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艺苑名流 > 文章内容页

【看点】听,海哭的声音(散文)

来源:江西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艺苑名流

第一次面对着这片南太平洋海域的时候,眼前的大海给了我一种意想不到的惊喜,的确,这里每一处的海,都美得令人窒息。

我干脆闭上了双眼,感受着海洋在胸臆之间的喧腾,那种澎湃的力量瞬间让我紧闭起双唇,我不敢张开口,用心倾听着海潮的声音。

那一刻,我仿佛感觉到自己在和这片海水对话。

“哥,比我和你描述的还要美吧?”云儿停好自己的商务车,向观景台跑来,快到我身边时开口问我。

我点点头,睁开了眼睛,缓缓地说道:“果然不同。”

这区区四个字,听在云儿耳中,却胜过千言万语。她知道,大海对我并不陌生,因为喜欢山水的我更喜欢言简意赅。

“听,海哭的声音,这片海未免也太多情……”云儿在我身边迎着海风唱起了歌,这位会说话就会唱歌的土家女儿,无论在哪里都能给人带来快乐。

是啊,那天云儿开着车子来机场接我的时候就说先带我去看海呢。我说,国内差不多的海滨城市我都去过了,这东南西北的海还不都是大同小异的吗?难道大洋路这边的海就格外特别?云儿点点头,给我留下了一个悬念。

果然特别!眼前水波浩荡,感受着海风的轻拂,我的心中仿佛产生了一种想要去亲吻海水的冲动。蔚蓝的天,碧蓝的海,那种让我心醉的纯净,这一刻,我只想一个人近距离地去海边走一趟。

我让云儿在观景台等我,还没有等她回答呢我就顾自走了起来。不一会,我就走到了海水中,蓝绿色的海水随着浪花涌动着,海水中的岩石仿佛有了一种梦幻般的波纹,我一边走,一边极目远眺,只见远处浪花分界线的那边,深邃的蓝色漫无边际地铺开去,一条条白色细纹在我的视线里涌动。

转过身,望着观景台,只见云儿正沿着护栏轻盈而下,可想而知,她才不会让我一个人漫步在海滩呢。这时候,我好像有一种错觉,一身蓝色职业装的她,仿佛天上飘来的一片湛蓝云彩。

云儿始终是一副急性子,还没跑到我身边呢,她快速的声音就伴随着海风向我飘来:“哥,你第一次来大洋路看海,我想还是花个几百澳元,乘坐直升机去空中看海来得刺激呢,你想啊,直升机从十二门徒那边出发,飞行在海岸上空,你俯瞰着下方的十二门徒和沉船海岸,感受着巨浪拍岸的磅礴气势,绝对会感叹不虚此行呢。”

我点点头,心里不由得想,在空中看海肯定有一种不一样的感觉吧,于是,我们就直奔直升机场而去。

直升机场的停机坪说白了就是草地上一块圆形的水泥地而已,云儿告诉我,这里是一个农场,其实,躺在草地上吹着海风看着蓝天也是一种享受呢。在等待处排队的时候,云儿悄悄地和我开玩笑说:“运气好的话,哥你说不定会碰上一个飒爽英姿的美女飞行员呢,那样的话你不仅可以空中看海,惊心动魄的时候还可以回过头看着美女飞行员压压惊呢。”

这时候,一架直升机返航归来,我看着驾驶舱下来的飞行员果然是女的,就冲着云儿轻声说道:“来澳洲几年,我怎么看着你好像变成了一个女巫师了呢?”

说笑归说笑,但云儿还是不厌其烦地和我唠叨别去坐后面,最好是往前看,也别去拍什么照,只要带着眼睛看,带着心倾听就足够了。

直升机飞临海岸线的一瞬间,我就被下面的绚丽和壮观深深地震撼了,透过直升机的玻璃窗俯视着下方的海面,感觉到一片蓝色吞吐着的海水,仿佛在涤荡着我的灵魂。浩瀚的海面,每一条海浪似乎都在做着同样的涌动,像是去远方朝圣一样。

我看不到海面上任何的生物,纯净的海面如同一块没有丝毫杂质的翡翠,可是,我又好像能够清晰地感受到在无尽的海底似乎有一种生命力在涌动,这种特殊的感受直击心灵深处,这一刻,我直觉自己这颗心是在与海水对话,隔空相对,我倾听着海浪欢快的声音。我想起云儿刚才在唱的歌,不禁对那句“听海哭的声音”产生了怀疑。

