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诗歌 > 文章内容页

【暗香故乡】陌上桑_1

来源:江西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现代诗歌
破坏: 阅读:975发表时间:2018-10-05 21:03:48

乡下,溪山回环,山低且多,山谷山岙亦多。桑树多种在岙谷平畈上,临溪散布,从下面村舍人家一直迤逦至桃杏山脚。记得儿时,乡间盛蚕桑,方圆十里八村皆有人家植桑养蚕,营济生活。我家亦置田培桑,饲蚕卖茧,补贴家用。我家桑田亦卧在深岙里,沿着河谷行半里路程,转过一处山嘴,便入了平旷山岙,土地膏腴,方圆数里桑畴,紧傍着溪陌水滨。遥看连绵山桃、山杏、苹果、石榴、葡萄等果林树园。春天,桑树发新叶时,桑叶儿娇嫩浅黄。草木亦新茁,山野与日色相映,皆明黄可爱。此时,山中桃花恰开得灼灼,花事烂漫难收。颇有几分王维诗画里的田园风光。
   待到采桑时节,春光愈是妍媚,山明朗水灵秀。养蚕人家的采桑女,三三五五穿行于曲溪陌上,又复散入两边桑田里去。桑田里桑树枝条皆修剪得齐整,桑垄疏疏有致,桑田高低错落,参差如画。抬目,远山漾碧;俯瞰,桑溪如带。桑女们彩色的衣裙和遮巾浮衬其中,如落红洇染翠锦般明艳动人。春风柔云下,又那般安逸静好,像是千百年前的画面,好一幅春日艳歌陌上桑。
   每年谷雨一过,村委便分发蚕纸,每家可得,各家领一两张,人户大的亦有领三张的。西邻的三奶奶领一张,隔壁的七姐姐没有其它的营生,所以一人领两张。我家牛羊猪畜多,薯豆麦谷亦种的多,拨不出太多人口田培桑,又因父亲时常外出务短工,故而只领一张,却也够我和母亲忙活。
   春日田里开犁之时,家家已孵蚕子,待耕牛遍野之时,女子皆纷纷下田,采嫩桑饲养新蚕。此时,南风徐来,树木萌翠,山花自开,绿草茸茸生烟。春耕正如火如荼,赶牛的号子起伏四野,余音绵转绕梁。耕夫的皮鞭亦甩得啪啪响,似鞭炮齐鸣,热闹喜气像过年。
   “春日载阳,有鸣仓庚。女执懿筐,遵彼微行,爰求柔桑。”我曾经是陌上采桑女,扎羊角辫的年纪,纯真无邪。我和母亲,还有隔壁的七姐姐、三奶奶,提着《诗经》里的篮筐,结伴去田里采桑。
   菀菀柔桑,随风摇曳,正好没过我的额头。母亲和邻妇隔空搭话,说蚕花稻谷,雨水年成。我拨开枝条,越过桑垄,穿到临田去找三奶奶,替她执筐,听她说故事。她说头桑要轻柔仔细地采,只摘顶上第三、四片嫩叶就好了。她说东海之外有地曰旸谷,旸谷有大桑,树长二千丈,大二千余围,且两棵同根偶生,相依相扶,故名扶桑。扶桑有子曰葚,万灵食之皆飞升为仙。每天早晨,太阳之神从东极旸谷的扶桑神树上升起,化为金乌鸟向西飞过天穹,晚上便落在西极虞渊的若木神树上歇息。这样周而复始,千千万万年,日日轮回不止。这个故事深深种在我的意识里,后来,我时常在心里来回地想,太阳原来竟是一只吃桑葚的大鸟。
   古人有:“五亩之宅,树之以桑。”可见古人喜植桑于房前屋后。而我们乡下,宅院内外却忌栽桑树。因为“桑”音同“丧”,不吉利,且植桑必修剪伐条,限其生长。因此大桑唯有垄头、溪边有几棵。我家桑田头就有一棵,有些沧桑,大概是先人遗留下来的。亦无人照管,高大魁梧,树冠亭亭如华盖。
