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心情随笔 > 文章内容页

【流年】英伦行迹三章(散文)

来源:江西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心情随笔

【利物浦:重返国际性城市】

利物浦是我们在英国采访的第二个大城市,也是早年的中国人最熟悉的一座城市。当年,从英国开到广州的轮船,不是从伦敦,而是从利物浦开出的。我们在一个阴雨初霁的傍晚时分到达这座城市的。在见惯了傍晚时分的国内城市的喧嚣和伦敦市中心傍晚游人如织的繁华之后,利物浦的傍晚给我们一种凄清之美。

这是当地时间晚上7点时候,我们信步来到默西河畔,坎宁码头以东的利物浦外滩,只有和我们一样的三两游人,昏黄的默西河水默默西去,河对岸,泊着两艘白色的油轮,皇家利弗大厦、丘纳德大厦和港务局大厦这三座利物浦的标志性建筑静静地屹立在高纬度地区依然明亮的夜空中,其中利弗大厦是上海外滩上的海关大厦的原型,上海海关大厦的顶部的大钟就是仿这座大厦的钟建造的。天渐渐黑了,利物浦市中心并没有设想中的花灯初上的繁华,街灯昏黄,少数几家酒吧还闪着一群沉闷的身影。雨后的街道旁,巨石堆垒的墙裙透出一股让人心神不定的凄清,昔日英国最大的市政厅希腊神庙式建筑巨大的身影变得有些苍凉,远处教堂的尖顶比这没有月光的黑夜更阴森,利物浦的傍晚让人仿佛进入了一座空城。“的确,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把人们重新吸引回到市中心。”利物浦商会的会长彼德先生向我们介绍说,“利物浦市中心常住人口最少的时候只有2000人,这些年通过改善城市的商业和娱乐,市中心的就业机会多了,人口有所增加,现在有12000人住在市中心。”

我们正是在这样一个时刻,在这样一种氛围下初识利物浦,英国第六大城市、第二大港口。

第二天,太阳出来了,从我们住的宾馆望出去,看得见默西河泛着迷人的金光。虽然是上班时间,利物浦依然是热闹非凡。衣着齐整的上班族从四面八方驾车进入这座城市,有的人消失在一个多世纪前建成的维多利亚式的写字楼里,有的人在街头匆匆赶路,公交车和各种各样的小汽车在窄窄的街头穿行,市政厅前的大转盘里更是车水马龙,把古旧的利物浦城激荡得生机勃勃。仅仅过了一夜,利物浦就仿佛回到了100年前盛极全球的世界码头的时代。

利物浦位于英格兰西北部的默西河河口,与爱尔兰隔海相望,12世纪时是一小渔村,15世纪在与爱尔兰的贸易中发展成重要港口城市,17世纪臭名昭著的奴隶买卖使利物浦真正暴发起来,19世纪40年代时成为英国第二大港口。距它只有几十公里的曼彻斯特是当年世界上最大的工业制造业尤其是棉纺织业的中心,而利物浦不但自己是一个制造业中心,同时也几乎就是曼彻斯特的外港,所以利物浦从19世纪40年代后成为英国最富裕的城市之一,人口最多时曾达到100万人之众。利物浦市政厅是英国最大的市政厅,这绝不利物浦的市长好大喜功。在利物浦的市中心区,几乎全是宏伟的维多利亚时代的砖石建筑,这些建筑就是当年的轮船公司、大商号、大银行的办公楼,这些大楼的门廊,大都是巨大的希腊神庙式建筑门前砌着高高的台阶,显示着当年掌握着全球贸易的不可一世的富有和权势。

曾几何时,利物浦随着大英帝国的衰败无可奈何地萧条了,到我们来时,这座城市的建筑物还随处可见“TOLET(转让)”的招牌,许多工厂建筑都空荡荡地闲置在路旁,一座规模不小的教堂甚至徒剩雕刻精美的四壁,里面的野草高可没膝。彼特先生告诉我们:利物浦丧失了太多的机会,上世纪50年代的时候,传统的纺织工业萎缩,港口设备陈旧,从加拿大开来的巨大的货船进不了加拿大港(利物浦一港口名),只好转向阿姆斯特丹;港口服务衰落了,大商号大银行纷纷迁往伦敦;60年代,集装箱运输发展,但利物浦却没有发展集装箱再次丧失了转型的机会。

利物浦一度是名副其实的国际性港口城市,但反应迟钝使这座城市落后了。

在世界进入一个地球村的今天,利物浦正在重拾信心。50年后,这座城市又在重振雄风,一个雄心勃勃的计划在我们到达利物浦之前不久被提出,那就是借中心区被评为“世界文化遗产”和城市被选为2008年“欧洲文化之都”的东风,建设“世界级城市”。回顾一下利物浦的历史,不难看出这个口号是利物浦城市定位的一次回归。

