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艺苑名流 > 文章内容页

【流年】路途遥远我们在一起吧(长篇散记)

来源:江西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艺苑名流

【写在前面】

骑行滇藏就像一个梦境一样曾经真实地存在于我们的现实中,三个多月过去了,时间顺时针地过去,我们的记忆却一直在逆时针地回忆,明明是属于我们的记忆,现在想起来却觉得不可思议。在二十出头的年纪,我们八个人,为我们的青春奉上了一席与众不同的盛宴。我们不知道为何出发,只知道我们的目的地在拉萨。是啊,路途遥远,所以我们在一起。

【路途遥远我们在一起吧】

这是我们微信群的名字,也是我们共同的约定和承诺。我们走过的,是万千人走过的滇藏线;我们经历的,也是万千人经历的滇藏线。当初心血来潮想去骑行西藏,没有经历过世事的我们不求这次的旅程带来什么心灵的巨变,我们也没有太多的包袱想要丢在路上,只是想去骑车,想通过这样一种方式完成一件事情。虽然现在骑行西藏已经变成了“三大俗”之一,但是能够完成这件俗事的人也挺了不起。我们就是这样一群人,没有复杂的社会标签,有的只是“九零后”、“在校大学生”,我们很平凡,但是绝对不平庸。

我是东东,我的队友有拐洞、狗蛋、阿民、铁饼、伟弟、波波和我男朋友鹏子,拐洞是队长,三个女生,是我、拐洞和狗蛋。这一年,是2014年,这一年,我大二,这一年,我的目标是在布达拉宫磕一个长头。

【一】 前奏

去年在贵州山区支教的时候,我问鹏子,明年我们在哪。他说,我们去西藏吧。就这样,去西藏就像颗种子一样在我心里生了根。那时候我还没去过太远的地方,西藏对我来说只是地图上最西边最高的地方,我从来没想到有一天我会以骑车的方式登上它。又是新一年开始的时候,也就是2014年,我和鹏子一起确定了骑行西藏的目标。没什么惊天动地,只是意料之中。

希望我们的西藏之行顺利——这是我的新年愿望。

2014年的新学期,回到学校第一件事就是兼职赚钱,第二件事就是找队友。听他们说,骑行西藏是一个很危险的举动,有很多的不可抗因素,如果能找到骑过西藏的队友,那整个的骑行就是非常安全了。这时候,狗蛋知道了我的想法,她和我一样热情,一下子就拍板决定了和我一起骑西藏。我们三个人,算是一个小团队了。

整个一学期一直笼罩在不停的兼职中,自己一直坐公交穿梭在学校和兼职的地方,有些累。在我像一个机器一样只低着头赚钱的时候,好朋友给我推荐了我们学校的自行车协会,每年他们都会有一支队伍骑行去西藏。那时候是五月的样子,他们招募骑行西藏的队员,我毫不犹豫直接去了他们的宣讲会。就在宣讲会上,我看到了在台上讲骑行经历的拐洞,会后我立马就加入了协会,并且把鹏子和狗蛋加上。这应该就是我们的缘分吧。

车队第一次吃饭的时候,有十几个人,但是在第一次训练的时候,只来了九个。再训练的时候,不停的有人来来去去,到了六月底,我们七个人(鹏子不在我们学校)就算是正式的定下来了。一切训练都不慌不忙地进行着,骑岳麓山、跑步、体能训练……赶着赶着,时间就到了七月,离出发的日子越来越近了。

我们约定,七月九号正式在丽江出发,开启我们的滇藏之旅。我和鹏子商量,可以提前几天出发,就可以从昆明骑到丽江了。伟弟打算骑行洱海,所以我们队伍,分三次赶往丽江。我跟鹏子先走的,考完期末考试的最后一门,我就出发,在路上了。

【二】 昆明——大理

骑车去火车站,一路激动的总是跟机动车抢道。这样的感觉跟之前骑车的感觉是不一样的,现在是出发,是真正的出发。想了一年的事情,终于在准备了半年后按照想象的进行了!虽然带车上火车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我和鹏子分工明确,他负责抬车,我负责扛行李。在候车厅我们还遇到了同样骑行西藏的小伙伴,鹏子跟他们一起安排车,也有个照应。在拥挤的火车上,哪还在乎自己是女生,我一手抱着自己的驼包,一手拉着鹏子的背包,艰难地挪动着每一小步。只是人太多了,好比春运。啰啰嗦嗦搞定行李,安排好一切已经一个小时过去了。火车开得不快,但我的心跑得比火车还要快。窗外已是黑夜,窗户倒映的是车内的热闹和光亮,也许车内的人都在好奇地看着我们,拖着自行车、驼包,身上穿的是防晒衣,头上戴的骑行头盔,手上也戴着手套,这样一群人他们应该没见过吧,又或许在他们心中也在羡慕这样一群年轻人吧。我在心中美滋滋地想着,虽然已经在路上了,但是激动的心情怎么炫耀都炫耀不够。年轻真好。

