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微散文 > 文章内容页

【流年】相遇(散文)

来源:江西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微散文

清晨,推开窗户,窗外是一片雪白,我盼望已久的雪——终于到来了。我信步走出房间,风是寒冷的,雪花漫天飘舞,仿佛迎接一场盛大的典礼。冬天与雪花相遇,冬天是雪花的舞台,雪花在这里展出最美的舞姿。

树枝上压着沉甸甸的雪花,路上到处都是厚厚的积雪,踩上去“咯吱咯吱”地响。孩子们与雪花相遇,此时,孩子们是最开心的,一路上只听到他们开心地叫喊声,胖乎乎的小手抱着雪球,相互投打,通红的小脸满是笑意,寒冷的天气,他们的头上却是冒着热气,喊着、叫着,犹如一群叽叽喳喳的小鸟。

天空开始放晴,太阳暖暖地出来了,太阳与雪花相遇,金色的阳光照射着,给雪白的大地渡上一道金色,顿时,大地变得生动起来。远处,天尽头,雪的纯白与金黄色的阳光相映,折射出晶莹的光芒,犹如一颗颗钻石般光芒夺目。近处,地面表层的雪开始融化,雪水缓缓流了出来,路上开始变得有些泥泞,人们小心翼翼地走着,走过一场雪,走过人生路上这场与雪的相遇。

微风吹来,一股腊梅的香味袭来,抬头望去,一树树的腊梅正在怒放,朵朵鲜红的花苞正抿嘴浅笑,雪花与腊梅相遇,那是怎样的情缘,雪花纷纷落下,雪醉梅,梅醉雪,他们相互沉醉在红尘世间里。一树白雪,一树腊梅,红白两色,构成冬日里绝美的图画,他们深情相拥,注定是红尘里最美的相遇。

记得二十年前,一样的冬天,一样的雪花飘飘,我走在这一树一树的腊梅花下,他轻轻跟在我的身后,我能感受到那双深情的眼睛在看着我。我无语,他也无语。但我却能感受到他的温暖。白雪落在他的头上、身上,年轻的心在跳动,他的眼睛满是忧伤,他将要远行,去遥远的地方,他来向我道别。

他家境贫寒,只身一人去闯世界,我明白,他的眼睛所包含的内容,他不敢向我承诺什么,只因他太穷。他怕给不了我幸福。他只是长久地看着我,仿佛时间都已静止,所有的话语都在他的眼神中,我不敢看他的眼睛,那清澈的目光里,如同这一场晶莹剔透的雪,是那么纯净,是那么深邃。而我在他眼中就是这一树的腊梅花开,他如同雪一样张开怀抱,紧紧拥我入怀,我静静倾听他有力的心跳声,眼前一片泪眼朦胧。此时此景,我愿化做雪中的腊梅,永久等待他的归来。

我不曾想到,雪中一别,竟又是二十年,这些年来,我默默等待他的消息,始终没有任何消息。他犹如雪花一样慢慢消失。我曾在梦中见过他的笑脸,而他没有说一句话,只是默默地看着我,就如欣赏一幅画。他的手在我的脸上长久抚摸着,他的泪滴到我的脸上。那泪水慢慢渗入我的内心。我的心如刀割般疼痛。清晨,梦醒,我发现自己的枕巾湿了一大片,我不知这是不是真的梦境。不至一次地问自己,他还在这个世上吗?他还活着吗?为什么他不肯回来看我?一次次的等待,一次次的失望,我知道所有的想念都是痴心妄想。

我终于明白,他不再回来了。我只是做了一场梦而已。时光流失,他不再是当初的他,我的盼望只是我的一厢情愿,现实终究是真实的,就像当初我改变不了自己,他也改变不了现实一样。于是,我就开始期盼每年的下雪天,虽然等不到他的归来,但我能看到雪与腊梅的相依,能看到雪景中的美丽期待,只愿这份爱深深埋在心底。红尘世界中,爱是一种等待,也是一种相遇,有缘自会相见。

二十年后的冬天,2016年的第一场雪,却是大得出奇,那铺天盖地的雪花让天地一色,我默默走出屋子,只想看看这美丽的雪景,这纯净、自由的雪,代表着一种牵挂,一种寄托,我每年都在等待这场雪,他那青涩的笑容,深情的眼神,温暖的怀抱。我只想重温二十年前的离别。二十年了,我依然清楚地记起他的模样,他的背影,他的笑容……

