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随笔散文 > 文章内容页

【看点】特别嫖客(随笔)

来源:江西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随笔散文

嫖客像绿头苍蝇碰着臭鸡蛋,接连不断朝发型屋扑来,我每天都在恐慌中度过。

大早起,我瞧着昨晚的头毛还在地上,推开门拿笤帚扫。感觉进来一个人,猛地直起腰来,我眼前站着一个三十岁左右戴着近视眼镜的帅男,他微笑道:“美女,做爱不?”我瞧着他干干净净、斯斯文文、很腼腆的模样,怀疑听错了,便道:“你将才说啥子?我没听着,理发是吧?”帅男瞅着我,笑道:“我想和你做爱。”我想:“这人恁年轻,大早起就开嫖,一副柔弱书生相,也敢跑来欺负我,苦笑道:“想找大爷做爱是吧?你先把衣裳脱了,让爷先瞅瞅你有做爱的功能不?”帅男扭捏道:“我不脱,你先脱。”

我用笤帚指着他,嚷道:“既然有胆量来找大爷做爱,让你脱衣裳你又不脱,还让大爷先脱。”我打他满头满身都是头毛,他没反应。我恼得扔了笤帚抽出棍子,正准备下手二十四五狠狠地夯他一顿,瞧他眼神既没愤怒,也没恐慌,还是面含微笑地瞅着我,那神情淡定极了。怀疑他大脑不正常,我不忍下狠手了,扔掉棍子,扣着领子把他拽到门外,又操起笤帚照他头拍打两下子。以为他跑走就算了,没想到他不但不走,依然面含微笑地站着,无比从容。我平时招待流氓嫖客的那种冲劲,蛮劲,狠劲,突然都搞没见了,反而对他心平气和道:“大早起,你就来找我做爱,挨打是你自找的,你大爷我还没对你下狠手,趁早滚蛋。”

大胡子走进发型屋,道:“黄世仁,给我刮脸,那人是谁耶?”我道:“他是来找我做爱的。”大胡子道:“哟,一大早就跑理发店来要斗事,恁没眼色,不会是神经病吧?”

帅男瞧着我跟大胡子说话,快速走到梧桐树下,蹬上一辆黑色的电瓶车跑走了。

我纳闷地想:“还以为他大脑不正常,我不会骑的大电瓶车他会骑,在慢车道上朝东跑成一条线,速度还那么快。”我思摸着他的微笑和淡定神情,至今都没搞懂这个特别嫖客,莫名其妙的嫖客,他是众多嫖客里令我最难忘的一个。

我把这个疑问说给好友兰兰听,她嘻嘻笑道:“当时,你瞧着这大道对面停的有车吗?会不会又是人家在大道上偷偷地盯着你,现在可以用手机拍,多远都能拍着。跟那年冬天一样,是人家专门找男人来做你黑活。千万记住以后不管碰上啥人啥事都别生气,保着你的小命要紧……”

不想怀疑,只愿人心都是善良干净的。我嘱咐那个嫖客,切莫疯狂,我心若跟你一样邪恶,就会用假温柔让你从人间下地狱,不是任何女人都会陪你做爱,保护好你的命根子,它是男人身体值得骄傲的部位,也可能成为导致你丧命的东西。

我想安静地生活,善待每一个人;我想雅行写雅文,享受美妙人生,可是平桥大道偏偏让这样的嫖客跑进发型屋,成为我若不说出来憋屈着很难受的事。

西安治癫痫哪家医院好郑州中西医癫痫医院导致继发性癫痫病原因都有哪些辽宁主治癫痫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