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心情随笔 > 文章内容页

【流年】废除所有的夜晚(散文)

来源:江西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心情随笔

为什么要有夜晚?假如把所有夜晚废除,厂房里的机器会叫得让领导更放心,领导不再为夜班炉膛里的火焰生愁;厂区的樟树、夹竹桃、绿油油的草地,能沐浴更多阳光;没了夜晚,我不要三班倒,不要上夜班,没了夜班,别人的夜晚,不再是我的白天。天天上白班,多开心!产生这想法的时候,我已是五年工龄的老油条。走进工厂大门,像走进我那间十五平米的单身宿舍,一切神秘、新鲜都死亡了。我无法改变三班倒的命运。我惟一能做的,也是我惟一的自由,就是幻想。我N次在脑子里挑战宇宙,企图废除所有的夜晚。

工厂的灯光,如一片光海,周剥皮似的,张着贼亮贼亮的眼睛,把我们赶到岗位上。钢铸铁浇的机器、管道,水泥浇灌的厂房、罐塔,它们不受生物钟摆布,只要心情舒畅,从不偷懒,也不打瞌睡。黑夜在它们的眼里是天外来物。我没它们幸运。遍地的光亮,长期诱导我,试图让我相信,这就是我的白天,然而,我身上的生物钟,对这种诱导作出长期而坚决反抗。反抗时间长了,生物钟也糊涂了。有时我休息,不上夜班,没了光亮的诱惑,生物钟也做出不合适宜的反应。长期独自面对黑夜的那张床,不认识我似的,我睡在上面,每转动一,下它就发出一阵低呤。我不知我的瞌睡哪去了。我在心中默数一二三四五,一直数到一百。我记不清数了几个一百。我愈数愈亢奋,精神愈好。仿佛是让我有个好精神,不停地去数一二三四五。索性起床,开灯,把房间也伪装成白天,然后,坐在一张有靠背的椅子上。不知坐了多久,头歪到了椅背上。这时,身上的生物钟安静了下来,我也渐渐地融入了大家的夜晚。黑洞洞的夜晚,脑袋一沾床,大脑就成了一台开足马力,高速运转的机器。机器不停转,睡眠就无法接近我。椅子就成了我的床。不管上班,还是休息,我的睡眠离不开椅子。椅子上的美梦,曾创造过六小时纪录。回家探亲时,母亲带我去看医生。小镇上的医生说,他们从没治过这种病,要我们去大医院。母亲要我去长沙的大医院,我没去,回厂后,去了厂职工医院。职工医院的医生说,是倒班综合症,倒班工人最常见的病。这病没特效药,关健是生活要有规律,慢慢地调养。医生给我开了两瓶补脑汁,说补补脑。我说,开点安眠药,医生说年纪轻轻,不要吃安眠药。

我有个同事,只能站着睡觉。上夜班时,在门上找一个支点,撑住背或者肩膀,双手抱在胸前,很快,同事就拥抱了睡眠。记忆中,我看过一篇关于马的散文,是一个很有名的老作家写的。写马如何站着睡觉。那位老作家断言,在所有动物里(人属高级动物)惟有马是站着睡觉的。也许那马不会想到,在自称高级动物的人类里,还有它的知音。对马的赞美,人类从不吝啬最漂亮最华丽的词汇。能站立睡觉的同事,也就常常获得领导廉价的表扬。在厂里和车间领导查岗记录本上,找不到他打瞌睡的记载。他是站立靠着门睡觉,领导进门时,他最先反应。上夜班时,我也试图练习站立睡觉,但练不出来,不是所有人都能站立睡觉的。坐在椅子上睡觉,留下的蛛丝马迹,逃不脱查岗领导的火眼金睛,尽管查岗领导进门时,我早已坐正了身子,眼睛也张开了,但睡意懒在脸上不肯走,双脚也不听指挥,无法从椅子上站立起来迎接领导。上夜班还有种睡的方法,是双手趴在桌上睡。这种睡法,留在脸上的睡意更像恶作剧,十分夸张,还带着痛苦状,那样子仿佛是强行把他从睡梦中拉回来。查岗领导一看就知道,我们打了瞌睡,但没抓到现场,一般还是放我们一马。宽宏大量的领导就说,想打瞌睡,就走动一下。也有的领导给我们记上一笔精神不振的帐。

工厂的夜晚,如一张被双氧水过度漂白的纸。白纸上有几处不小心弄上去的黑点,是无人涉及的地方,或是办公楼之类的场所。工厂没有夜色,没有睡眠。工厂把夜晚伪装成了白天。伪装的白天处处是破绽。有的地段白得虚假,一片惨白;有的地段如一张工艺粗糙、陈旧了的白纸,透出年代久远的暗黄色。工厂的路灯,把我的影子拉成了一根纤细的豆芽菜。我行走着。我看到了自己孤独的魂灵,我走到哪里,它跟到哪里,有时它成了纤细的绿豆芽,比我的身体还长,有时又缩小到了我的脚下。伪装的白天,没有鸟鸣,有昆虫在树林里或墙脚下唱歌,时起时落,聚起的歌声,雨点一样洒满工厂。工厂有全国花园式工厂称号,常有野兔或别的小动物,在陈旧的发黄的光亮下玩耍,胆大的,还在我们的操作室旁窥头窥脑。