利物浦的衰落其实是相对的,这座城市依然是英国重要的制造业基地,它有三家世界先进的汽车制造厂,其中中国人都耳熟能详的捷豹就有一个厂区在利物浦,许多汽车配件都在利物浦有生产厂;利物浦的电子信息业也很发达,有英国的“电子港”之称,英国第一家数码孵化器就在利物浦;此外,利物浦的生物医药也很发达。利物浦的港口依然是英国的第二大港口,长达7英里的34个码头依然在装卸世界,其中每周有三条航线来往中国。

但是利物浦重新塑造自身的世界级城市也即国际性城市最大的动作还是城市改造。负责利物浦中心区改造的利物浦前景公司是由市政厅和商业巨头组成的前景公司。在这家公司的总部,工程负责人托尼先生向我们介绍说,从2002年起,利物浦确定了改造中心区的计划,他们计划用15年的时间来完成这一包括了7个巨大项目的工程,整个静态投资预计将达到35亿英镑,其中包括以水岸景色为重点的窗口工程、购物中心和A级环境建设。托尼先生用电脑显示向我们演示了这些工程的项目。沿默西河的利物浦外滩,除了上述的那三栋标志性历史建筑,还将建设一系列现代化的建筑,其中在港务局大楼西侧一座外形有点像三明治的集娱乐与商住为一体的大厦尤为引人瞩目。但在皇家利弗大厦东面的一栋30层的现代建筑却遭到了许多人的反对,大家觉得太丑陋—当然,我当时也觉得很丑陋,并当面向托尼先生提出来了,不知是翻译没译好还是他不愿正面回答这个在他们本城就有争议的问题,托尼先生始终没有给我回答。

托尼介绍说:利物浦的默西河流经闹市区的长度与泰晤士河流经伦敦的长度是一样的,伦敦的泰晤士河上的游船观光业非常发达,利物浦也将仿效之,在默西河上开发这一项目,同时还将在河上开放帆船赛、划板等体育游览项目,因此默西河的水岸景观非常重要,我们在昔日的码头区将建设一系列标志性的建筑。我们要让游人第一眼就喜欢上利物浦,因为利物浦的历史建筑在英格兰是除伦敦以外最多的,教堂、商号、甚至工厂和仓库都具有历史意义,中心区的这些建筑是世界文化遗产,就正是因为这些建筑获得了“欧洲文化之都”的荣誉,因此在改造中要很谨慎。

利物浦一方面依靠独特的城市风貌吸引每年1000万以上的旅游者,另一方面,通过城市的面貌为创建世界级城市重新定位,这就是国际性的文化城市。上个世纪60年代,利物浦诞生了一个伦侬等组成“甲壳虫乐队”,甲壳虫乐队一诞生就风靡利物浦、汉堡和纽约,继而是整个西方世界,每出一张新唱片销售都在100万张以上。利物浦的机场现在就以伦侬的名字命名。利物浦在电影、新闻、音乐、表演、设计等“创意产业”方面在世界很有影响。以利物浦为中心的默西郡拥有此类公司近2000家,员工1.6万名,年产值达5亿英镑。

利物浦是英国除伦敦以外拥有最多国家博物馆、影剧院和艺术画廊的城市;拥有2500座在历史上和建筑学上具有重要意义的建筑物,这些建筑物本身就是一个个艺术典型;利物浦城有100多个艺术组织;利物浦是英国除伦敦以外拍电影最多的城市,市里有与圣彼德堡、都柏林、莫斯科、威尼斯和伦敦相仿的街景,上千部电影和电视剧在利物浦完成外景拍摄和制作。这样的文化资源,确定了利物浦的跻身世界级文化城市的硬件基础。

利物浦建设世界级城市更侧重于文化意义上的国际性,给我们很大的启示:一个多世纪前,人们到利物浦,更多的是这里的就业机会、赚钱机会,两百年来,利物浦吸引了世界各地来赚钱的人,是英国最大的移民城市。华人登上英国的土地,第一站就是利物浦,今天的利物浦还是英国各城市中除伦敦以外最多的。利物浦过去的世界影响更多的是经济意义上的,而今天,利物浦创建国际性城市已经深入到城市的灵魂上,即它的文化氛围,利物浦要以更长久的活力,吸引世界的眼光。

【朝拜莎翁】

7月的一个上午,我们离开伦敦,到了斯特拉特福,莎士比亚的故乡。

莎士比亚的故乡斯特拉特福就是典型的英国小镇。即便是在这样一个旅游旺季,小镇也显得非常恬静。但这种恬静有一种让人兴奋的因子,那就是美。清澈的埃文河上,一艘艘船屋和成群的凫鹅组成一道曼妙的水景,这些船上人家长年都在纵横英国的运河上游弋。河畔,到处是开满鲜花的草坪和树林,莎士比亚的青铜雕像就屹立在河畔,在雕像基座四角,分别是这位伟大剧作家作品中的四个人物:哈姆雷特、麦克白斯夫人、福斯塔夫和哈尔王子。步入小镇,仿佛又和少年莎翁在他熟悉的街道上漫步。400年前正面呈三角形的半露木式结构的房屋依旧,石板小街被纷至沓来的游人磨得发亮,背街邻家屋后的庭院里,鲜花万紫千红。而在另一处短墙后面,莎翁家的邻居的后代,两个胖胖的终年男子正在挥锹平整沙石地的院子。

