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写景散文 > 文章内容页

【江南】癞痢妹

来源:江西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写景散文
1
   我的故事不知从哪里说起好,我不是搞文学的,不知道怎么个倒叙、插叙法,还是按时间顺序,从小时候的一幕幕说起。
   人们都说,宁可命不好,不要相不好,可我偏偏犯了这一条,而且一生中相也不好,命也不好。
   因为生长在偏僻落后的小山村,我很小的时候,头上就长了癞痢,这癞痢害得我好苦,把我的头皮腐蚀成东一块西一块的不能长发,星星点点残存的头皮上,长出来的头发,像一块块沙漠上的绿洲,这些头发以其说有,还不如无,难看死了。
   我曾为这事伤心得大哭,我奶奶说了好多关于癞痢妹子的故事给我听,使我一度有点欣慰,甚至少不更事的我,还引以为荣过。现在觉来是非常可笑的事了。
   奶奶说的都是癞痢妹子特别聪明的故事。如:
   从前有一家子人,妯娌3 人,癞痢妹子排行第三,也是娘家家境最穷的人,其他两个嫂嫂,娘家家境富裕,人又长得漂亮好看,她们俩一点都瞧不起癞痢妹子。
   她们的公公年纪大了,要从她们妯娌仨之间挑选当家的接班人,于是有一天拿了三条甘蔗,交给她们妯娌三人各一条,并对她们说,谁能把甘蔗最快烧成灰,谁就带我这串当家的钥匙。
   那两个嫂嫂,各人取了一把火,把甘蔗放到火上烧,可是甘蔗那么多水份,怎么也烧不着,急得团团转。癞痢妹子偷偷地笑着,一边吃甘蔗,一边拿了个火笼,把吃过的甘蔗渣放在火笼上烘烤,并且还一边说:
   “我总比不过两位嫂嫂的,我认输就是。”
   过了一会,那两位嫂嫂的甘蔗还是没有烧着,这癞痢妹的甘蔗吃完了,甘蔗渣也放在火笼上烤干了,就点把火一下子将甘蔗烧成灰了,公公就把当家的钥匙交给了她。
   奶奶说的另一则故事,也是妯娌三人,癞痢妹子让两位嫂子都看不起,她们的公公交给她们各人一只鸡,看谁做得好吃,谁就是他选定的当家人。但一个条件,不许放盐和酱油。
   那两位嫂嫂,一个人放了糖,一个人放了醋,结果公公一尝都摇头说不好吃,癞痢妹子放的却是酒,公公一尝,笑口大开:这就是精明的好媳妇,是个会当家的料,于是把家交给癞痢妹当。
   诸如此类的故事,很多很多,当时我听了高兴,以为我生了癞痢,我也一定会很聪明的。我七八岁了,要去上学,奶奶为我做了一个很好看的花头巾,把我的癞痢头包了起来,大家都说我是一个漂亮的小姑娘。
   自小到大,我很会读书,我常常想起奶奶说的故事,以为癞痢妹子就是特别聪明,我还为我的好成绩自豪过,并以为能考出这么好的成绩,真的与自己是个癞痢妹子有关。
   长大了,我才知道,癞痢是一种叫真菌的微生物感染所致的皮肤病,这种病传染性很强,是通过接触传染的。回想起来也对,我那个村子,特别是男孩子,因为剃头的原因,常常是剃刀作为传染媒介,因此整个村子的男人大都是患了癞痢头的。以前医学不发达,没有好的预防和治疗方法。真是很可悲啊。
   爱美之心,曾使我很久不敢去想象美好的爱情,爱美之心,使我不敢面对喜欢我的男生,我怕被他们揭开头巾后,看到我的头是癞痢头,我的自尊心会受不了的。这就是命运吧,我曾好多次为我的癞痢头暗自落泪。后来,有了假发,戴上假发,没有人说我不漂亮,可是我自己心里却还是虚虚的。
  
  
   2
   小学一年级的时候,我班上有7 个女生,编坐位的时候,老师把其他6 名女生编在第一、二、三桌,就我一湖北治疗癫痫病好医院在哪个女生把我编在第四桌,和一个男生坐在一起。当时我很不高兴,哭着向老师要求换个位置。
   老师说:“换来换去,都是你们女生逢单,总得要一个女生和男生坐的,换了别人别人也要哭闹,不能换。”
   我回去哭着告诉爸爸,爸爸笑着说:
   “秀,和谁坐不是一样呀,老师编了就听老师的。只要把书读好就行。”
   “可是大家都笑话我,说女孩子没有和男孩坐的道理。”我抽噎不止地说。
   爸爸不但不同情我,还对我笑着说:
   “还这么小小年纪,就分男分女分得那么清楚了?”
