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心情随笔 > 文章内容页

【江南·琅琊榜】话说比赛(散文)

来源:江西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心情随笔

比赛,这个标准的方块字映入眼睑,我想,大概所有人的第一反映就是紧锣密鼓,剑拔弩张。那些温和舒缓的字眼放在这里是极其不合时宜的。

于是,有人的地方就有竞争,就有了明枪暗箭。

中华文明是世界上唯一一个没有衰落的文明。四大文明古国,无论当年何其灿烂辉煌,终究都零落成泥,化为历史长河里一声沉重的叹息,唯有中国,经历了诸多磨难蹂躏甚至灭顶,却顽强地,一次次崛起重生,万古长青。

中华文明,之所以能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历久愈加甘醇,在于它浓厚的道德底蕴,它的至刚至强,又至善至柔,它博大精深又精致入微,它厚德载物,又自强不息,他是强者中的强者,他可以慰藉我们灵魂所有的负累,化解于无形。它把我们生命中的狂妄和猥琐照的无所遁形。

穿过五千年的文明,我见到了这个词,比赛,却与我们心中的面目大相径庭。在甲骨文里,比是两人相从,就像《诗经》里真挚的诗句“岂曰无衣,与子同袍”是相从相携的朋友,是相依相靠的亲人,而到了金文,其中一人变成了匕,不管你如何与人为善,它已为了蝇头蜗角,拔刀相向。队友变成了对手或者对头,一次共同的攀登变成了高山滚石的伤害。赛,却不是旧有的。当我们恭恭敬敬的双手向神灵献上我们最珍贵的供品资财,祭祀大声唱出供品的名称,这就是赛。一个多么神圣深雅的字眼。

是什么时候,我们丢弃了自己的本心,却不知从哪里捡来一颗异类的心,安放而毫不觉察。我们篡改了古圣的仁义,代之以炽盛的人欲。

期待已久的葫芦丝宝鸡大赛终于又一次举办。对我来说,比赛不是明面上的刀光剑影,争雄夺冠,而是欣赏目力以外的天涯芳草,楼外青山。

直到赛前,我都不能及时把自己从局外观火的旁观者定位成斗志昂扬的选手。成绩,名次这些不算陌生的字眼,怎么那么像不小心钻进牙缝的食物残渣,硌的人食不甘味。

也许我真不是一个合格的选手,我欣慕的,不是鲜花掌声,美食丽服,不是人前的招摇和背后的光芒。像是在某一个落日熔金的黄昏,步入卢浮宫,在那副最仰慕的向日葵前,驻足。体味卑微的生命如何在最深的孤寂与沉默中,向我们阐释最真挚的感念。也许到现在我们依然没有读懂,有什么关系呢?斯人已矣,江河万古。而能步入庙堂,近距离欣赏天外仙音,会佳友良朋,夫复何求?

我总是以一个过客的心态,去完成自己的使命。自然,世人不懂。我也不必剖开自己的心,让它土花化碧。

我只是积聚所有的力量,奋力一跃,即便点额不成龙,那极致的精彩,依然会烙进生命。

一个拥有四海的帝王,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和取之不竭的珍宝,未必及得上一个落魄潦倒,为人做嫁的工匠。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数百年几经人手,提上了那么多名字,它到底属于谁?

真正的比赛,完美意义上的比赛,我想,应该是我们以一种最恭敬最虔诚的心态,感念我们的先辈,那些为了葫芦丝发展不遗余力的大师们,那些默默耕耘的草根们,我们所谓的成功,相对于他们的贡献,只是沧海一粟,而我们,只有献出最好的,才是对他们最大的尊重和回报!

昆明治疗良性癫痫的好方法癫痫发作怎么办青少年癫痫病常见的病因都有哪些西安市到哪看癫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