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歌词 > 文章内容页

【留香】清明,思绪打湿心扉(散文)

来源:江西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原创歌词

1

又近清明,不知道天空会不会有雨的痕迹,但思绪却早已打湿了我的心扉。

很多年了,一直不曾去看过你,不是不想,也不是因为琐事,只是每每想到你离开时的模样,心里就忍不住会难过,泪不知不觉就会溢满双眼。当伤感蔓延的时候,我不得不拒绝去看望你。

很多年了,一直不曾写过与你有关的只言片语,很多次当我提笔时,字未落,泪却已在眼底。我不知道用怎样的语言才能表达出我的的思念,更不知道怎样的文字才能留住一些纯真唯美的时光。

不知不觉,你离开已经整整20年了,20年的时光淡化了许多事物,然而与你有关的记忆却一直未曾远去。20年了,我曾不止一次地回到故乡,去看望你年迈的父母,去寻找曾经的记忆,可是每一次,内心都感觉似压了块石头,让我沉闷地无法呼吸。

“姐,你要好好生活。”这是你回老家时,列车启动那一刻在车窗上写给我的话,时光流逝,此时依然在我心底。我要不留余力地好好生活,因为这不仅是为我自己,更是为了你。我又怎么能想到,那是此生你留给我的最后言语。在后来的岁月里,当我深陷于人生的低谷时,我在心里一直不断重复着这句话。

时常会忆起你与病魔作斗争的日子,你的坚强、你的乐观,还有你的善解人意一直印在我心里。在所有的兄弟姐妹中,你与我总是走得最近,也许这正是这么多年我一直无法释怀你离去的原因。

2

在外多年,我一直觉得堂兄妹间的感情已经很淡了,尤其成年之后大家各自有了自己的生活,为自己的生活忙碌着。但每次我回去,大家却都会想办法来陪我,那时候,我觉得我很幸福,有这么多姐妹、兄弟。

只是每一次大家围坐时,我身旁的位置却总是空的,从来没有人点破,但我知道,这个位置是留给你的。在这个大家庭里,大姐年长我八岁,我年长你两岁,大家早已习惯了儿时排坐的顺序。很多年了,从未更替,就如你在我心目中的位置,无人可替代一般。

是的,一直都想去看你,可是一直都没去,我心里有着一份深深地歉疚。其实每次回到熟悉的村庄,都想去看你,可每一次都被家里的长者以我身体太差,不易去那样的场合而受到阻挠。

有人说人与人,其实都只有这一世的缘份,缘尽了,纵然是来生,也不会再相遇。原来我与你的缘份,也只不过短短16年的时光。而这16年的时光里,还有那么多分离的日子。

已经越来越喜欢安静与回忆了,总会莫名地忆起小时候,在那个熟悉的村庄,我带着你们这些弟妹们快乐游戏的时光。我曾不止一次地写着村庄,写我熟悉的土地,或许就是为了怀念那些村庄里生活的快乐时光吧。

3

我常常在想:生活难道真的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吗?那么为什么病魔会如此狠心要夺去你年轻的生命?你是这个大家庭里最聪明的孩子,也是学习最好的孩子,包括我这个姐姐和其他弟妹都自叹不如。曾经坐在一起聊天时,我们一致都认为你会是这个大家庭里的第一个大学生,可是你的生命却在16岁嘎然而止。16岁,如花的年龄,如梦的岁月,一切还未来得及上演,你年轻的生命就这样消逝。而18岁的我,却要承受与你生死相隔的距离,那种痛与绝望是最初刻进我生命的伤。

我想起20年前的春天,那个万物复苏的春天。我的泪,却大滴大滴落在了那张写着关于你消息的信笺上,而哭声渐渐微弱,最终我无力地倒在了沙发上。我不知道自己到底哭了多久,只是醒来时自己躺在床上,眼睛肿得已经睁不开了,床边是家人焦急的目光,想到从此后就再也见不到你,我的心就陷入了一种绝望。

亲爱的弟弟,当我写到这段的时候,我的泪又落在了键盘上。我不得不承认,很多年过去了,一些细微的小节却会摧毁我伪装的坚强。我从来都没有觉得自己有多么坚强,只是很多时候用漠然为自己筑起坚强的外壳,然后活在自己的喜恕哀乐里。

我知道生活没有假如,亦没有如果,但我还是会忍不住想:如果20年前的医学如现在这样发达,如果那时我们的生活条件如现在这样宽松一些,是不是会更全力以赴来挽救你的生命。可是在那样的年代里,为了你的病,你的家人、包括所有的亲人都已竭尽全力了。生命,原来是这般脆弱。然而自此,我却不敢再看任何与此情节有关的电视或报道,因为每次看到那种病魔带给患者的痛苦和亲属的心灵折磨时,我总会想到与你有关的片断,我的心又会陷入无边际的悲伤里。