   太阳每天从它的东面转到西面,却从不吃它的桑葚,亦从不停栖,倏忽朝来,倏忽暮去。人们亦不采它的桑叶,只在它荫下避阳歇息,据影估时。可我在田里采桑,一抬头便看见它,看见挂在它身上的“金乌鸟”。后来,在书中每读到“扶桑”这个词时,亦总是会不由自主地想起它,想起世人所说的光阴似箭,岁月如梭。
   蚕子刚孵出时有绒毛,叫毛蚕。毛蚕吃食很少,桑叶要用剪刀细细剪了喂。两眠三眠后,食量渐大,桑叶须大捧大捧地添进去。待到吃大眠食时,蚕食鲸吞。这时女子们几乎整天都呆在蚕房桑地,来回奔走忙碌,片刻不得闲。男子们亦整天都在畈上锄禾补苗,捎上干粮饭菜,吃喝都在田间。饭时,众人围坐在溪边共餐,男子抽烟或喝酒;女子拾柴煮泉水;小孩们在岸渚上嬉戏。渚上水清沙白,菖蒲葳蕤,芦苇丛中有水鸟盘旋。
   已是牛羊上坡的季节,牧童横牛背,樵夫吹短笛,雉鸡鸣叫,麦子黄穗,桑叶绿油油的繁茂。桑子大熟,暗红或紫黑,枝条上一串串、一簇簇,我于是又想起太阳亦或是食桑椹而生的。我钻进桑树下大把大把的吃食桑椹,想即使不能成仙,亦定能增益体魄,此生可福寿绵长。却不想口齿衣襟手掌都染成了紫色,看了像电视剧里的小妖一般吓人,我竟成了魔怪。
   待割倒麦子,田里尽是黄澄澄的麦茬,蚕儿亦上簇吐丝。家家户户歇了采桑,又忙着摘茧,分得好、次、薄烂等各自存放,塞得筐筐袋袋满满当当。之后,家家售鲜茧,镇上蚕茧站堆满白花花的茧子,皎洁如雪。各村通到镇上的路,亦车马往来,皆是蚕农载着箩筐布袋运新茧,相见寒暄,面上喜意洋洋。
   卖了春茧之后,端午节亦近。端午前天镇上逢集,母亲和我,还有七姐姐早早起床,收拾停当,一起去镇子上赶端午集。各家了了蚕事,卖了茧,换得银钱亦去置办应节物品。商贾走贩,远客近乡,男女老少纷纷涌来,好不热闹。
   五月下旬又上夏蚕,夏蚕比春蚕辛苦的地方是雨,雨天披蓑戴笠去采桑,早晨又露水汤汤,沾得衣裳湿漉漉的叫人很不舒服。有水的桑叶蚕吃了会害病,于是,东西厢房、客厅里,廊檐下,都放了竹匾晾桑叶,堂窗皆打开,以流风通气,将桑叶一张张的用干棉布揩试,又用蒲团扇扇。瓦檐的雨水滴滴答答昼夜不歇,一天到晚总有干不完的活。亦有时半夜里鸡犬皆入梦,惟风雨不歇,我与母亲捡桑饲蚕一直未眠,疲累难耐,又饥肠辘辘。母亲打着手电冒雨摸到后园,剪了韭菜炒鸡蛋,夏韭遇到花生油和盐巴,香气浓馥四溢,如此美味的珍馐佳肴,是对我勤苦任劳的嘉赏。那种味道,多年以后仿佛还停留在唇齿间,每每忆起,总叫人起桑梓之念。只是后来我再没有把此种食物吃出过如此味道,想来甚是微妙。
   采桑让人想起稼穑之劳,但那时我竟从不曾觉其苦,养蚕让人想起蚕妇之憾,但那时我亦从不曾有怨。古人说穷通有定,不必怨天尤人,应随遇而安,我那时纯稚,天性未褪,虽经历辛劳之事,却不谙人世疾苦,对人对物并无分别心。
   后来读明朝人的书,说黄帝的元妃嫘祖,在河滨见到蚕茧,发明养蚕之术,遂教子民养蚕织布制衣,人类因而有衣御寒蔽体,从此告别蛮荒。数千年来,芸芸众生,悉赖生存;泱泱民众,咸归德化。所谓“垂衣裳而天下治”,人类的文明竟是从一株平凡的桑树开始的,小小的蚕虫足以安天下,怎能教人不生敬畏。
   况且,黄帝的元妃亦是平凡的采桑女,又有李贤注《汉日仪》曰:“春蚕生而皇后亲桑于菀中。”尊贵至皇后亦以身垂范蚕桑。高贵之人亦事贫贱之事,如此说来,世间贵与贱原有相通。每个生命都自有内在的高华与庄严,哪怕一株草木,一介凡夫布衣。亦有其存在的价值和使命,我因而懂得了为人且不可妄自菲薄,即使渺小如草木沙尘,亦不可哀怨悲叹。
