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艺苑名流 > 文章内容页

【江南】年(散文)_1

来源:江西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艺苑名流

此刻,我坐在邻桌,听着他们各自讲述着自己的故事……

几瓶啤酒,三个小烧儿,竟让人看得如此心疼。他说今天挣了不到五十块钱,给摩托车五块,吃饭花了二十元,一天又白干了,家里媳妇还等着回家过年呢,说罢,对着瓶子又吹了一口。对面的老哥接过话茬:“谁还不是啊,我今挣了一百三十元,狠了狠心这不来吃一顿铁板烧,接着抬头仰脖儿,杯里的啤酒一饮而尽”。最小的那个并没有过多的话,只是不断的吃着盘子里切碎了的烧饼,凌乱的头发下是他那张略显稚嫩的脸。

他们并不是这个小城市的常住者,他们只是这里匆匆的建设者,行了一程,倦了一夜。他们随着窗外的霓虹,抒发着这段日子里遇到的难事,不被人看起,不被人尊重,多少次返工,多少次哽咽。邻居家的女儿结婚,他们商量该给多少彩礼,儿子正赶上过生日,打算让朋友的孩子帮着挑几本书,太多的委屈在酒里一饮而尽,随着几声哽咽说一句:“终于过年了”!

对于他们来说,这条离家到归家的路,需要走一年,这条归家到离家的路,却只需要三天。

这个夜晚,显得如此真实,人真实,话也格外真实。我从未想过,在他们的身上我竟然感受到了久违的年味儿,这份年味儿,叫做漂泊。。

原来,明儿个,就是小年了!

小时候的年儿,是我手里的那半挂小鞭儿,那时候,总要把它一个个的揪下来,不舍得放,小伙伴们一起点燃以后,把它塞到树洞里,塞到泥土中,甚至扔到人家的院子里,随着噼里啪啦的几声,炸开了一个幸福的年。

小时候的年儿,是奶奶从集市买回的那二斤猪肉,顺带着再带回来点橘子、花生、瓜子,舍不得吃,只把它紧紧的放进柜子里,只等待小年儿的时候才摆上一盘。新买的画也该贴上了,如果有求联的,也该写了,哪有什么润笔费,递上一根火烟,比什么都满足。

小时候的年儿,是我兜里早就握皱了的几毛钱,买个一毛钱的刨冰我可以嘬半个晚上,平时舍不得,买不到的东西,终于可以在这个时候解解馋气,可有多少次,钱伸出手又舍不得花了。这几天,免了作业的烦恼,免了父母的唠叨,趴在柜门边,听听里面新衣服的声音,心里早就乐开了花。

小时候的年儿,是村里的一路小灯儿,是拱手作揖里的祝福;小时候的年儿,是三叔二婶伸进兜里的压岁钱,是远方有客,一桌子的团圆。小时候的年儿,是妈妈包的饺子里那枚小小的硬币,是围坐在一起等待赵本山的春晚;小时候的年儿,是邻居一块儿打的几把麻将,是我和小伙伴儿黑着眼圈熬的大年三十的傍晚。小时候的年儿……

大了,年味仿佛却越来越淡了,可能只能从拥挤的春运里才能感受到那份归家和团圆的急切吧!现在的年,是超市里的人山人海,是一桌子山珍海味却无从下筷的无奈,现在的年,是奔波在送礼的路上,是醒了一个黑夜,可睡了一个白天,现在的年是屋里屋外,每人一部手机,发着红包,收集着福字,现在的年是群发而的短信,不知收到了多少同样的祝福。

年底了,有人行走在归家的路上,更有多少人行走在相亲的路上。谁谁家的小伙子个子挺高,有房有车,谁家的小闺女长得漂亮,也有工作。围坐一桌,讨论的再不是这一年的家长里短,而是适龄青年的婚姻大事,有时候,我们这90后的一代竟然显得麻木,不知为何对于感情已没有了那么多的期待,总在寻找,可也总在躲避,对于亲戚朋友的推荐,总是怯懦的拒绝,不是不想,可能更多的是害怕失去。可能对于某些人,真的眼前一亮,出口的却只是你好而已吧!奔波、平常、回忆,可能这才是最大的年味儿!

小时候的年味儿融入血液,长大以后的年味儿寄于奔波中的每一个脚印。虽然每一步都很难去走,可到头来,却也都踏得如此坚定。

2018年,不慌不忙,我们总会在某一个瞬间偶然相遇……

长期服用拉莫三嗪漯河市哪家癫痫病医院最好河南治疗癫痫病医院选择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