我们来到亨利街上那幢著名的双层小屋前,这是一座普通的英国乡村住宅,1564年4月23日,莎士比亚就诞生在这栋其貌不扬的屋子里。一直到他24岁离开前往伦敦去寻找新的发展机会,左邻右舍甚至没人愿去想这个穷小子会混成个啥样子。而当他1616年在故乡逝世时,斯特拉特福已经成为英国文化的一个圣地,今天,每年都有400万以上的人从世界各地来到这个既不是交通枢纽、也不是商贸重镇、也缺乏奇山异水可资游览的昔日的穷乡僻壤。他们是为了瞻仰这位伟大的诗人不远万里赶来的。亨利街上莎士比亚故居1891年经英国议会通过法案,由莎士比亚故居托管和保护委员会负责维修、管理和保护。故居的二楼现辟为展览室,展出莎士比亚幼年时的肖像、用过的书籍和资料,以及不知从哪征集到的当年莎士比亚在语法学校读书时坐过的课桌。在莎士比亚的卧室,仅剩一床一几,但依然让人流连忘返,因为正是在这间并不明亮的小屋里,诗人开始了他最初的幻想,一幕幕英雄史诗、一段段浪漫爱情、一场场阴谋凶杀,一个个生末净旦丑,就在这里开始了酝酿出场,去震撼世界的灵魂。

我们踏着埃文河畔青翠的草地,来到镇上位于河南岸的三一教堂,这座外形普通、形制不大的哥特式教堂建于13世纪,但因为安葬着英格兰伟大的诗心而成为游人必到之处。教堂的管理人员,一个老者听说我们是从中国来的,连忙从一个大纸箱里找出一沓印刷低劣、错别字连篇的中文版说明发给我们。上面写道:“……还有那个破了得(的)洗脸盆,那可能是莎士比亚受洗的地方。现在站在祭坛的栏杆前看威廉?莎士比亚以及他家族里其它(他)人的基(墓)。再读读这些不朽的句子,那可能是他有点顽皮写下,为了确定他的基(墓)能够不被打扰。”说明中所说的顽皮写下的字样就是刻在墓碑上、传说是莎士比亚亲自写的铭文:

看在耶稣的份上,好朋友,

切莫动底下这杯黄土!

让我安息者上天保佑,

移我尸骨者永受诅咒。

莎士比亚和他的妻子就安葬在圣坛前,墓上有莎士比亚的半身塑像。在祭坛前的右边,展示着一组从教区登记簿上拍摄下来的照片,那上面标明着莎士比亚受洗礼和葬礼的日期。

这几行诗句让莎翁永远留在了自己的家乡。

诗人是这么眷恋自己的家乡,小镇的人们在刻意为诗人保护着家园,小镇基本保持着400年来的风貌,即便莎士比亚今天回到斯特拉特福,他也不会走错路。诗人故居门前的房屋还是那些低矮的小屋,但都粉刷得非常干净,成为售卖莎士比亚著作和以莎士比亚为题材如雕像、画有莎翁头像的文化衫之类的纪念品店。在莎士比亚故居旁,1964年为纪念莎士比亚诞辰400周年,建有一座赭红色的现代化的莎士比亚研究中心,里面收藏了包括汉译本莎士比亚全集在内的3万多个版本和不同文字的莎士比亚戏剧集、研究论著。这座纪念馆距故居有10余米,中间隔着故居的花园,而且的颜色上偏深,没有对故居喧宾夺主。而其它后来的大型建筑则一般都布置在镇外,甚至连莎士比亚皇家歌剧院都建了镇外远离历史建筑的埃文河畔。我们到时,这里正在上演莎士比亚四大悲剧之一的《麦克白斯》。剧场前的海报上,麦克白斯夫人一双血淋淋的手格外醒目。

斯特拉特福位于英格兰中部伯明翰东南45公里处,并不是交通要道,但人们还是不辞辛苦绕道斯特拉特福来瞻仰。在小镇,惟一真正可看的仅仅就是莎士比亚住过的那栋普通的英国乡村建筑和一座普通的教堂。但瞻仰行动已经持续了多年,今天到这里来的人越来越多,每年达到了400万。到斯特拉特福并不一定就可以多了解一点莎士比亚,对于普通的游客而言,伦敦泰晤士河南岸的莎士比亚戏剧纪念馆更足以让人了解这位诗人的伟大。人们来到斯特拉特福,还因为斯特拉特福本身也是一座美丽安静的英国小镇,一座完美地保持着自身风貌、古色古香的小镇。

武汉哪家医院治癫痫癫痫病哪个医院好癫痫病怎么治效果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