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推理 > 文章内容页

【流云】故乡情(散文)

来源:江西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悬疑推理

无论在哪里,在我心的远景里,灵魂悸动的深处,总安放着一块纯净的地方,那便是我的故乡。身处远方的我,如同一叶飘零,总怀揣着故乡的那份温暖,慰藉着孤独无依的心灵。思乡的愁绪如涌动的河水,在我的心里流淌一地无尽的乡愁。

我的故乡位于豫东平原东南一隅,故乡的名字缘于一个美丽的传说。相传古时候,我们村子的中央有一汪大水潭,大水潭里的水,潭水幽深,一眼望不到底,清澈而又甘甜。村子里的乡亲,聚集在大水潭的四围,比邻而居,乡亲们日常的饮水,都是从此潭中取用的。这一汪潭水,无论春夏秋冬,潭水不涨也不落,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任有乡亲们取水饮用,滋养着世世代代生活在这里的父老乡亲。因为村中白姓人居多,又因都喝着水潭里的水,乡亲们备受着大水潭的恩泽,因而取村名为白家潭。因为此,故乡多了一份传奇与神秘的色彩。

到了明嘉靖二十四年,一位姓鲁的知县召集乡亲们在此起集,当时,十里八乡的生意人,争先恐后来到集上创业谋生,久居成家,世代繁衍,由此,故乡逐渐发展成除白姓居民外,王、张、杨、刘、李、陈等姓杂居的大集镇。后来,由于黄水的淹没,大多的乡亲们外出逃荒寻找活路。黄水过后,乡亲们才返回家园 ,只是,被黄水淹过的故乡,经过大水的吞蚀,很多的房屋,集上的不少设施大都损毁于大水之中。那时候,村子里的乡亲,基本生活大都难以保障,拿不出多余的钱用来修建集镇设施,商家们短时间内也看不到重操旧业的希望,大都纷纷到别处寻找出路了。乡亲们因怕大水的再次淹没,村子向地势较高处进行了整体迁移,我的故乡逐渐地失去了昔日的繁华景象。曾听村里德高望重的老人说,直到现在,村西南一隅还有深水潭的遗迹隐隐地存在着。

“人言落日是天涯,望极天涯不见家。”是啊!夜夜思乡不见家,记不清有多少个不眠的夜晚,我轻轻地推开小窗,面朝故乡的方向,仰望着夜空里的繁星,它们一眨一眨地泛着微光,多么像母亲注视和关切的眼神。多少回,故乡倔强地嵌入我的魂梦,梦见老母亲在村口深情地凝望着远方,期待着远游的儿子平安归来,梦里依稀听见她声声地呼唤着我的乳名,感觉是那么的动听,又是那样的深情。多少次,我想把思念托付给轻风,让它捎回依恋母亲的梦。

远离故乡多年的我回来了,我的故乡。走进故乡的怀抱,踏在故乡的土地,感觉是那么的亲切自然。如弦的小路,如同缠绕乡村胸膛里的脉络,一头连通着温馨的家园,连系着淳朴的乡音,浓浓地亲情;一头牵引着游子回家的脚步。

走在故乡的小路上,迎着轻柔的风,沐浴着阳光,呼吸着清新的空气,任我的思绪荡漾。

我的祖辈们,面朝黄土背朝天,在这片热土上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太阳升起来了,乡村里错落有致的房舍,田园,沐浴在柔和的阳光里,高大的榆树,槐树,杨树,伸展着茂盛的枝叶,透着诱人的碧绿,空气里还弥留着未散尽的炊烟和浓郁的饭香味。勤劳的乡亲们,匆匆忙忙地赶着一辆辆骡马车,走向一望无际的原野里。他们高扬起铮亮的铁锹,翻转着耀眼的犁铧,辛勤地耕耘着,播洒着农家人的希望和梦想。一滴滴汗水,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烁着晶莹的光亮,顺着他们黝黑的脸颊滴入脚下的黄土地里。在他们期待的眼神里,成熟的庄稼低下了含羞的头,等待着乡亲们来采摘收割,接受辛勤汗水的洗礼。乡亲们收获着丰盈的劳动果实,丰收的喜悦挂满脸庞,犹如一株株盛开的葵花,面朝着太阳张开一张张幸福的笑脸。二爷甩响清脆的马鞭,满载而归的骡马车,发出吱吱呀呀的声响,轻扬起小路的尘土。走在车旁的大伯一时兴起,哼唱起流传乡野的民间小调,纯朴憨厚的小调音韵,唱绿了依依的杨柳,唱醉了红红的夕阳,久久地在乡野的风中回荡。