   我没有理由和爸爸辩论,受着天大委屈似地和那个男生一起坐了。
   那个男生叫阿冯,比我高出一个头,说起来也不是他高,是我长得太矮小了。所以我们坐在班级的最前排。
   刚开始,他也觉得很委屈,所有男生都不要和女生坐,偏他要,因此,虽然我们是窄窄的课桌椅,却两人尽量坐得很开,总怕谁的身体会碰到谁。有时偶然我们的身体不小心碰在一起了,两个人都会脸红起来,觉得很不好意思。
   大约过了两三个星期,渐渐也就习惯了,我们不但不那么拘束,也慢慢地可以互相说话了。
   记得我第一次和阿冯的“交往”是,我只有一支铅笔,写字的时候,用力过猛,把笔芯给折断了。当时我急得哭了,我又没带小刀,就是有小刀我也不会削,在家都是我爸帮我削好了的,这下怎么办呢,老师正布置我们做课堂作业,写拼音,没有了铅笔,怎么写?那时的我真傻,也不敢把这事告诉老师。只知道哭!
   阿冯听到我抽抽噎噎的声音,就转过头来问我:“秀,怎么啦?好好的哭什么哭?”
   我说:“我的铅笔断了,没东西写了,老师知道了我没写,一定要责罚我的呀。”
   “噢,你怎么只带一支铅笔呢,我爸叫我带了3 支呢,主要就是怕临时断了笔芯没得写呀,我借一支给你先用吧。”说完他从他的笔盒里取出一支借给我。我当时好感激他。
   我上学路上最怕的一件事,就是怕遇上人家的狗对我狂吠,我上学要经过很多人家,有的人家养的狗很凶,见人就追就叫,我越是走得快些,它就越追得紧,我常常吓得大哭起来,直到狗主人管住了狗,才稍放心,但总是一步一回头地,看看狗有没有再追过来。
   自从阿冯借过铅笔我用,我对阿冯就很有好感,我和阿冯的家很近,上学和放学回家,我都跟随着他一起走。他的办法多,他对付狗有两种办法,一是当狗追过来时,他蹲下身子,装做拣石头打它的架势,狗一看就会退后、吓跑。另一种办法是逢年过节,家里杀了禽畜时,他会把吃剩的骨头包起来,第二天上学时带去路上,狗来了,丢给它吃,狗也识人性,吃了他的骨头就认得出他是“好人”,就不再追他了,还对他摇尾乞怜的。阿冯小小年纪不知从哪里学来的话,知道什么标与本的关系。他说,吓狗是治标,喂狗是治本,教我也这样做,以后狗都认熟我了,就不再追我吠我了。
   是不是有点不可思议呢:小小年纪也知道妒忌,后来我班上的女同学妒忌我和阿冯同桌,班里的男同学,也妒忌阿冯和我坐在一起。因为此后,无论小考大考,月考期末考,全班成绩的第一第二名总是我和阿冯的份。
  
  
   3
   我们农村的孩子,放学后要帮助家人做许多力所能及的事,星期假日更是如此。每个傍晚,我们家长交给我们的任务就是采兔草。家中几窝兔子,全是靠我每天采回来的兔草喂大的。
   以前我常常提个篮子,从这里走到那里,挑挑拣拣,不知采什么草好,总要看到很鲜嫩的才采,因此采不了多少,天就黑了。爸妈常说我偷懒才采那么一点点草,真是委屈啊,我并没有偷懒呀。后来我和阿冯一同去采,他很快就采了一满篮,还帮我采,我看他采的很多草都河南去哪能找到好的癫痫医院是很粗老的,我说:
   “这样的草要它干吗,采回去还不把兔子给呛死?”
