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诗 > 文章内容页

【江南】你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散文)

来源:江西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散文诗

邂逅燕子,是在浅秋的黄昏之后,咖啡屋的灯光温柔,她的脸,瓷器般光润。

我们一直沉默着,听勺子搅动杯具的声音,看着各自杯中升腾的悠悠热气。

燕子不开心时,常常这样,我不去打扰,陪她安度孤独。我知道,心的世界无边,这个女子的世界,没有人能轻易来去。

她口中反反复复唱一句歌词,我是烟火,颜色不一样的烟火。当年我们最喜欢的这首歌,她一直没忘。

是啊,每个人都可能是颜色不一的烟火,但在尘世的云烟里呆久了,有的化作炊烟,有的变成霓虹。

燕子没有,她就是她,一直是。故此,她必然独守。

固执独守,不是燕子的初衷,却是她的选择。

半响之后,她问我,是不是女人非得结婚才算完整?我笑而不语。

不是或是,似乎都不对,对她的回答,我选择沉默。

你累吗?燕子看着我,认真地说,一天到晚三点一线地转,接孩子,挤公交,讨价还价,洗衣做饭。这难道就是已婚女人的幸福!

半夜顶着灯花写文章,连出门都要请假,你这样有意思吗?

燕子,我不是烟火,只是红尘。

和燕子在一起数年,十几年前,我们背着吉他骑自行车去河畔扯着嗓子唱歌,冬天趴在麦田的雪上拍照,晚上炉火烤橘子,朗诵诗歌,抄写徐志摩的诗。向往美好的爱情!

我尚单身时,燕子恋爱了。

一个完全不在我们讨论计划之内的男人,胖的一塌糊涂,张一双张飞似的大眼睛,一副很有城府的样子。可燕子爱得死去活来。

那段日子,燕子给我分享她和他的甜蜜,一起做饭的快乐,一起出游的惬意,一起喝酒的浪漫。我眯着眼睛,出神地望着她,羡慕得一塌糊涂。燕子时常看他们的照片,才发现恋爱中的女子不仅美丽,而且可爱,傻乎乎的可爱!

后来一天,燕子打电话说她喝醉了,喊我上去。

在她的小屋子,在我们一起打闹嘻嘻的小床上,我看见一个”庞然大物“在打呼噜,心里有些温怒。燕子半醉半醒,炫耀似地给我说,我家阿南说了,帮你找一对象。

就为这喊我来?我不要,你忙吧,谢谢他!朝床上那个人瞥了一眼,天,那一双大眼睛,死死看着我,准确地说,盯着我和燕子,有种毛骨悚然的恐惧。

空荡荡的街心,我一个人走着。心里想,是不是将来我找对象了,也会疏远燕子,会这样傻乎乎地幸福。

再后来,燕子的爱情死了。原因简单又可笑,好像为了燕子娘家人要去他家转转的事情,总之,不到一年,他们分手了。

当时我窃窃暗喜,以为又和燕子可以重回从前无忧无虑的日子。

可是失恋后的燕子,变得沉默,善感,时常酗酒和流泪,但再也不给我说心里话了。我知道她太爱面子,和我在一起,总是默默不语,半天之后就回去了。我去了也是,陪着她看一会书,说些不着边际的话,彼此都避免谈感情。

一年后我恋爱了,找了当地最帅的小伙子做我男朋友。当然也重复着燕子的甜蜜,不同的是,他不喝酒,没有张飞似的大眼睛。突然有一天燕子对我说,别把他带到朋友堆,至少在婚前。

那年秋天我结婚了,燕子独身。

我们试图给燕子介绍对象,她面也不见,都说她脾气古怪。但燕子还是我的好姐妹,我们依然如故。

隔年我生小孩,一天燕子下来吃完浆水面,临走时对我说,买几件衣服好好收拾一下自己,你看人家多帅气,小心被拐跑。我回去照镜子一看,果然邋遢极了。

两年后,我调离原单位,和燕子路程远了。

一个阳春,燕子上来看我,说她要结婚。眼神却平静如水。

后来我知道她丈夫就是她原来的同班同学。一年后非典,那年她丈夫考取研究生,又一年后,燕子停薪留职随夫君上海定居。

此后数年,杳无音讯。

十年后一日,我突然接到用电话,声线优美略显沙哑,却明朗清晰。不用猜就是燕子,如当年一样,总是突然给我惊喜。

她开车回来了,我们在小城的咖啡屋,幸福而开心地聊到半夜。

现在,之隔刚好三年。我面前的燕子,突然有了从前的默然,但多了陌生的冷淡,平静而雅静,冷艳、骨感,且性情。

我离婚了。我愕然,继而沉默。

也好,也许你更适合你自己。

你追求回归,但那不是复制。所以很容易令你崩溃。我说。

他依然有了别人,比我想象的早许多。她还没有孩子。

现在是婚姻快餐时代,爱情参假太多,我们不能太苛求完美。

为什么要忍,我宁愿孤独终老。

为什么不能忍,但必须要有底线。

不要等你青春尽失再去保养自己,不要等被抛弃再去懊悔,你要拿稳,保存好你的实力。燕子望着我,深深地说。更像说给她自己。

我明白了,燕子一直拿她过来人的经验,提醒着我,担心着我。

我最担心你,你没心没肺,容易被人欺负。她悠悠看着我,捏紧我的手臂。

这些年,我就这样简单过着,累并快乐着。期间冷暖,岂是燕子你能承受!

所以,我做我的烟火,颜色不一样的烟火。

你走好你的红尘,味道不一样的红尘。她呷了一口咖啡,丢掉将尽的烟蒂。

燕子你一直是云端的玫瑰,没有几个男人有福气能摘到的。他们只能截取你的香气。

我不能安慰,燕子是要强的而爱面子的,我喜欢她冷冷的画册一般的脸颊,喜欢她淡淡的眉宇间的忧郁,更着迷她,优雅地搅动杯具的动作,那一缕漆黑的长发垂在额前,头一扬,想要甩掉三千红尘的模样!

看着她消失雨雾的背影,心里说,燕子,你就是你,颜色不一样的烟火。

武汉癫痫医院哪治好昆明那家看癫痫好哈尔滨癫痫重点医院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