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外国文学 > 文章内容页

【边锋散文】又逢春暖盼花开

来源:江西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外国文学

—— 又一个晴天。

清早街道还很安静,尤其是道路封闭施工,更少了往日的吵杂。风里是暖洋洋的味道,虽然阳光还没有现身,但是天空却挂上了一抹清丽的明亮。好一个晴天。好一份心情。

公园里很热闹,人特别多,而且中老年人占绝大多数。

从小桥上下来就看见方阵型的一群阿公阿婆在跳健身舞,领舞的是站在队伍前面的一对老人。阿公个子挺高,银发苍苍,白衬衫罩着褐色马甲,灰色的裤子,一双黑色布鞋。步履算不上矫健,但是却轻盈。他爬满皱纹的脸和那些明显的老年斑提醒我,他真的不年轻了。站在旁边的是他的老伴,个子略矮,胖了些,也是白衫,罩着红底褐花的背心。她跟着节奏轻微地挪动,步子明显有些蹒跚。让我惊讶的不是他们的动作有多么规范,而是他们能坚持每天都来。除了雨天,阿公阿婆都会用小拉车拉着一个大音响过来。我到的时候已经七点半了,而他们早就来了。

从他们身边走过的时候,我突然生出一个想法:当我这般年迈的时候,我又会做着什么?身边还有谁?

其实这不过是刚刚开始。

越往公园深处走,越能发现能人。

小路旁边的一颗歪脖树,从地里冒出枝桠南斜过来,每一枝至少有合抱那么粗,有两枝挨得很近,高低错开,离地面大约有一米高。一位阿叔大腿挂在矮枝上,用脚尖牢牢地勾住高枝,双手抱头,就那么倒挂着做仰卧起坐,动作迅速且利落。我有些瞠目,一转脸又看见东边林中一棵树上吊着一个人。嗯,别慌,那不是上吊。未明品种的树上斜生出一根枝桠,有小臂粗细,离地面至少有两米,一位阿伯正手抓着枝桠潇洒地“打秋千”,脚离地面至少半米。阿伯身材不高,有啤酒肚是最明显的特征,仔细看还略微有点秃顶。之前我见过这样打秋千的,不过离地面二三十厘米而已,我很想知道他究竟怎么就跳上去的,只是我相信这一定是经年累月的结果。再看休闲区踩踏板的阿婆,双手脱离把手举过头顶做抻拉状,悠然地走在铁板上。要保持平衡还要重心上移,这个姿势,当然也决不是短时间就能练就的……

跳民族舞的人群中有动作悠扬婉美的阿叔,跳健身操的有年纪花甲的阿婆,打太极的有获得国家金奖的女师傅……太多了,原本一个很大的公园,忽然间变得特别的狭小拥挤。一个转身甚至一个扭头间,就能碰见“高人”。我和一个用水毛笔在石板路上练书法的阿叔攀谈起来,他说自己没拜过师,就是喜欢书法,所以每天都来这里用水毛笔蘸水写字。他把水毛笔递给我,让我也试着写几个字。这样站着拿像小拖把一样的水毛笔写字的感觉很奇特,而且这个比悬腕的难度更大些。我有些局促地在地上写了楷体“毕竟”二字,他看了忙问,你是不是练过字?然后转脸和我妈妈说,你女儿很注意运笔架构啊。惭愧得很,我素来不会写楷书。还记得大学时候古代汉语教授在作业本上的评语:字的架构不错,但有写字少了章法,可以临摹字帖加强之。后来妈妈说,等我毕业了送我来这跟朱先生学书法。嗯,学书法是我一直想做的事情,但是总是没能落实。也许,这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好的开始:就今天,开始习字。

瞬间就觉得这个春天太美好了。

上一秒还在计较年纪与经历不成正比,这一刻便又觉得希望无限。当身处大自然的怀抱里,看着一大群不因韶光流逝生出半点迟疑的人们时,我矫情地把自己当作一株新生的幼芽。至少,我还有生命里二分之一的时间向上,不停地向上。

我想起一种植物。它生活在非洲草原,叫做尖毛草。据说它在生长的最初半年是草原上最矮的草,只有一寸高。但是半年后,当它遇到雨水的滋润后,立即开始疯狂的生长期,几天功夫就可以长到接近两米的高度。因为在前半年的生长期里,它露在地上的草叶没有长,而地下的根却已经长了二十八米,所以最后它的成长速度也可以那么惊人。

是不是我们隐藏的内心里也可以生长一种希望,时间有多长它就可以有多大,它可以填满我们的生命,成为我们生长期里的永恒。这个希望可以让我们向上,一直向上。不论物质充满多少诱惑,人总是需要精神里有一股无以憾动的力量支撑着。只有这样,才不会被生疼、凛冽的现实推下崩溃的深渊。

现实里的人情世故、爱恨情仇将人性削剥得太单薄。一些迷恋奢华的人依然在权力至上的圈子里沉沦,演绎着极致的“霸权”;一些曾满怀抱负的热血青年在潜规则的牢笼里混迹,自以为如鱼得水;一小撮心如磐石的理想者还在通往真理的路上步步为营,超脱慎行;还有一些人儿,当然也有我,长久地徘徊在现实和理想之间,挣扎着向前又怀疑着选择的对错。

理想美好,有时也过于阴霾,为了目标所累,劳神劳力又熬心;现实惨烈,有时也充满希望,自然的风云日月,魔法般还一份清新舒爽。用小爱营造生活的甜蜜;用大爱寻求世界的认同。而此刻我是不是又可以天真的地畅想,所谓现实冷酷不过是一出过长的考验。当我们拥有那二十八米长的根基时,终会等到理想甘雨的降临。

左乙拉西的副作用都有什么昆明癫痫病医院哪家最好癫痫治疗方法西安去哪个癫痫医院医治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