   阿冯笑着说:“你傻呀,你采回去了,兔子就会吃的,兔子又不比牛和羊,它是关在窝里的,没有挑挑选选的自由,肚子饿了,就有什么吃什么。有些草虽然粗老,说不定它的营养还更高呢。”
   我试了一下,也真是的,不但爸妈对我采回的草没有嫌说不好,兔子也真的爱吃。
   后来,阿冯告诉我,毛茛草和酢浆草有毒,除这两种以外,见草都可采来喂兔子的。经他这么一说,我每天采的草也多起来了,我家的兔子也“兴旺发达”起来了。我不知道为什么男孩子就比我多懂这么多的事情。
   星期天不要上学,那个上午我们还得负责放牛。阿冯邀我把牛赶到有荒田的山谷里去,那边有水有草,牛在里面吃草,人可以在山谷口守着玩耍。如果是春天,阿冯就会采各种漂亮的野花给我玩,如果是秋天,会去采许多好吃的野果给我吃。和他一起放牛真是非常快乐。
   转眼到了六年级了,阿冯的本事更多了,我跟着他干过几件很快活的事。
   如果是夏天的晚上,他会带着我去掏鸟窝。那时我们农村的房屋都是泥巴墙,筑墙的时候,会在一定位置上,埋下竹筒,到了秋天,大豆收获的季节,每个竹筒里插进一根木棍作梁,在梁与梁之间横上竹篙,可以用来晾大豆。大豆晾干了,就会把这些竹篙和木棍取下来放在雨淋不到的地方收藏起来,以待来年再用。这时这些竹筒便是麻雀现成的窝。
   阿冯每次邀我去,就扛一把木梯,带上一个鸟笼,挨家挨户地往墙上察看墙上的竹筒。他看得出,竹筒外面的墙上如果有新鲜鸟粪的,肯定里面是麻雀窝。找到了,他就和我把木梯小心翼翼地靠在那个竹筒边,让我扶住木梯不使滑倒,他就悄悄地爬上去掏鸟,几乎每次都不会扑空。
   有时一晚上能掏到十来只麻雀,他就杀死了分给我一半带回家去煮粥吃。以前只知道麻雀会飞到田里吃谷子叫四害,哪有今天的环保意识?那小小麻雀,一只煮一碗粥,不用放味精都鲜甜无比,和阿冯一起,真享了好多好多的口福啊。
   另外一种有趣的事是和阿冯去夹泥鳅。我们山里人,大都把山上合抱的大松木锯成一段段,劈开来当柴火,较老的松木柴,它中间有一大部分含松脂特高,因为可以用来点火照明,我们俗话就叫它“松光”,整个看起来像牛肉干那样赤赤的亮亮的,火一点就着。
   要去夹泥鳅的时候,阿冯会当天傍晚就把松光劈成小块小块的,每一抓用一束稻草绑成一小捆,要准备到满满两畚箕来。
   阿冯学人家的办法,用铁丝扭成一个碗状的网,再用一根长长的铁丝做成的吊线,吊线上部用木棍连接用于做手把。这样松光放进那个网里燃烧,就很明亮,也不会烧坏当手把的木棍。火把要举高举低灵活自如,就是烧的时候那股浓浓的黑烟有点讨厌。
   每逢春分到谷雨这段时间,大片的农田都溶成水田了,等待插秧。泥鳅夜间会浮到水田的泥巴上面觅食或是透凉。我们沿着田塍走,松光火照到那里,泥鳅也不会没进泥巴中。这时阿冯叫我挑松光跟在他的后头,不时为松光网里添柴。阿冯用缝衣针扎成一排做成的“夹子”,绑在一个长长的手把上,一手举火把,一手拿夹子。对准泥鳅一插,十有八九的泥鳅,就成了我们的囊中之物。经常一个晚上,我们能夹到一两斤的泥鳅,对于我们难得吃上一回肉的农村人来说,这泥鳅可是好美味的东西。特别好下饭。
