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诗词歌赋 > 文章内容页

【江南故事】合欢树(散文)

来源:江西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诗词歌赋

近来江南雨多,路滑。前天早上上班经过一个交叉路口,为了避让一辆左拐的电动车,我驾驶的汽车被另外一辆车撞了。对方的车头和我车的尾翼都被撞得面目全非。后来交警认定我负全责,主要因为我让了电动车却又占了别人的道。好在没人受伤,算是万幸。全责我认了。

车送4S修了,这两天我只得乘公交车上班,虽然麻烦点,但让我得以欣赏平时留意不到的风景,最是本地龙游路两侧灿灿开放的合欢花。

合欢是江南绿化常用的行道树种,叶纤似羽,花形如扇,夏天可以遮阳避暑。合欢对氯化氢、二氧化硫、二氧化氮等有害气体有一定的抗性,是优良的环保树种。合欢花与树皮相伴还可以入药,有开胃通气、安神解郁之功效。合欢板材坚实,纹理通直,结构细密,制作物件经久耐用,还是一种优质的经济树种。合欢花从花冠至花茎颜色由粉红渐渐转为乳白,如同在树冠上架着无数个小小的彩虹。走在人行道板上,看着满地的落花,弯腰捡起一朵放在手心,不由想起一段凄美的传说。

相传舜帝当年南巡至长江边,见江南物产丰富、民风淳厚,流连忘返,在如今常州武进的郑陆镇境内一住就是十年。他深居过的山,现称为“舜山”。后来舜帝继续南巡,最后在广东韶关得病而亡。舜的两个妃子,即娥皇和女英闻此噩耗,沿江遍寻。行至湘江,二妃终日恸哭。泪洒湘竹,竹生斑点,后世叫做“湘妃竹”。最后二女泪尽滴血,血尽而亡。后来人们发现她们的精灵与虞舜的精灵“合二为一”变成了一棵树,就称之为合欢树。

仰望合欢枝头被微风吹颤的花,忽而幻化成一张笑脸,那是一位女孩热情洋溢的面容。她是我的学生,一位湘妹子。

我刚工作那会儿曾在一所学校教书,教授有机化学课。我所教的这个班属于定向委培班,学生来自全国各地,入学时与当地政府签有协议,毕业后都回老家工作。这位女生来自湖南,名叫罗碧霞,是一个带有土家族血统的女孩。

罗碧霞来自湘西山区,大自然赋予她一副健康的体魄。虽然体形娇小,但做事干净利索,说话从来不拖泥带水,走起路来仿佛脚下装了两只轮子,风风火火的。她在家里的九个兄弟姐妹中最小,从小就被哥哥姐姐们宠着,还有点任性儿。而在沉静时,她像一个朴实的邻家小妹,具有像影视演员周迅那样的气质。

我关注她是从她的作业开始的。第一次批阅学生作业,在一本作业簿的封面上看到“罗碧霞”三个字感到很奇怪,这应该是一位女孩子,如何写得如此刚劲有力的字?翻开首页,只见每一道化学题用文字表达的部分都是工整的新魏体,每个字一笔一划都很认真,字与字之间空隙一样大小,行与行之间都是等距的。我对她立即生出几分好感。

有时为了启发大家,我在讲解完某一个化学反应机理后,布置思考题时就故意留下破绽,以考验同学们对所学知识的熟练掌握程度。

有一天我正在设在教学楼后面的一排读报栏看报纸,只听到几个女生在报栏另一面,一边看报一边闲聊。其中一位说道:“我们这位有机化学任课老师算起来还是名牌大学毕业的,简单概念都没有弄清楚就乱出题,活该到这样的学校来教书!”

我一听这略带沙哑的女中音就知道是罗碧霞在背后议论我。等我装着若无其事转到报栏对面去,几位女生惊得几乎石化了。罗碧霞更是像丰硕的莲蓬低着头,羞得一言不发。我对她们笑着说:“老师出题方式多样,目的在于巩固大家课堂所学。你们能看出我出题的概念有问题,说明已经完全掌握了,值得庆贺,何必都像做错事似的?”