4

那条承载着童年时光的小河,不知何时已枯竭。当我每次回到村庄的时候,却总喜欢驻足小河边,纵然是干涸后,依然愿意找寻那条小河曾经流过的痕迹,然后坐在那块大石头上看着熟悉的风景。

小时候,基本上都是我带着你玩,有时坐在河岸边将双脚放在小河里,说着长大后的向往。虽然我们从来不知道外面的世界如何,但小小的内心世界却总充满着对外面的向往。然而关于外面世界的描述,都是从叔伯或者我父亲外出归来时听到的。

你从小就羡慕我父亲的那身军装,每次父亲穿着军装回家探亲时,你总喜欢围在他身旁抚摸着那绿色的衣裳,然后拉着他的手问东问西,而我却总站在一边默默地看着。那时总觉得你与我的父亲更像一家人,因为一见面就有种亲切感,而我与父亲之间,总是隔着一段距离。

七岁,当我要离开村庄的时候,你却拉着我的胳膊不让我上车,而你的脸上早已布满泪痕,年幼的时光,依然分法承受的是离别。七岁后,我开始每年回去时给你讲着外面的故事,因为在我的思绪里,我已经看到了外面的世界。可是我从来没有说过,初来这个城市时,因为语言关系我遭遇过的委屈与嘲笑的目光,它让我很长一段时间都处于自卑之中,甚至曾经想要逃离城市,回到村庄,因为我一直更愿意自己做个快乐的孩子。

5

终于,在一个暑假里,我说动了父亲接你来城市玩,因为我想让你看一看真实的城市。楼房、汽车、大书店、小卖部,一切都与村庄不一样的生活节奏。和家人一起陪你去动物园,看你从未见过的大象、猴子、骆驼……你惊喜的表情诠释了纯真的快乐。在公园,当你坐在儿童游乐的飞机上时,你问我的父亲是不是真飞机也飞这么高?父亲摸着你的头,告诉你真飞机比这个要飞得高多了,于是你的脸上又是惊讶的表情。

日子在不经意间过得很快,一直都觉得我们都还是小时候的模样,但在那个初秋,我忽然发现我们都早已走出了童年。当大伯带着面色苍白的你再次来到我们家时,我才惊奇地发现,原来我们有好几年没见面了。而你早已不再是那个喜欢拉着我衣角的小男孩。因为我眼前的你已高出我半个头,而且脸上不再是儿时的差涩笑容,换上了一种阳光自信的笑容,这种笑容曾让我一度忽视了你苍白的面容。

诊断结果出乎所有的人意料,但大家还是在尽力救治。从这个城市的医院到附近城市的医院,再到更大城市的医院,你不停地接受着治疗,当病情略微稳定时,你又回到了我生活的城市,并在我父亲所在的医院住院继续治疗。也是那段时间,我们的相处更近了,似乎又回到了童年时的模样。

那时我正在实习,不论多累,每天下班第一件事便是先去病房看你,陪你聊一些有趣的事,然后看着你吃完饭,我再离开。休息时,我的时间大多也是在病房陪你,不知道那时候为何有那么多话,似乎趣事也总讲不完。看着你阳光的笑容,我似乎才会心安。

16岁的年龄,原来也可以懂得收藏自己的情感,谁都没有说过你的病情,但你却早已明白一切。只是一直假装很快乐,一直假装自己什么都不知道。而我也单纯地以为你会康复,医生或许只是误诊。

“姐,给我买4本硬皮本吧。”躺在病床上的你微笑着对我说。我问你要做什么?你说想留个纪念。四本本子上有你漂亮的钢笔字体,写着温暖的祝福,我与小妹各一本,余下的两本留给了你的同学。只是当我听到纪念这个词时,我的心还是怔了一下,因为那一刻我就明白,聪明的你早就明白自己的病情。

6

我一直觉得,自己的记忆力衰退得很厉害,许多昨天的事都会有记不起的感觉,但还有些记忆,我却记得这般清楚。也是在那个冬天,当我在站台上送你远去之后,你离别时的目光刻进了我心底,一种我说不清的寒凉,一种伪装的漠然,还有一种绝望。

从此,我便不再送人去站台,因为关于站台的记忆,还有那目光令我一生都无法忘记。这世间没有一种离别会不令人心伤,但有种离别却让人自此生死两隔,而且明明内心知道,却无能为力,只是眼睁睁地看着他的生命尚须向死亡的边缘,这种无力是一根刺,总会在不经意间让痛侵袭着身心。

将一段往事、一些心情安放于文字,早已习惯了这种生活记录方式。就如此刻当我终于将你写进文字时,我想自己终于对你的离去释怀了。我要停笔了,亲爱的弟弟,我不知道到底会不会有来生,更不知道倘若有来生,我会不会还遇见你,如果会,我想依然做你的姐姐,但比现在更坚强、勇敢、宽容……

兰州治癫痫病医院哪家好沈阳市治疗癫痫病有什么方法呢左乙拉西治疗癫痫疾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