯类似的错误。   这样的场面,相信很多人都经历过,而且真是刻骨铭心。大多数,孩子因为年幼,根本不懂得母亲一番用心良苦,反而觉得母亲过于严厉。总之,也是不敢再犯这样的错误了。对于母亲的怀抱自然是想都不敢想,心里有了阴影。   随着年龄的增长,时代的变化,渐渐懂事的我,对母亲多了份理解,对以前挨打挨骂也释然多了。可总觉得与母亲拥抱是件尴尬的事情,特别是一直生活在农村的母亲,她也不太适应与子女之间这样的亲密行为。每当我看到别的母女一见面就自然而然地来一个大大的拥抱,我就特别地羡慕她们,也好想去尝试一下,感受感受与母亲拥抱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可我始终没有勇气迈出这一步,总觉得这样很矫情,很虚伪,甚至都没有勇气当着母亲的面,真诚地说句:“妈,我爱您!”   也许是受从小生长环境的影响吧,我对父母的感恩和深切的爱都默默地放在心底,用行动的方式去表达。   但,母亲对子女的爱是这个世上最无私最永恒的。还记得儿时,在那生活条件并不宽裕、食材有限的年代,母亲用她的聪慧和心灵手巧的双手,制作出各式各样的点心和特色小吃,既补充了我们的营养,又满足了小孩子好吃的天性。   记忆最深刻的一次,是我刚上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有天中午,所有的同学在教室里午休时,突然,一位家庭殷实的女同学从书包中拿出一些金黄色、扭扭捏捏长条状的食物摆在课桌上。她若无其事地拿起就吃起来,我清晰地听见她一口咬下去,还发出“嘎嘣脆”的声音,望着她极其享受的样子,我的嘴里突然多了许多口水,特别是那浓浓的蛋香混合着菜籽油的香味充盈着鼻腔,刺激着我不停地吞咽着口水。瞬间,一群同学羡慕又好奇地围了上去,七嘴八舌地询问着。只见那女同学一脸自豪地说,“哈哈,你们这些乡巴佬肯定没有见过,这是我爸特地从外地带回来给我吃的,它的名字叫‘麻花’,里面还加了鸡蛋哟,可香可酥脆了。还有另外一种麻花,比较松软,口味像面包。呵呵呵,你们这些穷鬼,哪知道面包是什么味道哟,真是浪费我的口舌,总之都特别好吃。”说完,那个女同学扬着手中的麻花,鄙夷地看看大家,然后又埋头自顾自的享受着美味。同学们都知趣地散开回到各自的座位上。很多同学经不住这香味的诱惑,都在不停地吞咽着口水,甚至还眼巴巴地瞅着那女生桌子上的麻花,流露出羡慕嫉妒的眼神。   下午放学回家后,我跟弟弟和母亲说了这件事,年幼无知的弟弟拽着母亲的手说,“妈,妈,我想吃麻花,我想吃!”   “轩儿,妈妈也没见过麻花是什么样子,咱们镇上的集市、商店也没见过卖的呀。这让我如何是好?”母亲一脸为难忧愁的表情。让我有些后悔告诉他们麻花的事情。经过母亲耐心的安抚、哄劝,弟弟终于不再吵闹,乖乖地出去和小伙伴们一起玩耍了。   大约过了半个月后,一天放学回家,在我还未踏进家门时便闻到了一股似曾相识的香味,仔细一想,这,这香味不就是那女同学吃过的麻花香味吗?难道?我一脸疑惑地冲进厨房,弟弟拿着有筷子那么长的一根金黄灿灿的麻花跑过来,“姐,姐,你看,这是妈妈刚炸好的麻花,可香可好吃啦!快,你快尝尝!”   紧接着弟弟掰开一小段麻花塞进我的嘴里,然后一脸期待地瞅着我。一旁的母亲笑盈盈地望着我,她的眼神里有着些许的兴奋、自豪和期待,她也正等待我品尝后的结果。喷香的菜籽油包裹着的蛋香、麦香,萦绕着我的鼻腔,我蠕动着嘴巴,认真地咀嚼起来,“妈,太好吃了!外酥里软,甜甜的,绵软的。妈,这就是我那同学说过的麻花味道!”   “我说吧,就是好吃,这就是人间美味!”弟弟开心地笑着。然后又大口大口地吃起来。   望着我和弟弟吃得不亦乐乎,满脸的兴奋和享受,母亲脸上露出了甜蜜而又满足的笑容。   后来,我才知道,听我说完麻花的事情后,母亲就四处打听麻花怎么做,但无人知晓。说来也巧,前两天,在外地上大学的村长儿子,他大学毕业回家,就带了这个麻花。村长和他儿子特地带着麻花一起来家里找母亲,村长儿子告诉了母亲这麻花大概的做法。这不,母亲就学着做麻花,失败了好多次,手上都被热油溅到,起了好几个水泡。可母亲并不灰心,她告诉自己必须要做成功。