还是罗碧霞先回过神来,抬头抱歉地对我说:“我们没有理解老师您的苦心,只当是您弄错了。”她好像对我检讨似的,又好像对其他在场的女生说,“以后对老师的教学有看法就当面说,背后议论确实不好。”

我被她这么一说反而觉得不好意思:“也怪我故弄玄虚的,出题就应该好好出。”临别不忘尽一下老师的责:“不要认为你们就读的这所学校条件差,再牛的学校也有差生,再差的学校也会出人才。俗话说师傅引进门,修身在个人嘛。”

后来我出思考题、练习题都是从英文版的教科书上翻译过来的,算是对通用教材是一个补充。那时全社会卯了足劲学习科学知识,这几位女生读书都很认真,还经常到办公室来找我解答课题。渐渐地,我与她们熟悉了。

学期结束,暑假在即。有一天在回单身宿舍途中迎面遇见罗碧霞,我问道:“这个暑假如何安排呀?不要光想着玩,有空把下学期的《化工原理》课先预习预习。”罗碧霞汇报似的说:“这个暑假我准备与江西的几位同学坐船回老家,顺便去庐山玩玩。”

“去庐山?”我一脸羡慕,“看过张瑜主演的《庐山恋》,有多少人想去哪!”

“老师也想去?何必不与我们同行?有江西的同学导游,机不可失呢。”她调皮地说,眼神里也有期待。

那年从元旦起,我们涨了工资,放暑假时学校才补发,加上提前发的八月份工资,我身上居然有了两百多块钱。兜里有钱,出去转转,有学生跟着,放假了还能继续过教师瘾,这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我当场应允了她。

我们从南京下关码头乘船溯江而上,经铜陵,过芜湖,直达九江。为了节省费用,我们买的船票都是散席。所谓散席,就是轮船给每个人发一张草席,旅客没有固定的仓位,见踏板上有哪里空就在哪里铺设席子休息。我们一行三男两女,虽然我比他们年长四五岁,但都洋溢青春热情,所以毫无师生拘束,一路说笑,一路开心。

在庐山,我们在牯岭镇看电影,登五老峰,观三叠泉,在仙人洞前合影,看秀峰日出,赏如琴湖晚霞倒影,游石钟山听江涛阵阵,去白鹿书院闻千年古墨馨香,一连十二天好不惬意!

暑假后新学期开学了,有一天晚上我正在办公室备课,只听得一阵有些犹豫的敲门声,“咚咚,咚,咚咚……咚”,打开门一看,原来是罗碧霞。

我邀请她进来,端来了一张椅子,让她就坐在我的对面,一边递过一杯清茶,一边客气地微笑说:“今天晚上不自习?有事吗?”

“这个……”罗碧霞两只手合着,轻轻地搓。我感觉她有点拘谨,便笑话她说:“平常的泼辣劲哪去了?有事说事,我最看不得女生这个样子!”

“是这样,他们(指与我一起游庐山的学生)要我做代表,把去庐山的费用跟你结算一下。我们算过了,这是应该还给你的一百二十四元钱。”说着,她把装钱的信封递到我的面前。

说实话,这笔钱在八十年代中期还是一笔不小的数目。这几位同学的家境都不是很好,所以才选择委托培养的。我本来就没有想过收他们的钱,于是立即推开信封说:“我是老师嘛,带自己的学生出去玩,还要收费?拿着吧,留着买菜票,改善改善伙食吧。”

罗碧霞不肯收回,我们推来搡去,谁也不肯让步。后来我与她的手居然碰了一下。我顿时有一种触电感觉,一股麻麻的、酥酥的感觉在心头涌起。

我“腾”地脸红了,赶快缩回手,立即插进裤袋,尴尬地笑着。

罗碧霞意识到了我的窘促,也收住了手。她把信封又往我面前一推转身就走。“这点钱就算我资助你们的。如果还认我这个老师就请把钱拿走,否则咱们就没有了师生情!”我有点发急了。

罗碧霞听我这么一说,站在门口进退两难。乘她犹豫不决时,我走过去把信封塞在她的手里,笑着说:“如果实在不过意,就当我借给你们的,将来发达了还我也不迟嘛。”

这学期我已经不授这个委培班的课了,但罗碧霞晚上还常到我的办公室来。她讲小时候在湘西山区跟着哥哥们狩猎的趣事;我说在江南水乡带妹妹抓鱼摸虾的经历。她给我介绍众多哥哥姐姐对她的宠爱,我谈唯一的一个妹妹的勤劳。我们一起谈父母,聊师长,空荡的办公室不时回荡起我们开心的笑声。

转眼快到新年,学校组织邮展。罗碧霞就来找我,要借一套一九六一年发行的《菊花》十八张全票参展。我把装有那套邮票的邮册递给她说:“谈什么借啊,喜欢,全拿去!”她也不客气,高高兴兴地拿着我的邮票离开了。

邮展结束,罗碧霞给我送还邮票。冬天室外气温很低,她一走进我的办公室,就一边搓手一边跺脚说:“还是这里暖和啊。”不一会儿,她的脸蛋就红扑扑的了,像熟透了的苹果。

“这次邮展,我获得了二等奖,多亏你这套菊花邮票,才使我的花卉专题邮展有了稀缺性的品味。”罗碧霞一脸真诚地说,“这个奖品应该属于你。”说着,她就拿出一张《红楼梦》邮票的“共读西厢”小型张。这是邮展的奖品。

