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优美句子 > 文章内容页

【江南往事】胭脂泪错弄弦

来源:江西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优美句子

   “双休日似乎成了公务员、教师的特定日子”,供职于外企的紫轩心中犯着嘀咕,星期六也轮不着休息,现代社会的竞争更像丛林法则,强者圈一片领地,弱者被淘汰岀局。生活在大都市,随时感觉是压力山大。
   紫轩家住海棠晓月A座16楼,她脑子里还在想着工作的事、房贷的事,不知不觉电梯已在十六楼停住了,她才意识到,到家了。
   拖着疲惫的身体,紫轩想着泡个热水澡会解乏一些,不经意间看到桌子上老公留下的纸条:贝贝,我去菜市了,给你买你喜欢吃的大闸蟹,等我回来。
   打开热水器,在浴缸里注上水,紫轩轻轻地摘下玫瑰花瓣,放入水中。都说女人似花花似女人,对于紫轩而言,她喜欢一种温馨的情调,仿佛置身于这花中、水里,她才是一个如水如花一样温婉柔情的女人,她才会吐露蕊心……
   在玫瑰花瓣的浴缸里泡了半个小时,紫轩顿时感觉一天的疲惫消退了,轻轻拂拭去身上的水珠,裹上浴巾走向了自己的卧室。她在衣柜里找自己的内衣,衣柜里多了一叠衣服,一定是老公帮忙收拾的,紫轩一笑,幸福感溢于脸上,如花徐徐绽放。
   当看到一个粉红的胸罩时,紫轩僵住了,“我买过这样的胸罩吗?天啦!这是多少罩杯的?不是我的,又是谁的呢?”紫轩陷入了沉思,紫身子不由一阵哆嗦,她不敢往下想。
   穿好衣服的紫轩泡了一杯咖啡,躺在沙发上冥思,而这时老公已回家了。“瞧!贝贝,这是你喜欢吃的大闸蟹。”紫轩没有往日那样的高兴,作为老公的天宇看在眼里,“贝贝,累了吗?”“工作有点累”,紫轩回应了一句。“哦!那你先休息,我作饭去。”
   紫轩望着眼前这个男人,她怎么也不相信他有别的女人了!可这个胸罩又那来的呢?难道他有情人了,而且趁我不在,领到家里来了?
   “都说世上没有不偷腥的猫,有几个男人见了美女不动心的。况且我们家天宇又是公司高管,要文凭有文凭,海归。要人才有人才,一米八零的个子,剑眉皓齿,若玉树临风。只要他愿意,想找一位美女并不难。难不成是他公司那一帮小妖精,贴上了?”紫轩心中打着鼓。
   往日喝咖啡紫轩喜欢加糖,放上一段轻音乐。但今天她没有加,因为她觉得缺少了甜蜜素。音乐也没有放,只觉得心情特烦燥。
   望着墙上的结婚照,那样暖暖的情调加速了紫轩的忐忑。眼睛不知该往何处看,眼睛的余光中,她扫瞄到了茶几下的垃圾桶,记得早晨她上班才拎了一包垃圾,垃圾桶应很干净,但她看见了两个纸杯斜躺在里面,她撕下一张餐巾纸,钳位纸杯边缘,在鼻子边闻了闻,散发着浓浓的咖啡味道。
   紫轩冲上一杯清咖,思索着,清咖很苦,略有香味,但苦味更长,顺着喉咙漫延至体腔、大脑。“这就是生活的味道吗?”不知不觉泪水湿润了眼睛。不行,我得问问他,但万一不是呢?他会不会生气?她知道天宇是一个自尊心极强的男人。
   望着一桌子好菜,还有她平常喜欢的大阐蟹,紫轩觉得索然无味。“紫轩,这是你喜欢吃的蟹黄”,天宇把分开的蟹夹到紫轩的盘子里。“天宇,今天家里来客了吗?”天宇看了紫轩一眼答道:“嗯!今天一同事来家里拿一份文件。”“哦!是男同事吗”?天宇一脸迷茫,“怎么啦,宝贝”?“我只是随口一问,不知你同事落下东西在我们家没有”?紫轩脸上不带半点笑容。“没有吧,佳明喝了一杯咖啡就走了”,“哦!我些疲惫,天宇,我去休息了”。天宇望着老婆,感觉怪怪的。
   时间如过隙之驹,又是一周,紫轩想着,不能为了工作,而忽略了家庭,尽量早点回家。
   紫轩拨通了天宇的电话,“亲爱的,你早点回来吧,我买了你最爱吃的甲鱼,我给你煲汤,等你……”。“宝贝,最近几天都要加班,因为我们公司有新产品上市,我们正在制订市场营销企划案,我争取早点回来。嗡嘛嘛!亲亲。”“讨厌,就会油腔滑调”,紫轩脸上开出了两朵桃花。
   一个人的饭吃着不香,没有人斗嘴,也没人点赞她的一手好厨艺。一顿晚饭对于紫轩而言就草草了事。靠着床枕,紫轩回忆着过去:天宇与紫轩是大学同学,也生活在同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后,紫轩进入了一家外企上班,而天宇以优异的成绩走进了他梦想的癫痫疾病怎样治疗大学“麻省理工学管理学院”深造、读研。记得有一位美国诗人曾说过:“时间是多才多艺的表演者,它能飞逝一切,也能揭露真相。”他们的爱情历经了岁月的考验,最终走进了婚姻的殿堂。
   不知几时,紫轩靠着枕头入梦了。熟悉的脚步声还是吵醒了她,“吵醒你了,不好意思”。天宇撸了撸被子的边角,盖在了紫轩微凉的香肩上。工作太累了,床能让身体彻底舒展,紫轩还是像往常一样,蜷缩着身体,偎在天宇的胸膛,她能听到天宇的心跳。她的手如蛇一样的滑行在他的大山之中,香腮能感觉到他那男子汉的胡须有些扎人,但又像触电一样肆掠过身体,激荡岀一朵朵漪涟。蛇爬行进一片森林,缠上了擎天柱,“亲爱的,别,我太累了。”紫轩顿时兴致全无,都说男人是否有岀轨之疑,看闺中之事就明白了。“睡吧!”紫轩把这两字说得极短,翻身背向天宇,天宇不一会儿就打起了呼噜,而紫轩泪水漱漱而下,这是他的借口吗?
   对于一个女人而言,男人是她的天。在家等一个人回家,既是一种幸福,又是一种煎熬。“天宇,下雨了,你带伞没?你怎么回?”“宝贝,放心吧!刚出公司,车就坏了,还好,有一同事顺路,我坐她的车回家”。
   紫轩家住海棠晓月A栋,自然进出小区的车辆都能看清,一辆车在她的楼下外面的便道停下了,天宇从车内走了下来,一位女材婀娜的女子为他撑起了伞,显然她没天宇高,天宇挥手,好像说不用,几步之遥,但还是拗不过姑娘。天宇接下了伞,两人排着进入了大楼。一会儿,姑娘执着雨伞回去了,挥手告别,紫轩看得是一坛子的醋味,在仿佛在雨中发酵,如雨一样的飘着。
   “回来了,天宇?”“嗯!今天这鬼天气,车刚岀公司就坏了,还好!有同事顺路,送了我一程。”“是女同事吧?”天宇微微一笑:“对呀!梓萌刚好顺路,送我一程。”哦!……
  
