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未来之星 > 文章内容页

【流年】草垛:乡间金字塔(散文)

来源:江西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未来之星

秋风猝起,丰收的马车已经驶过村庄所有的田垄。颗粒归仓是种美好的心愿,总有一些谷子不经意遗失在田野上,被低飞而过的麻雀叼走,被四处觅食的田鼠搬走,甚至有一些谷子忘记了时令沐阳长成青色的嫩苗。一座村庄,稻谷不仅喂养乡民,还要抚养诸多的生灵,这是大地的福祉和造化。经年轮回,乡村保持最后的慷慨风骨,在秋风里衣襟飘飘,如唯一的隐士,不多取不多予,祥和自生。先回家的稻子被母亲晒干,用风车吹走瘪谷,堆放进木仓。父亲则在赶着秋阳的步子把稻草迎回家。

在那些天里,父亲带着我走在密密匝匝的田埂上,肩扛一根两头尖的禾枪,宛如出征的将士,身前身后的稻草人是站满一丘丘稻田,从空中俯视,俨然大地上最为壮观的阵营。紧随而至回家的稻草一担担坐在庭院里,好像邀请来吃酒席的各路客人,金黄的肌肤,淡远的体香,各个神清气爽,彬彬有礼,举止儒雅。

父亲在青瓦土屋一角,立一根高高的干杉木,将稻草以杉木为中心头对头身挨身一把把垒砌起来,每垒一层,父亲都要弯腰将稻草压紧,太松散一则码不了多少稻草,二则容易塌落下来。每垒一层,父亲的额头上都要冒出一阵细密的汗滴。有时候,父亲让我在上面踩压,我乐此不疲,时不时跳起来增加踩压的力度。远远地看,稻草纷纷簇拥而上,彼此亲密无间,一个高高的草垛伫立在秋天的苍穹下,和旁边的房屋比肩,比旁边的椿树齐高。

不出几日,各家的草垛都相继出现,彼此遥相呼应,呼朋唤友。深深的夜色里,它们被深秋的露水打湿,尽管近在咫尺,午夜梦回,还在想念那片偌大的田野以及成长的岁月吗?清晰的犬吠翻过村庄高高低低的地势,一只迷路的蝙蝠倒挂在某户人家的屋檐下,嘶哑无声。唤出日光万丈的鸡鸣,把第一缕清新的阳光打在草垛上,草垛一脸的幸福笑靥。乡村的晚秋和初冬日子从草垛上散落的日光伊始,安之若素,安然淡泊。

没有进门的礼遇,草垛从来没有怨尤,它们还是耸立成村庄最为忠实的卫士,守护乡村最为安宁的日子,守护乡亲最为酣甜的梦境。起初,乡村还有各类草料可以喂养耕牛,还有各类杂草用来垫猪牛栏,草垛是无人问津的。草垛只能置身在荣华和喧闹之外,看每天的炊烟升起下落,看身边人来人往,看鸡鸭嬉戏,听日暮母亲呼唤孩子回家吃饭的叫声,听蟋蟀和蝉鸣唱完最后一缕音符,听村庄新生婴儿清澈嘹亮的啼哭,听村庄老人安详离去的哭泣。忠于职守,不动声色,草垛明白储蓄的意义和补给的使命。随时随地等候季节和时间的召唤,草垛有着军人的气质,关键时刻能拉出来,拉出来能战,战之能胜。

当各类草淡出,当冬天的风凌厉,当冬雪覆盖,是草垛应急而上的时刻了。大雪无声,村庄披上浩荡无际的洁白婚纱,草垛清白无暇。寒冷里,没有谁会想它是否温暖,初升的太阳呵了它一身热气。正午时分,头顶上的麻雀盘旋不去,它们还指望找几粒干瘪的秕谷。父亲惦记老水牛的温饱,随手从草垛身上抽出一根肋骨,抱回牛栏。老水牛大口咀嚼稻草,津津有味,此刻稻草就是最好的佳肴,进入肚内的是食物,残留在身下的是棉被。老水牛在冰雪严寒的日子里,落得几分冬闲的自足。

父亲撤走一把把稻草,草垛不觉得疼痛,等待的就是派上用场的这一天。乡村打发严寒,草垛知道自己功不可没,但从不居功自傲,依旧谦卑地躲在屋角,一如既往地提供每一份温暖。记得,不宠;遗忘,不争。草垛不言不语,轮回在乡村的屋前房后。每一个草垛都是不一样的,每一个草垛都是崭新的,每一个草垛都是温情的,窝着乡村的心跳,藏着乡村的体温。

少不谙事的我,总是喜欢从梯子爬上高高的草垛,站在草垛上,好像脚下是一朵金色的云,不断抬升我眺望的眼眸,仰望山外的风云。所有的天空都是我的,所有的梦想都向我盛开。在草垛之上,少年的心思高过天空,少年的眺望比风还远。多年以后,草垛像一只大鸟,羽毛落了一地,它记住了一个乡村少年仓促逃离的身影。

而今,田园荒芜,村庄人稀,牛羊更稀,遍地的草垛已经倩影难觅。在城市摩天大楼的一角,我反复欣赏高更和莫奈关于草垛的伟大画作,在我回望的眼眸里草垛渐渐幻化为一座座金字塔,居住乡村的那些年托举和壮丽过我年少的梦想。草垛润性,尘沸乱心。我深切怀念生命里的每一座金字塔,不卑不亢,始终保持着一种审美的距离。

到西安哪里治疗癫痫最好呢郑州去哪里的医院看癫痫更加靠谱呢?泉州有哪些能治癫痫病的医院西安市去哪家医院看癫痫病更专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