春暖花开的季节里,我们常跑到村口的小河边,在柔软的沙滩上玩耍嬉戏,尽情地拔着河岸边的茅草尖,欢呼雀跃般追逐着翩翩起舞的蝴蝶;夏季来临,我们在碧荫里听蝉鸣,跑河洼里快乐地打水仗,捉小鱼,到田野里挖野菜,捉蚂蚱,一起钻进杨树林里打闹,相互追逐嬉戏,跑向远处知名,不知名的村庄。我们淘气的在小路的中间挖一些小坑,精心地用树枝和树叶伪装好,我们躲在不远出看着,一旦有路过的人踩上去,就会引起我们一阵哄堂大笑,接着就赶紧逃跑。秋天,田野里金黄满地,我们到地里烤红薯,烤玉米,打猪草,玩累的时候,我们就地一躺,眯着眼睛,想着无人知晓的心思;冬季里,村庄到处白雪皑皑,我们在雪地里打雪仗,滚雪球,在屋檐下打琉璃。无论季节如何轮回,岁月如何变迁,一幕幕记忆中的画面,依然不时地闪现我的脑海,缀满浓浓的乡愁,儿时的眷恋。如今的我们,大都已经成家立业,好男儿志在四方,不少的伙伴心揣着梦想,走出生养自己的黄土地,常年地打拼在外。无论我们在哪里,身处何方,我们都时刻想念着故乡,牵挂着留守故乡的爹娘。

故乡的夜空里,一轮圆月张开了笑脸,洒下如练的光辉,故乡的夜色一下子亮堂起来。蟋蟀躲在土墙根下,无忧无虑地,唧唧地鸣叫着,晚归的乌鸦扑棱着翅膀,小心地落在高树枝的窝旁,嗷嗷待哺地儿女们发出幸福地叫声,尽情地享受着父母带回来的晚餐。村口的老柳树下,外来的说书人敲打着快板,拉起悠扬的二胡,说唱起了古时候的文臣武将。我们小孩子大都不愿意听书,小伙伴喜欢集聚在一起,玩着捉迷藏的游戏,寻找着属于我们的快乐方式。我们的欢声笑语,随着夜风蔓延开来,与河洼里传来的蛙鸣声,弹奏起明月夜的交响曲。听书的人要散场了,我们在父母焦急地呼唤声中,不情愿地返回家园,伴随我们行走的有故乡皎洁的明月,还有地面上拉长的身影。一座小院落,四围是矮矮的土墙,一扇木栅门,关不住我家窗前的那盏煤油灯闪烁的微黄的亮光,窗外的秫秸花散发着诱人的清香,飘进老屋里,和着油灯的轻烟伴着我酣然入梦。母亲依旧坐在灯下不停地纳着鞋底,为儿女缝制着衣裳,生怕儿女受冻了。“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一针一线里,缝不完的是母亲的爱,一丝一缕中,满缀着母亲的恩情。

故乡发生的一切近在眼前,又似乎是那么的遥远,随着岁月的流逝,如同晚归的牧童吹起的依依笛声一样,在我的记忆里渐行渐远,都随风高高地挂在故乡的那棵白杨树上,顺着村口那条清澈的小河流向远方。

一股温暖的春风,一场润物无声的春雨,像故乡曾有的那汪潭水一样,滋养着故乡的土地,故乡焕发出蓬勃的生机和生命的活力,唤醒了父老乡亲对富裕幸福生活的向往,对未来的希翼。故乡在悄然地改变着,一代代人在这片热土上繁衍生息,奋斗不止,生生不息的村子不断地向外扩展延伸,几多商铺沿着古集镇的遗迹,悄然林立而起,似要重振它当年的雄风。不远处的古运河就要重新开挖了,已经纳入政府的五年规划,勾勒出百业待兴的宏图。

在故乡的村口旁,是谁写的醒目的标语啊!“新农村,新面貌,新气象。”低矮的草房,苦涩的井水,已然成为乡亲们遥远的记忆。身处村子里,呈现在眼前的是一排排整齐划一的楼房,房前屋后栽种着不少的果树,和一些知名的,不知名的花花草草,微风吹来,送来阵阵扑鼻的芳香。平整干净的院落里,自来水哗哗地流淌着,面带微笑的女人蹲在一旁洗着衣物,几位老者围坐在院门口,悠闲地拉着家常。昔日的乡村小路,铺上了干净硬实的水泥路面,纵横交错般缠绕在故乡的土地上,在上面行走着,感觉是那样的踏实。夜幕下,大路两边的路灯齐放着光华,有不少的乡亲,坐在路灯下拉着家常里短,几个孩童在灯光下快乐地跳跃着,玩着踢毽子,找房子的游戏。晚归的乡亲,匆匆地往家里赶,路灯的光芒为他们指引着回家的方向。

故乡变了,像一朵迎着春风绽放的花朵,娇艳无比。

一代又一代人在美丽的故乡生活,孕育着一代代人新的希望,愿更多的人沿着祖辈们的足迹走向四面八方。无论走到哪里, 那颗流浪的心,那席流浪的梦,那抹流浪的情,一定会记着回乡的路,因为故乡才是我们永远的归宿。人生就是如此,从哪里来,到哪里去,终要叶落归根,化为一把故乡的泥土,回归自然的怀抱。故乡就是游子心里那抹永远的乡愁,缕缕的乡魂, 如同母亲菜园里的韭菜,长了割,割了又长,萦绕缠绵在游子思乡的梦中。

我的故乡有着厚重的历史,曾经的辉煌,我的故乡并没有沉沦,故乡像一列沿着时代轨迹飞驰的列车,滚滚向前,奏响了新时代的乐章。

长春市到哪治疗癫痫西安治疗癫痫病哪家医院比较正规呢甘肃医院中医治疗癫痫有效果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