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优美句子 > 文章内容页

【柳岸】山路弯弯(散文)

来源:江西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优美句子

我的老家开门见山,山峦起伏,一座连着一座,看不到尽头。都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大山之中的人们,世代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但是外出就是一个大问题,从我们村到镇上,是一条石板路,一块块大小相同的青石铺成的路面,一步一个台阶,九曲十八弯,翻过四五座高山。光滑的石面,记录着它们经历了无数风霜,见证了无数沧桑的历史。村子的人们从很久远的年代,就靠双脚在青石上行走,一代接着一代。但是随着改革开放的春风吹响大地,世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古老的村子不想被时代淘汰,首要任务就是完成外出公路的通车。

“想致富,先修路”的至理名言,让村民们迫切希望修通公路。但是,我们村远离主干道,又无特色产业。在许多地方都需要修路的时候,政府暂时不会考虑我们村。

从我记事起,村民外出全靠石板路,出行靠双脚,物质靠肩挑。石板路两侧是茂密山林,长满了各式各样的植物。它们相互拥抱在一起,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高高的杉木树和松树是山林中的王者,它们相互比高,一棵棵笔直往上生长,似要把云霄穿透才罢休;矮一些的树木有板栗树、枫树、柿子树、砾树、樱桃树、杨梅树、丁香树,它们在杉树与松树的空隙之中生长;与树木抢夺空间的还有各种各样的藤条,如葡萄藤、猕猴桃藤、葛麻藤、爬山虎藤;再矮一些的植物就是叫不出名字的野草和野菜,一簇簇见缝插针,哪里有阳光,哪里就有它们的身影。

随着四季变化,石板路的风景跟着变化。当春天来临,石板路边百花绽放,红色的艳山红、白色的丁香花、粉红的野樱花、紫色的马蹄兰,人们在百花之中行走,真是心旷神怡,连爬山的疲惫都消失得无影无踪。当夏季来临,毒辣的太阳照射大地,绿幽幽的石板路,正是避暑的好地方。人们走得口渴了,在石板路边上的泉眼中,用双手捧起水大喝一口,清甜冰凉的泉水,让人全身变得清爽。当秋季来临,金黄的树叶铺满石板路,金秋在这里得到完全展示;还有带有刺的板栗、圆圆的砾子、红红的柿子、诱人的猕猴桃挂满了枝头。如此美丽的风景,如此多的果实,让路上的行人,舍不得移动脚步;当冬季来临,整个世界变成了白色,飞鸟绝迹,行人稀少,大部分树木都弯下了腰,只有松树依然挺立身躯。“大雪压青松,青松且挺直。”松树似一名名坚强的战士,在任何恶劣的环境下,都挺立身躯,绝不妥协。在冬日里,白色的雪不是石板路上最美丽的风景,“冰雕世界”才是最美丽风景,一场冻雨后,整个世界被冻了起来,变成了活的琥珀。一阵阵风吹过,叮铃当啷的响声,似一曲“高山流水”,多么动听啊!

石板路上如此优美的环境,人们很爱这里,三五群人走得累了,在石板路边歇一歇,各自扯起话题,就开始聊了起来。天文地理、政治经济、农事发展不是最热闹的话题,人们最关心的话题永远是公路什么时候才能修通。

我第一次走石板路是与爸爸一起去镇上赶集,在雾气正浓的清晨,爸爸从门后拿出扁担,挑上昨天晚上准备好的两大包大米,摇摇晃晃冲入雾气中,踏着青石板,一步一步,朝镇上而去。爸爸必须在集市还未开始之前,把大米卖掉,越早价钱越好。爸爸铿锵的脚步声打破了山林的寂静,惊飞了山林中的飞禽走兽。爸爸对此习以为常,我跟在后面,总被乍起的飞鸟,突然出现的野兽吓了一大跳。

石板路几处转弯之处,一座座坟墓静静地躺在其中。坟墓时间久远,已经找不到墓碑,仅能看到一个小土堆。人类对未知的事物,一向充满恐惧,而坟墓在我记忆里,一直是不敢独自面对的事物之一。

