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艺苑名流 > 文章内容页

【菊韵】荒野的乌鸦漫天飞

来源:江西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艺苑名流
破坏: 阅读:875发表时间:2019-03-27 20:35:06

我现在工作的地方是个工厂,坐落在一片块贫瘠的土地上,大半年风沙不断。有“大眼儿沙,毛子草,蒺藜狗子专扎脚,风沙吹人跑”之说。土地沙化严重,只有地表上蒙着薄薄的一层黄褐色的土,那是勤劳的农民把家里养猪、养鸡积攒下来的粪便和他们做饭烧柴时剩下的草木灰,混合在了一起作为肥料,撒在了上面,才逐渐形成的。农民们平时不敢加大对农田的管理,不怎么敢动锹、动锄、动镐,生怕松软后的土层,被大风刮走。即便像绣花那般小心,在干旱的冬季和春季,大风还是不会留啥情面。可见农民的处境跟这里庄稼的生存一样艰难。
   就是在这么个“兔子不拉屎”的地方,却生存着一大群乌鸦,黑压压的,漫天满地都是。它们每天早晨都从我办公室的窗前飞过,边飞边“呱呱”地呼唤着自己的家人或族群,然后落在这片贫瘠的薄沙地里边。在沙地里它们从这块地搜寻一遍,又飞到另一块地搜寻一遍,也不知道来回搜寻了多少遍了,千遍万遍总是有的吧!玉米秸秆、花生秧子、白薯秧子都早就被农民们背回家,作为柴火或喂猪、沤肥用了,不知它们还能捞到些什么?真是一群可怜的家伙们!
   昨天早晨它们没有来,我有些纳闷儿,工友老张说:“今个是集,它们赶集去了。”
   “啊?乌鸦跟农民一样,也赶集?”我有些错愕。
   老张嘿嘿地乐。
   我按着老张指示的方向,骑上他的电动自行车,驶向集市一看究竟。集市里人山人海,有摆衣裳摊儿的,有摆农具摊儿的,有卖粮种的,有卖生肉、鲜鱼的,还有炸鸡、炸鸭子的,还有卖炸饼、豆腐脑的等等,吆喝陕西最好癫痫医院声、叫卖声不断,喇叭声、铃铛声、借光借光的喊声不绝于耳。
   在这么个嘈杂的环境里,怎么可能有乌鸦呢?老张不是把赶集的人群当成乌鸦了吧!老张可真是一个有幽默感、有文学情趣的人啊!
   我嫌人多,无心赶集,想回去假装痛斥一番老张,怪他开玩笑白遛了我的腿子。
   回来的路被过往的人流和汽车插严实了,我只好绕道冲着一个田野的小路骑过去。出得集市却发现乌鸦们原来都躲藏到了这里。几棵大槐树上已经落满了,田野里还是挤挤叉叉的一片。嗯!我明白了,原来它们耐心地等待着,等待人们散去以后,再飞到集市里去,像乞丐那样,捡拾残渣剩饭。这对于乌鸦来说可能就是过年了吧!当然,也可以把它们理解成一群穿着黑马甲的环卫工人,是来搞大扫除的。
   乌鸦全身黢黑,比黑人还黑,没有一块白地儿,哪怕是眼睑那个地方也是黑的。但羽毛油光烁亮,有金属般的质感。乌鸦是孝鸟,民间有“乌鸦反哺、羔羊跪乳”之说。据说,小乌鸦长大以后特别孝顺,整日陪伴母亲身旁,发现食物后先尽着母亲吃,待母亲吃饱后自己才吃。等母亲老了,眼睛瞎了或者飞不动了,它们就轮流把食物衔回来嘴对嘴喂给母亲吃,直至母亲寿终正寝。据动物学家们观察,在鸟类中只有乌鸦有此行为,其它鸟则无。
   古人把乌鸦当作慈鸟。李时珍在《本草纲目.禽部》中,也有这方面的记述。“慈鸟:此鸟初生,母哺60日,长则反哺60日。”
   大诗人白居易也作诗一首,来讴歌乌鸦反哺的情谊,针砭世态,抨击那些不遵孝道之人。
   慈鸟夜啼
   慈鸟失其母,哑哑吐哀音。
   昼夜不飞去,经年守故林。
   夜夜夜半啼,闻者为沾襟。
   声中如告诉,未尽反哺心。
   百鸟岂无母,尔独哀怨深。
   应是母慈重,使尔悲不任。
   昔有吴起者,母殁丧不临。
   嗟哉斯徒辈,其心不如禽。
   慈鸟复慈鸟,鸟中之曾参。
   据研究,乌鸦是人类以外具有第一流智商的动物,它的的智商能力与家犬相当。它会根据不同的容器,选择使用不同的工具来达到自己的目的。小学课本里《乌鸦喝水的故事》就反映了它们的奇思妙想。
   赶集的这群乌鸦,肯定是大饱了口福,不知它们从哪里留的宿,今天早晨它们老早地就回来了,它们是被老鹰盯上了,有三只老鹰尾随而来。情况不妙,它们沙哑地叫着,互相提醒着在空中飞舞。不断变换着姿势,就像撒向大海的一张渔网,黏黏糊糊、软瘪搭撒,一会儿打成疙瘩转着圈飞,一会儿撕裂成上下两个疙瘩,两个疙瘩又黏在一起,一会儿上、一会儿下,一会儿左、一会儿右,一会儿扯到这边儿、一会儿拽到那边儿,不停地飞,不停地转,让老鹰无从下口。老鹰在空中盘旋,甚至借助气流可以展着双翅停留在高空,虎视眈眈地等着乌鸦犯错,或是有转迷糊了脱离了队伍的,或是累得慌了落在了树上、地上的。可是聪明的乌鸦就是不给老鹰机会,最后老鹰自知没趣,就纷纷离开了。
   在我的家乡,南面是渤海,有广漠的滩涂和芦苇荡,还有开垦的鱼塘和稻田地,有享不尽的细粮和鱼虾;西面是草泊和高粱、玉米、大豆的粮仓,地里拉拉的总比这里多的多吧?我不明白乌鸦为什么要留恋这片贫瘠的土地,它们都长着翅膀,可以轻而易举地飞到肥沃的地方去,这不禁让我想起过去和当下的移民搬迁来,真是哭爹喊娘,故土难离呀!
   我是从岗位上退下来以后,在家闲置寂聊才来这里打工的,来到这儿要放下老迈、放下架子,要回到二十岁刚刚参加工作时的那种状态,像学徒那样从零开始。落差这么大,可见心里多么没底,多么孤寂。
   来到这里第一眼看到的竟是漫天飞舞的风沙和乌鸦,如此的荒凉之地,就跟我小时候看过的电影,表现荒凉的场景时,总是荒野里有一棵枯树,上面蹲着一只乌鸦,或是一群乌鸦呱呱地叫着从荒野河南得了癫痫该怎么治疗上空掠过。这恰好跟我此时的心情吻合。
   不过,乌鸦孝顺,乌鸦耐得住贫寒,耐得住艰辛,不攀富贵,守得住底线,是做人的楷模。在这种环境下,或许还能焕发出我的第二春来呢,我一定要努力。

共 2123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