直升机驶过那块叫做“伦敦桥”的海蚀石拱门上空时,我终于真真切切地体会到了这片大海无与伦比的美丽。此刻,眼前看到的蓝色显得更为纯粹,汹涌的蓝色,张狂地占据着我的视野,脑子里瞬间跳跃出来“秋水共长天一色”这句脍炙人口的诗句。

蓝天。巨石。惊涛骇浪。面对下面蓝色的海洋,我感叹着生命丰盛的内涵,而那种对于自然的敬畏,却始终在心胸间涌动着。

不一会,直升机俯冲向海面,我的心随之紧紧地揪着,突然,我感觉到直升机螺旋桨的轰鸣声变得轻了很多,我睁大着眼睛贪婪地看着下方的海面。海水变得狂野了起来,它们咆哮着,翻涌着,又冲锋向前,以一种决绝的姿态撞击岩石,这一刻,我听到了海浪怒吼的声音,脑子里瞬间就出现了那种地动山摇的感觉,只见一块块“翡翠”被揉碎,白色的浪花抛洒着,而后,海水再一次依仗着惯性冲上岩壁,腾空而起,倒卷着,复又重重地落下,海面顿时为之色变,我的内心也随之悸动不安,我不由得想,这难道就是海哭的声音?

我完全不敢相信,直升机螺旋桨巨大的轰鸣声在这一刻的海涛面前显得是如此的微不足道,右手按着心房,听着自己快速的心跳声,我想到了“沧海一粟”这四个字。

海,我并不陌生,从曹操的《观沧海》到苏轼的《望海楼观景》,从“海水无风时,波涛安悠悠。”到“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钟情于山水的我,总是喜欢在诗文中与大海对话,就像刚才,在直升机上看着下方的海面,我的心仿佛与涌动的海浪紧紧相连。

不得不说,来到大洋路,我的眼里仿佛就只有海了,哪怕十二门徒、吉布森台阶、洛克阿德峡谷、伦敦桥等仪态万千的风景画卷在我的眼前徐徐展开,我也始终在心里感叹着生命的渺小与自然的博大。

十二门徒随着海水的侵蚀如今只剩下七个了,尽管徒有其名,但却丝毫不影响我的兴致。面朝大海,我想,若能在日出和日落时分,站在观景台上观赏十二门徒,眺望着海天一色,细品着微咸的海风,当能倾听出来自于海的偈语吧!

望着眼前漫长的海岸线和那些孤零零的礁石,我的思想里莫名地蔓延出一种遗世独立的感慨。是啊,这些岩石,经过海浪和海风的洗礼,被大自然鬼斧神工地雕凿成酷似人面的模样,那种巧夺天工的魔力,我真的不敢想象。你看,那些满是沧桑的岩石,就那么静静地守护着这片大海,任凭海风凌烈,我自依然,那种忘我倾听的境界,我不由得想到了我们那些在国境线上站岗放哨保家卫国的勇士。

云儿说,走一趟吉布森台阶看海,才不虚此行呢。其实,做旅游业的她早就从我的眼神里看出了我对这片海域的狂热程度,因而,她总是给我挖坑,让我跟着她一步步走下去。

从几十米高的悬崖顺着台阶而下,回过头的一刹那,看着这条峭壁步道,我却有一种宁静的感觉。

踏上沙滩的那一瞬,一种无可比拟的细腻,仿佛穿透心间,我从靠近悬崖一侧的沙滩往外走,一步步感受着脚下沙子从湿凉到温润,那种不一样的感觉更是从脚下层层掠过心上。弯下腰,我从海水里捧起湿漉漉的沙,看着海水从指缝间滴落,我却听不到海浪遗落的余音,站起身,我的眼神从云儿的发际掠过,落在不知疲倦的海浪身上,看着光影一点点变幻。

不一会,云儿指着一块礁石,让我爬上去倾听海浪的声音,她说,那种“哗哗”的声音,不同心情的人听着就有不同的感触,或许,此刻你说不定就会认为是海在为你哭泣了呢。

爬上礁石,我蹲下身,听着浪涛拍打礁石时发出的那种气势磅礴的声音,这一刻,我仿佛可以听到海水对我的窃窃私语。慢慢地,我听到了它的孤独,它的寂寞,但我知道它并没有哭泣,如同我在寂寞的时候也没有落泪。