   二
   自从衣柜发现别人的胸罩后,紫轩成天魂郑州治癫痫技术好的医院是哪家不守舍,浮想翩翩。这时电话突然响了,“老同学,最近好吗?”“你是?”“我是浩天呀,最近来你们城市发展,你们俩口子应为我这个老同学接风呀!”“天宇公司有事不能来了,我来吧!”
   帝都夜总会的霓虹灯闪烁着夜的暧昧,“上次同学聚会时隔有四年了吧?你还是那样的美丽。都说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紫轩掩口嫣然一笑,“嘴还是那么贫!”喝点什么?紫轩问道,“来两杯蓝色鸡尾酒吧!”时别几年,老同学之间自然有很多话说,一杯、两杯……,继续着,舞厅的灯光闪烁着,时暗时明。“我可以请你跳一支舞吗?”“荣幸之至”,紫轩脸有一些红润地说道。
   “记得那时你是我们学校的校花,我曾给你写过信,可你却从来没回过我,只有你心中的王子天宇!”“那已是陈年旧事了,你现在不是很好吗?”紫轩在酒力的作用下,感觉身体有些绵软,舞步有一些凌乱。浩天感觉得到这个吐气若兰的老同学一定不开心的事,记得她以前很少这样喝酒。“紫轩,你醉了,我送你回家吧!”“我不回家!我不回家!”紫轩两眼朦胧,浩天突感一丝酸楚,拨通了老同学天宇的电话。约摸半小时,天宇风尘仆仆而至,老同学一番寒暄后,一一道别,来日再约。
   早晨的阳光透过玻璃幕墙返照在窗帘上,紫轩睁开眼睛,还是感觉有些头重脚轻。“醒了?早餐已作好了,起来一起吃吧!公司的事终于忙完了,可以好好陪你了。”紫轩这时才发现,天宇消瘦了很多,一定是工作累的,一种心酸油然而生。
   “咚、咚、咚”,不知谁一早就在敲门,紫轩打开门一看,是楼下居住的一位邻居,邻居是一位在这儿租房的小伙子,手里拧一袋子。“姐姐,你看一下这衣物是你楼上吹落下来的吗?”紫轩看了看,那是黑色蕾丝的比基尼,不由脸红了,好像是自己的。“我去看看阳台上衣物有掉的没有”,在可升降的晾衣架上,晾着的比基尼不见了,紫轩连忙向小伙子致谢。这又让她想到了家里多出的那一个纹胸,是不是楼上掉下来的呢?
   “天宇,上次你帮忙叠衣物,可拾到东西”,“什么东西?”,“我说你收阳台的衣服时”,“哦!好像有吹落的胸罩”。紫轩从衣柜拿出了那个纹胸,“是这个吗?”,“难道不是你的?”,天宇一脸狐疑。紫轩一下释怀了,“没事了!”想着自己差点误会了天宇,她又怎么说得出口呢!
   爱一个人,是互尊、互信,互爱,互信是爱的基础,再其次是理解、包容。这虽不是杨绛先生的原话,但大概意思如此吧。紫轩望着天宇消瘦的脸,搂着他的脖子,双唇滋润着他久违的干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