我拿起邮册和奖品递给她说:“喜欢邮票就拿去玩吧。我只有一个要求,千万不要像我这样半途而废,要集邮就要一直集下去。”

“这怎么好意思,太贵重了!”罗碧霞不肯收。

“再好的东西也只是相对于需要的人而言的,我已经不集邮,也就不重要了。不就是一本花纸头嘛,放在你那里或许还能派用场。”

经不住我再三相劝,她最后说:“好吧,就先放在我这里,但总有一天,我会全部还给你的。”她把“全部”两个字说得很重。

过来很多年,我才理解这“全部”的真实含义。扪心自问,我不是一个古板的人,但对师生恋一直很反感,觉得老师找学生做配偶,就如同现在的官员以权谋私,很不道德。尽管我对罗碧霞有好感,却根本就没有往婚姻方面想。

过了二十二年,罗碧霞回母校参加毕业纪念活动,其时她已经是湖南常德一家塑料公司的老总。活动结束后,她提出请去庐山的驴友再一起吃顿午饭,说好的由她做东。人到中年,该经历的已经经历了,男女朋友少了几分拘谨,多出了几分坦然,说话就没什么顾虑。

酒过三巡,有位男生以一副惋惜的口气说道:“我们班上很多同学原以为老师与碧霞,郎才女貌,肯定会成为一对,在背后还祝福过你俩。后来你们没有成为夫妻,真是太可惜了!”

我笑着说:“别抬举我啊,凭我这貌不惊人的模样,如何配得上碧霞这样的美女?”

“老师,你又说笑了,我一个山沟里走出来的女孩,哪能配得上风流倜傥、名牌大学的高材生啊!”

说归说,笑归笑,我心里确有几分遗憾。

午饭后,我和罗碧霞漫步在这座城市的龙游路上。道路两旁的合欢树正开着扇形的花,如同一个个活泼开朗的女孩子在枝头曼舞。

罗碧霞在前面走,我就在后面跟着,一时无语,心中怀念过去的时光。

见她不吱声,我安慰她说:“人生就是一个不断选择的过程。既然是自己选定的,就要为选择的边际成本买单。”

罗碧霞有些嗔怪道:“老师,你就是个书呆子,不懂女人心。”说完,又低着头,径直往前走。

我进一步开导她说:“你知道合欢树的来历吗?比起虞舜、娥皇、女英,我们够幸福了。至少我们不必化成树,就可以会面,亲切交谈。人生没有后悔,再说后悔也没用。活在当下,还是善待眼前人吧。”

罗碧霞抬起头来,闪动明亮的眸子对我说:“老师,我可以拥抱你一次吗?也算对过去那段时光的一个交代。”

在街头拐角处,一颗高大的合欢树下,我张开双臂,热情地拥抱了她。夏天衣着单薄,我几乎感觉到她激烈的心跳。

拥抱足足三分钟,无声无息,彼此感受心中的那份美好。

后来我们成为无话不谈的朋友,每逢节日都会收到对方的祝福与礼物。礼物或是一本我读完的十分有趣的书,或是她寄给我的最新款式的手机。

婚外的男女关系就如同分别在一条大河两边同方向行走的路人。因为是异性朋友,所以我们之间相隔一条河流。我们珍视这份友谊,彼此站成了两岸。我们相互注视,沿着两岸行走。

我们爱绿遍两岸的杨柳,爱碧绿如蓝的河水,爱河中漂游的浮萍,更爱河中的云影天光。我们曾各折一条青枝,唱和那脍炙人口的《杨柳词》:“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情似有情。”

因为世上有这样的河流,所以就存在两岸。我们坚守这条河流,岁岁年年相向而绿,任天老地荒。我们全神贯注这条河流,竭力呵护那千里烟波。

两岸有相同的风、相同的雨。蓦然发现,我们原来同属一块大地。杜鹃映出两岸一样的红,鸟翼点缀两岸相同的白,而秋来露落,给我们以相似的苍凉。纵然我们被河流分开,却并没有真正分离!

合欢树叶,昼开夜合,相亲相爱。人们通常以合欢喻指忠贞不渝的爱情。但也有例外。作家史铁生曾经写过一篇美文,题目就是《合欢树》,是怀念母爱的。这次应江南文学社团征文——江南故事,我就用合欢树为题表达一段刻骨铭心的友情吧。

小孩子癫痫发作总打人怎么办癫痫的发作时急救方法有什么最好治疗癫痫的医院呢老年癫痫病应该怎么治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