   《本草经疏》曰:“桑葚者,桑之精华所结也”。《本草纲目》说,桑葚“捣汁饮,解中酒毒。酿酒服,利水汽消肿。”采摘熟透的桑葚,清水洗净晾干,再捣烂成汁。倒入糯米酒,置于玻璃瓶中封存数日取饮,滋阴养血,延年益寿。
   蚕时,最清雅的事情莫过于雨天酿桑子酒。外面的雨悠缓地下了几天几夜,搁歇了一切农事,竹匾内蚕宝宝沙沙沙地吃着桑叶;茶炉里煮着自采野茶,古旧的青花瓷壶突突冒着白气,最是清冷诗意,又最是馨暖惬意。母亲系着碎花围裙,挽着北京的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比较好?松松的发髻,一下下轻轻捣着石杵研桑葚;我静坐在堂窗前,任凭雨水透过槛窗,打湿我的袖口,丝丝切肤,微凉爽心。
   夜风摇动枝桠,梦呓般在回廊街巷低喃荡悠。雨水落在屋瓦上,淌过瓦橼,滴在檐阶,叮咚若丝竹,声音清越绵长。恍惚间,我的灵魂仿似在空灵的雨境中,飘然渡越了红尘,被隔绝到了世外。那一夜,我是一位遁世的隐士,置身在唐人哪家云南医院治癫痫好诗境里的“南山幽庐”,藉着一灯如豆,听风听雨,幽独到天明。只不过一夕光景,却分明像是过了数年岁月般悠长。
   一场秋雨收了残暑之后,山野世界菊华兰芳,瓜熟果实,黍谷飘香,秋收便到。秋收时亦上秋蚕,但我家不饲秋蚕,因为收完花生,父亲要去下洼一带帮人家割稻赚钱,秋叶于是就采卖给附近短桑人家。一阵阵金风送爽,乡人们纷纷下田忙秋收,留下空村无人,小巷静寂,竹篱茅舍间唯有叶落闻声,犬吠鸡鸣远远相续。田野里、山径上,到处都是忙碌的农人,挑担背柴,扶犁推车,弯腰刨土。场面热火朝天,无限喧腾。春播秋收冬藏,收获是农人们最开心的事。寒来暑往,忙忙碌碌,不过是盼个好年成。我一直认为,这山川人世之光景,顶数山野人家的稼穑蚕桑之事最盛大,即使后来我曾历尽万般人世繁华热闹,亦再不及那时农桑之锣鼓喧天的阵势。
   我和母亲采秋桑,走在山梁上,秋阳杲杲映着漫川芳草、溪头香树,绵软了的淡云;高远了的天空;衰败了的塘荷;清疏了的溪柳;斑驳了的杨和槐,梁梁冈冈皆带着一种繁华落尽的清旷和安宁。我顺着眼前沟沟坡坡,眺望远处山山峁峁,山间溪带一直蜿蜒至迷离远方,溪川林畔,桑田离离,间或流水人家,我于是就想起了成语“沧海桑田”,心中不禁泛起无尽沧桑……待到多年物是人非后,才懂得原来世事都躲不过沧海桑田。
   “人间无限事,不厌是桑麻。”农桑之事虽清苦,却乐趣无穷。许多年过去,我早已不再是当初的采桑女。偶尔忆起往事,依稀记得:草长莺飞、花明柳媚的春日,邻里结伴陌上采新桑,日子恬然安乐;依稀记得:树影筛风、浓阴蔽日的夏午,取井水烹煮桑叶野茶,光阴朴素却风雅;依稀记得:冰雪封山、万籁俱寂的冬夜,围炉火叙饮桑子村酒,流年清寂又安暖。世人所谓的田园之乐,我都曾享有过,而今再求之不得。
  

共 3687 字 1 页 首页1
十堰治癫痫的医院是哪家play:inline" action="http://www.vsread.com/index.php/article/showread">转到
武汉中西医治疗癫痫q53kq9gbbm7pjjqhtb3">评论(2)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