母亲秉着这个信念坚持尝试,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成功了。当母亲拿着制作好的麻花送到村长家,央求村长儿子检验麻花的品相和味道时,村长一家人都惊讶了,没想到母亲竟然摸索着做出了这麻花。经过村长儿子认真品尝后,他由衷地敬佩母亲的聪慧和手巧,并说比他带回来的麻花还要香,还要好吃。他还特意强调,吃着母亲做的麻花,感受到了家和爱的味道。   如今,十几年过去了,母亲制作的那味道独特的麻花,令我魂牵梦绕,勾起了我贪吃的欲望。可我现在与母亲远隔千里,无法解馋。曾看过母亲无数次地做麻花,我却从未跟着学哈尔滨癫痫医院官网,这次,我决定要尝试着做做看。   我将所需的食材面粉、白糖以及酵母买回来,脑海中不停地搜寻着昔日的记忆,我努力地回想着母亲制作麻花的过程。眼前闪现出母亲在老屋厨房的灶台前忙碌的身影,耳边依稀传来母亲那熟悉的声音:这做麻花可是有一定的技巧哦。要想做出来的麻花格外的香酥、松软、可口,必须要加上鸡蛋,这样炸出来的麻花还有一股蛋香味呢。先把鸡蛋打散于碗里,加少许的菜籽油搅和均匀备用(武汉的治疗癫痫病好的医院在哪里我们当地家家户户都要种植油菜,等到油菜籽收获后到村里的油坊压榨成菜籽油。自制的菜籽油质量上乘,颜色和口感纯正,香味浓郁。没有菜籽油也可以使用其它的植物油代替,只是菜籽油炸出来的麻花格外的香,格外的好吃)。白糖得用开水化开,等到水温在二三十度时(白糖水的量根据干面粉的比例提前计算好),将这白糖水、蛋液倒入装有面粉的盆里,再加上一点盐巴(盐巴的量根据面粉量而定),放入适量的老面头(现在用的酵母,方便快捷。这酵母可以提前放进温热的糖水里稀释溶解),混合在一起用手使劲地揉捏,直到面团揉成光滑时即可,然后将面团放在面板上,面团上盖上湿纱布,这一过程称为醒面。等待二十几分钟后,再次用手揉搓面团,用手指按压面团时,产生回弹现象,然后用刀子将面团切成大小相等的剂子。每个剂子再搓成粗细均衡的长条状,双手各自捏住一端,向反方向拧成麻花状,尔后将两端重合在一起,再次反方向拧几下,这样麻花的半成品就做好了,放在案板上备用。等到所有的剂子都搓好成型后,盖上湿纱布再次醒上十几分钟。锅内的油烧至八成熟(油温过高容易炸糊)后,放入醒好的麻花,经过油温的渗透,麻花逐渐膨胀,这时,就需要借用筷子来回翻动,好让麻花受热均匀。母亲动作轻盈娴熟,只见她右手轻轻地拿起案板上的麻花,放入油锅时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麻花与热油相拥吻的刹那间,发出“滋滋”的声音,随即母亲右手拿着筷子,麻利地在锅里轻柔地翻动着,麻花调皮地在油锅里不停地翻转,潇洒地翻转出优美的舞姿。白色的麻花经过油炸,慢慢地蜕变成金黄色,油光闪闪,十分耀眼,刺激着人的味蕾。   我认真地按照母亲所说的方法,一步步制作。忽然间,内心生出一个疑问:妈妈在制作麻花时是什么样的心情呢?   我调整了自己的情绪,深呼吸了几次,然后闭上双眼,用心地去聆听和感受母亲当时的心情。我猜想着,那时候的母亲,她的内心一定是充盈着喜悦、温馨和甜蜜的幸福吧。   时光轴再次打开旋转,翻转到每年临近年关的时期,母亲站在灶台前忙碌的身影,深深地烙印在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那时候的我,正喜滋滋地在灶下帮忙烧柴火,知道母亲要做麻花,弟弟异常兴奋,麻花可是他百吃不腻的点心,他像个跟屁虫一样紧紧地围着母亲转悠,机灵的双眼不停地盯着母亲的双手,满眼地期待。他时而蠕动着嘴巴,吞咽着口水,甚至嘴角处还流下了一些哈喇子。   “妈,你快看看弟弟那小馋猫的样子,满嘴的哈喇子,真丢人哟。”我忍不住地揶揄。   弟弟一脸委屈地拽着母亲的衣襟,脑袋不停地在母亲的大腿上蹭着。 共 20104 字 5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17)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