我在雪地里信步走着,漫无目的地走着,让雪花轻轻落在我的身上,这样的时刻我很享受。独自享受这份孤独,独自品尝这份回忆。我将雪花轻轻握在手心,让雪花慢慢融化,我一步步用心走路,身后有脚步声传来,红梅,是你吗?那熟悉的声音传入耳中,我一时惊呆,我猛地回过头来,是他,是他,我有些站立不稳。我又看到他的脸,二十年不见,他依然还是那熟悉的模样。只是多了岁月蹉跎的洗礼,脸上有了风尘的堆积。光阴似箭,浮生若梦,他不再年轻了,岁月在他脸上刻画了苍老的痕迹,他的脸上还带着熟悉的笑容,我不曾想,二十年后,我又遇见了他,我一时哽咽起来,这就是我二十年来盼望见到的人。当初,他走得匆忙,只给我留下了最深情的回望。如今,他就在我眼前,我无语,黯然泪下。

我记起了一句话: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我恍如梦中,我们分别了二十年,如今,他又走入我的眼睛。所有的记忆都涌上心头,如同这场纷纷扬扬的大雪,铺天盖地向我袭来。我问他:二十年前为什么逃离,为什么离我而去。他抬眼望着我,伤感地回答:“当初不想让你跟我受苦,我一无所有,什么也给不了你。只有离开你……”我喃喃说道:“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他轻轻拉起我,含笑说道:“一起看雪吧,就如二十年前一样,你依然还是那个清纯的你,在我心目中,无人能代替。在外地打拼了许多年,我突然发现,我依然忘不了家乡的雪花,忘不了你幽怨的眼睛。我只想回来,看你一眼,也就安心了。”

我们轻轻走在雪路上,积雪在脚下咯吱咯吱地响着,腊梅依然怒放,只是我和他不再是当初的人儿。我问他,二十年怎么过的,家人好吗?孩子好吗?他都一一回答我。望着他温暖的目光,我明白,岁月磨砺了他,让他更加成熟,沉稳,在雪地里,留下我们深深的脚印。他轻轻寻问着我,他关心我的一切,关心我的生活、工作,家庭。我全部告诉了他,如同面对多年不见的老朋友,他欣慰地笑了:“你过得幸福,就是我的幸福,多少次幻想,再次出现你的面前,你会是什么表情,我没吓着你吧?”我轻轻摇头,心中的伤感如雪冰冷。

我们一路走回我住的小区,我问他:“你的家在哪个小区?”他轻轻一笑,我就住在你们隔壁的小区。我一年前就回来了,我真没想到,我们住得这么近?他笑得很凄然,我的心莫名疼痛。我问他要了手机号码,感觉有风吹过,他慢慢转身,他的背影走得歪歪斜斜、踉踉跄跄,我目送他走远。

以后的日子,我经常打电话寻问他的情况,他总是乐呵呵告诉我,一切都好。儿子很孝顺,经常陪他散步。他说他经常来到我住的小区,想再次遇到我,我内心温暖,我对他说:“单位到年底工作多,事情多,等我忙完这一段日子,一定陪他散步。”他开心地笑了,说不急,他只要能和我再看一次雪,就很满足了。不知为什么?我很难过,他说的时候,仿佛是生离死别一样无奈。一个月里,我匆忙赶着自己手中的工作,只想早早结束,找个机会和他好好聊聊。

一个月后,我在小区门口遇到他,他和他的儿子散步,他的儿子很高,走路的时候,总是扶着他。这次相遇,他的笑容很灿烂。看到我,他突然推掉他儿子扶着的手,挺直身体望着我。向我打招呼,当我转身离开的时候,他一下子跌倒在地,我听到沉重的声音,我急忙跑过来,和他儿子一起扶他起来。他的脸色很苍白,没有一点儿血色,我和他儿子搀扶他回到了家,让他躺在在床上好好休息。我悄悄拉过他儿子,问这是怎么回事?你的母亲呢?