当我走在洛克阿德大峡谷的时候,远远地看着礁石与沙滩,望着波涛汹涌的大海,夕阳斜照,海天一色间,蔚蓝的天空、金黄的沙滩、浪漫的碧海组成了一幅绝美的画面。我看了看身边的云儿,对她说,或许,这样的美景才是最为透彻的吧。云儿不置可否地笑笑,但我从她的笑容里看出了另一种美,那是一种叫做快乐的美。

十二门徒岩站立在凛冽的海风中,迎着南太平洋的每一个日出与日落,我突然想,若干年后,这些巨大的岩石在海水的侵蚀下灰飞湮灭,变成碎块,被大海的狂涛所吞噬,就像永远不曾在那里伫立过一样,那时候,大海会不会发出更为怒吼的声音以示纪念呢?那时候,这片大海会不会真的哭泣呢?这样想着,我的心情瞬间就变得落寞几许,不由得在心里感叹:在时间的长河里,根本没有永恒可言吧!

说起永恒,我更为惊讶那些穿过“伦敦桥”的亘古不息的海风和海浪呢。你看,海浪成年累月的拍打,将崖底都穿透了,使得这座崖壁变成了一座双孔拱形的大陆桥。尽管海水中的“伦敦桥”有一个故事,但我想,在时间面前,无论人还是物,都会是匆匆过客。也许,“伦敦桥”才是这片大海真正的倾听者。

大洋路蜿蜒在澳大利亚东南部沿海,走过海滩,穿过海边的密林,不断展露它最美海滨公路的独有魅力,右边是色彩绚丽的山脉,与左边不时闪现的大海相映成辉。这道在崖壁上开出来的海滨公路,那种粗狂和精致的融合,在海风的吹拂下显得大气又含蓄。

再一次站在一座观景台上面,前面是浩瀚的大海,后面是陡峻的峭壁,凛冽的海风带着翻滚着的白色浪花碰撞礁石的声音,如诉如泣。我对着一边的云儿说,又仿佛在喃喃自语:“最美的风景始终都在路上。”

我看过不同的大海,在日照的海滩,密密麻麻的游人早已踏碎了这片海的深邃,映入眼帘的只是那些翻滚到疲倦的浪花和浑黄的海水。在渤海湾,阳光下的白色海浪变成了金色,那种梦幻般的色彩令我陶醉之外,我有一种不忍归去的念头。

而在雨中看海,又是别有一番风情。记得曾经在雨中的象山看过海,远远望去,仿若一位蒙着面纱的少女,婉约极了,站在朦胧的海边,心里的尘埃顷刻间便被涤荡干净。淡淡的腥味,在一片涛声中随着海风醒来,白色的浪花、银蓝色的海水、宁静的心田,那一刻,我的世界柔软得如同一捧海水。雨中的海真的美呆了,那种烟雨曼妙的意韵,我完全不敢去想象,当台风来袭时,它另一副狰狞的面孔。

因为工作,曾经很多次在冬天去舟山,每当车子驶上跨海大桥时,碰上晴空万里的天气,海风就显得特别的柔软,远处的浪花依旧涌动着往日的情愫,似在向我诉说着久违的心声。也许,海南的海显得最是温情脉脉吧。站在海滩上,只见银白的海浪一个紧接着一个向我奔来,我怀抱着海风,整个身心都会沉醉其中呢。

其实,每当站在海边,我就喜欢微微地闭着眼睛,任凭海风轻柔地抚摸着脸颊,在海浪撞击礁石的每一次节奏中融入自己。

这些美丽的海滨城市总是令我流连忘返。我喜欢在幽美的夜晚,踏着软绵绵的沙滩,沿着海边慢慢地走。波涛滚滚,海风阵阵,海水轻轻地漫过细软的沙滩,发出如诉如泣的声音,这一刻,我是一个虔诚的倾听者。

天津哪家治癫痫好老年癫痫病是怎么引起的呢癫痫患者应如何进行治疗呢?哈尔滨市治癫痫哪家医院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