石板路路途遥远,从家里走到镇上,至少要不停地走三个小时。我完全空手,脚都走出了水泡。石板路让我心有余悸,很长一段时间,我都不愿意再到镇上。但是我升初中了,不得不与石板路长期打交道。

我上初中的时候,周一到周五住校,周六周日回家。周日的中午,我必须从家里出发。我约齐同村四五个同伴一起,我们一路上嘻嘻哈哈玩闹,一点也没有感到石板路的可怕,没有感到石板路的遥远。随着我升了高中,同伴越来越少。为了减轻了家里的负担,初中毕业后,一个个同伴背上了厚厚的行囊去沿海打工了,只剩下我一个人依然在石板路坚持。爸爸从来不会送我,他常说:“男子汉大丈夫,必须学会自立。”

石板路路途遥远,上上下下,每走一次,我的脚都要酸好几天。我一次次在石板路上行走,身体得到了磨练,双脚的肌肉在石板路的磨练下越来越结实,运动耐力越来越久。石板路不仅仅在身体上给予我锻炼,思想上也给予我锻炼。

我刚开始一个人走石板路的时候,埋着头,一直往前冲,不张望,不停歇,尽快走完。高中是人生最关键的一年,我必须跨过高考这座大山,才能看到美好的未来。而我脚下石板路也是一座座大山,首先就应该把它完全征服在脚下。于是,我强迫自己走慢一些,看一看美丽的风景,最开始很心慌,很想逃离。我不停地在心里告诉自己,必须冷静,必须沉住气,连石板路都征服不了,如何征服高考那座大山。由于我坚持不懈,即使在天快黑的时候,我也敢独自走这条路。在石板路上,我靠毅力战胜心中恐惧的恶魔。在学习上,我也用毅力战胜了一门门功课。我的成长路,石板路做出了很大的贡献。

风景如画的石板路,没有能够阻挡村子人们修公路的愿望。为了修通公路,人们发扬起“愚公移山”的精神,自己动手修路。设计的公路围绕高山似陀螺一样转,多次切断了石板路,石板路完全被破坏,消失在历史长河之中。全村男女老少齐出动,带上干粮,利用水磨功夫,用锄头挖,用钢筋撬。但是人力终有穷,村子所有人通过无数年努力,仅仅修通了宽不到一米,只有马拉车能够通过的泥巴路,这就是我们村公路的雏形。虽然汽车不能通过,但是马力比人力不知强了多少倍,人们物质运输再也不用肩挑,出入方便了许多。

黄泥巴为底的马车路,天气晴朗的时候,马车来来回回不停地奔跑,运输粮食、蔬菜、水果、木头、砖瓦、水泥等。但是,下雨的时候,黄泥巴在雨水的滋润下,变得粘性十足,车轮一动就深陷泥潭,完全动不了。整个雨季,人们只能干瞪眼,完全没有办法出行。村民们多么希望有一条水泥路,就再也不怕黄泥巴。

今年过年回家的时候,我坐汽车一直到了家门口,光滑的水泥路面,在阳光下熠熠发光,人人脸上洋溢着欢乐的笑容。这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我们村终于告别了没有公路的历史。在公路修通后,村子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人们生活也过得越来越红火,一排排砖房建了起来,代替了原来陈旧的木头房子。投资者看中了大山的山清水秀,有人投资了养鸡场,有人投资了鱼塘,有人投资了农家乐。许多外出务工人员也回到村子创业,村子一片欣欣向荣。

水泥路修通了,石板路彻底被破坏了,但是它依然活在我们的心里。它是一个时代的见证,没有它,我们根本走不出大山,看不到外面精彩的世界。我们对于石板路的记忆,就如对故乡的记忆一样,无论它们如何变化,甚至消失,都不能够忘记,也不愿意忘记。

西安哪里的医院能治好癫痫?哈尔滨去哪里的医院看癫痫病较好?武汉市到哪家看癫痫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