   也许说这些事很无聊,但这是我们生活的一部分,不能不说说,接下去还有许多生活中的故事,你们愿意继续听吗,愿听我就讲。
  
  
   4
   我小时胆子特别小,到初三那年了,还不敢一个人在僻静的小路上走,晚上就更不用说了。
   那些年也不知怎么搞的,我的膝盖骨也老是疼。农村里缺医少药,大家都说是冷湿,妈妈用艾根老姜煮黑豆给我吃,效果不哈尔滨看羊癫疯那家医院好明显。
   阿冯知道后对我说:“听说土蜂肉对于膝盖骨疼的有特效,有机会时我帮你搞点来。”
   说来也真巧,有一次周日,我和阿冯照例去放牛,阿冯就在山上采野果给我吃。他东找西找,看到一棵树上挂着一串我们家乡话叫牛藤瓜的果实,就是太高了,没法摘到,他拣了几块石块去掷,也掷不准,眼巴巴的看着它挂在高高的树杈上诱人流口水。他说:
   “下个星期天,我们还到这里来放牛,带把柴刀来,把树给砍下,就全都能摘到了。”
   我说:“那牛藤瓜看了很可爱,其实并不是有多好吃,何必那么辛苦去砍树呢?”
   “你不懂,那个牛藤瓜籽听说也是很热性,把它煎来吃,对你的膝盖骨疼有好处的。”
   他说干就干,第二个周末,他真的带了把柴刀,仍和我去有牛藤瓜的地方放牛。我们把牛赶进山谷的荒田之后,阿冯就去砍那棵树。树比碗口大好多,阿冯的柴刀又没磨利,他使足了劲,砍了半个多小时,才把这棵树砍倒。儿童癫痫抽搐原因
   看看树倾斜了,阿冯大声喊:“秀,你看着,树就下来了!”我一听到他的喊,怕压到我身上,赶忙再往高处爬。听得树哗一声倒下时,我回头一看,树梢所落处有一群土蜂受惊乱飞乱窜起来。阿冯说:
   “哇,那不是土蜂吗?今晚就把它取回来!”
   “大人才会取的,这土蜂很可怕的,你不要去惹他好。”我说。
   “我都听过大人怎么弄法了,怕什么,我们一起来。”阿冯说得蛮有信心的。
   那天下午,我和阿冯悄悄地把土蜂窝一丈开外的乌蕨割开一条好宽的火路。并把割下的乌蕨堆成一堆堆的,以备晚上使用。把我们要经过的沿路的杂草也割去了好多,使得路面比以前宽了不少,阿冯说,主要是为了防止我们使用松光火时,不小心把火种掉进乌蕨里,引起火烧山。
   当时真不知道阿冯是不是吃了豹子胆,竟然只邀我陪同和协助他,就敢冒险去取土蜂。我们举着松光火把,来到土蜂窝洞口的下方时,看看窝里没有什么大的动静,只有两三只分工守卫的土蜂在洞口飞来飞去。阿冯说:
   “时候到了,你看,所有出去的土蜂都回巢了,我们正好下手。”他用一条长竹篙,将一小捆干乌蕨扎成一个把子,从我的火把上引着了火苗,看看这把干乌蕨烧得正旺时,他就把这火把用极快的速度塞在土蜂的洞口,连竹篙压在那里,然后,将白天割火路的乌蕨继续不断的往那火把上添。洞内的土蜂受到热力的烤炙,乱哄哄地都往外冲,可是出来一只便被熊熊的大火烧死一只。烧了十多分钟,我们看着这熊熊的火光高兴死了,阿冯说,再烧一阵子,里面的土蜂就全被我们烧死了,我们明天早上,等这烧热的土冷却后,就可以把它挖出来了。

共 18109 字 4 页 首页1234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