他儿子的眼泪一下子就出来了,他儿子的名字叫宇,宇向我诉说:“我母亲十年前就和父亲离婚了。”我急急地问:“为什么啊?”宇抬起泪眼,她和别的男人跑了。那一刻,我头晕,你父亲什么病啊?宇抬头望着窗外的杨树,轻轻说道:骨癌,医生说他活到现在是个奇迹了。一年前,他就急着要回来,说是要死在家乡。他心里踏实。其实,我明白,他一直期盼着与一个人相遇。他经常在梦里惊醒,总是问我,下雪了没有?今年的雪一直没下,父亲就一直郁郁寡欢。他天天站在窗前,上个月,老天开眼,真的下雪了!下雪的那一天,他开心地像个孩子,执意要出去走走,我只好远远跟着。我看到了他与你的相遇,我终于明白,他心中的秘密。回家后,父亲兴奋得睡不着,一直闻着腊梅花,说家乡的腊梅真美……

宇一直向我讲述着他父亲的一切,在异乡的打拼中,他三十岁失去妻子,妻子的背叛让更加苍老,他一手拉大了儿子,不肯再找人,怕委曲了儿子。这其中的悲苦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每天奔波在生活中,努力想多挣钱,给儿子宇一个好的生活环境,他努力拼搏。宇哭着对我说:他干过许多工作,为了多挣点钱,没有休息过一天,长年的劳累与心情压抑,他终于倒下了。当他知道了自己的病情,对儿子说:“爸没有给你留下什么,但是你要像爸一样努力拼搏,不要怪命运弄人,只能怪自己不努力。以后,你自己照顾自己,上大学的钱,爸给你准备好了。”我着急地问:“为什么不做手术呢?”宇绝望地摇摇头道:“爸经历了一次大手术,那种疼痛你无法想象,但他一声不吭,但结果不好。他拒绝再做手术,只想安静地走。”如今,宇上大学了。他终于放心了,只想在临死的时候,再看一眼家乡的雪花,再看一眼当初的我。他一直打探我的消息,却不知,我们就住在很近的地方。天若有情,我求老天让他快点好起来。但我知道,我这是奢望。如果说相遇是美,我宁愿不要这样的凄美!

2016年的第二场大雪开始下了,这场雪比第一场雪更大,更猛。而他的病情更加恶化,我坐在他的床边,他很虚弱了,我不知道他用什么样的毅力坚持这一年下来。我轻轻推开卧室的窗子,窗外,一片雪白,大雪也仿佛为他送行。他努力要坐起来,我扶他坐起来,他虚弱地对我说:我想摸摸雪,闻闻雪,看看雪……宇的眼睛红了,急急跑出去,用脸盆端了雪回来。他将手哆哆嗦嗦埋在雪里,细细地闻着雪,陶醉地望着雪,忽然,他调皮地笑了,他的眼睛亮光一闪,就如二十年前一样,然后他将雪抹在我的手上,头上,身上,喃喃自语道:“这场雪和二十年前的雪一样美,我要带着这雪走……”他的眼神是那么眷恋这个尘世,眷恋他的儿子……他久久地望着我,直到眼睛里的光暗淡下去。

我瞬间不知身在何处?二十年前的离别又在眼前,那种刻骨铭心的痛又开始向我袭来,我呆呆坐在那里,脑子里闪出许多画面,命运又一次将我推向悲伤深谷。不知道什么叫做伤至骨髓,我只知道泪水一直在流,我眼睁睁看着他慢慢闭上了眼睛,他的胳膊无力地垂下了……我分明看到他嘴角的笑容,是那么安祥,那么幸福。他的手里还握着洁白的雪团,我握住他的手,让雪水如同泪水一起尽情流,宇扑向他的父亲,大声呼喊着他的父亲,那哭声撕心裂肺,悲伤如同海水般向我们袭来,他安静地离开了我们。我将一枝腊梅放在他的床头,安息吧,你能好好休息了,不用再拼搏了。我痛恨老天不公,让他早早离开我们。

这场相遇是刻骨铭心的疼痛,我一直疼痛到无法回到现实中来。我期盼看到雪,又怕看到雪,怕雪再次撕开我悲伤的心,这久别重逢的相遇是如此令人伤感……我愿时光倒退到从前,二十年前的雪,依然在我眼前出现……

洛阳哪个癫痫医院最权威怎样的癫痫医院好保定有医院能治好癫痫病吗?癫痫怎么预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