伪装的白天,我无法承认它的合法性。在伪装的白天,我特别希望有一张床,渴望瞌睡。尽管合法的夜晚,床对我只有象征意义,床像吗啡让我无法入眠,但我渴望操作室里有一张床。

最痛苦的是领导不来查岗。领导没来,我们只能在操作室惨白的灯光下,和瞌睡搏斗,枯等领导。套用股民的话,领导查完岗后,就是利空出尽。利空出尽是利好。领导没来查岗,利空就一直没出尽。我们期盼着,上班一小时内,利空就出尽。早早地,如果利空出尽了,我们像迎来了重大节日般兴奋。一个最幸福的夜班。对于我们操作工来说,没有什么比这时更有幸运感。

利空不出尽,我的一双睛皮就受尽折磨。眼皮酸酸的盼领导光临。有时领导通晚不来,我们一晚上不敢合眼。零晨四点,眼皮就开始失去韧性,上眼皮往下掉。我好像听到眼皮对我说,让我闭一闭,那怕闭三五分钟。好可怜的声音。这时我心就软了,让它闭闭。眼皮一闭,整个身心如躺在温柔的怀抱里,骨头里都有舒畅的快感。三五分钟后,我不忍心惊扰它,稍一放任,眼皮一闭就二三十分钟。领导没来查岗的信号,一直储存在大脑里。这个信号,像电脑病毒,造成大脑的高度紧张,领导没来,也发布领导来了的信息。子虚乌有。领导查岗来了的惊呼,有时是一种虚构的电话铃声。眼皮接到敌情警报似的,惊慌失措地张开,慌乱中更变本加厉的疲惫。

想放松眼皮,就到室外走走。我们的操作室,在油罐区小院内,是院内院。最早,油罐区小院的铁门,在我们的操作室旁。后小院向外延伸,铁门就废了,留下一边,另一边不知什么时候不见了。我站在铁门上等候领导查岗。铁门是用一根根角钢条焊的。我双脚踏在角钢上,双手抓着角钢,那姿势像个大蜘蛛。我的手脚同时用力,铁门就转动起来。以半边铁门为圆心。我站在上面,有荡秋千的感觉,我不停地把铁门荡过来,又荡过去,挺好玩。瞌睡知趣地远离我了。突然,有一种湿润的液体,飘到我的脖子上。我在铁门上荡得全身发热,把外衣脱了,露出一大块脖子在外。那湿润的液体刚好落到我的脖子上。我当时不以为意。铁门边有一颗大树,也许是树上的鸟被我闹醒了瞌睡,和我开玩笑;也许什么都没有,是露水让我产生了错觉。第二天,脖子红了,奇痒。医生说是蜘蛛尿,用棉纱一烧就好了。医生在红痒处敷了一层薄薄的棉纱,点上火,火光在眼前一闪,瞬间,棉纱成灰,脖子立即不红不痒了。有个同事上晚班,手上也沾了蜘蛛尿。他知道我的是棉纱烧好的,他没去医院,自己烧。棉纱敷多了,把手烧得红肿起来,发了炎。

“叮铃铃,叮铃铃……”急促的电话铃声,像强盗闯进来了。我们正在瞌睡中。我们从各种瞌睡姿态中惊恐地回到灯光下。泵房里,电机“翁翁翁……”的声音,比白天更纯净,有短短的回音,音律圆韵没起伏,不刺耳。如果电机生病了,它就发出牛一样痛苦的呻吟,时高时低,高时有颤音。我们操作工最大本事,就是听声音。能把声音听准,就能及时处理突发事故。电话铃声告诉我们,领导来查岗了。我想趁领导还没进操作室活动活动双脚,就站立起来。此刻,我仿佛失去了双脚,无法迈步,血管成了沙漠上干枯了的河流。我又坐下来,挪动了一下没知觉的双脚,血突然放行了似的,流进冒着热气的沙漠里,还有血被蒸发的兹兹声,这时双脚有了痛的感觉。一如针在扎,先慢慢的,后又慢一阵,快一阵,仿佛配合血的流速。

电话是其它岗位同事打来的。为了防备领导查岗,现代通信给我们联结了一个网。领导查完一个岗位后,信息就一站站地传下去。领导还没到下一岗位,信息早就到了。我们就抓紧作好准备,迎接查岗。电话有些类似于抗日时期的消息树,一个村的消息树倒下后,其它村的消息树一溜儿全倒了。

郑州专治小儿癫痫昆明治疗癫痫病比较好的医院有哪些癫痫吃什么药可以治癫痫哈尔滨医治癫痫专业的医院怎样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