摇摇晃晃二十多个小时,我们在第二天的晚上九点到达了昆明这个中国西南大都市。这是我们骑行的起点。下了火车,一切都是陌生的,迎接我们的不是大城市的人来人往,相反,更像是一个小城市在温暖地等待归家的孩子回家。出了火车站一路都是卖小吃的,有黄黄的大油饼,有看着好吃闻着喷香的炸洋芋,还有那种自己在车上放一个大锅卖的过桥米线。我们推着车子在街上溜达了一会,就赶紧去找旅馆了。老板人很好,帮我们锁了车。随后我们出来找吃的,来到昆明,怎么能不吃过桥米线呢。遗憾的是我们在一个小店子买的米线,并不是很好吃。看着昆明遥远的灯光,我们早早睡了,这是我们来昆明的第一晚,也是最后一晚。

第二天,早早起来,准备正式骑行啦!天气还不错,我穿着防晒衣刚刚好。骑车在外环路饶了好几圈,才找到正确的路。喔,忘了说,今天的目的地是禄丰,一共100公里,我们打算天黑之前达到禄丰。

昆明的天好蓝,云也很美,一路风景陶醉其中。我在长沙已经很久没有看到过蓝天白云了,看到这一切的感觉就像是上天赐予的礼物。我也终于明白了云南为什么称之为云南——彩云之南的意思嘛!风也是轻轻的,但是能吹着云在走。我们骑在马路上,行人少,基本上都是匆忙离去的机动车。两旁是翠绿的树,蓝天、白云、绿树,还有温暖的阳光,这一切恍如梦境。我们就这么在梦里骑啊骑啊,一直骑到几个上坡几个下坡,在一段被太阳炙烤的公路上我突然停下看地图,才发现我们一直往南走竟然错过了拐弯的路口!恍然大悟后就是梦境的破碎,阳光不再温暖了,反而很刺眼,那些我们刚刚爽过的下坡就这样狠狠地“报复”了我们。我还好,鹏子是第一次骑这么久的车,即使是个能坚持的汉子也受不了了。太阳太大,我们两个人就这样慢慢地在坡上推车。终于看到了我们错过的那个路口,买了一瓶可乐纪念刚才多走的二十公里路。找到路后已经是下午五点了。不可避免的,我们晚上一定要赶夜路了。

黄昏很美,但是夜晚很恐怖。说实话,真的好久没有看到晚霞了,说到晚霞,那还是小学的时候躺在屋顶上看落日才有的景象。在下山的时候看到漫天的晚霞,一点点的隐没在无边无际的巨大黑幕里,也是一种享受。可是当天真正黑下去的时候,我才意识到“冷”。不仅是身体上的冷,还有心理上的。我自小就怕黑,现在还是在全黑的山上走,并且还没有任何人,连一座房子都没有,虽然鹏子一直在我身边陪着我,但还是让我觉得有点害怕。一开始,这一切被我伪装得很好,我努力地让自己不害怕,可突然一个不留神,我连人带车都摔下去了。当时鹏子吓坏了,我是被摔懵了。等我意识到的时候,抱着鹏子就大哭起来。我是真的害怕啊,这是在云南,是不久前刚刚发生恐怖袭击的地方,我怕死,我不想走在这个路上啊啊啊……当时脑洞大开,一下子想到很多可怕的事情。当我透着黑色的夜模糊地看到前路的时候,才发现我是被一个小沙包“挡住了”。第一天骑车就摔了一跤,并且在漆黑的山上大哭了一场,这是我内心的恐惧造成的。还好鹏子一直安慰我,一路上跟我说话,他在我前面带路,怕我一个不小心又摔了……就这样在黑暗中骑了两个多小时,一路狂奔,丝毫不敢松力。路上,没有灯,连人也没有,我们只是在路过村子的时候会看到有灯光在家里传出来,其余的都是黑暗,无边无际的黑暗,还有那看不到头的山……人在这时候会变得很警惕的,这时候有一个好心的骑摩托的叔叔想要给我们打灯,我以为他是坏人,就赶紧叫鹏子。鹏子严厉地拒绝了他,他悻悻地走开后,我突然意识到他是好人。这才意识到自己是太紧张了,已经失去了最起码的意识。我们就在这无边的黑暗中急速地前进,终于在十点的时候,我们看到了禄丰的路灯。路灯!这可是城市的象征啊!虽然禄丰只是一个小县城,但是它在我心中的地位俨然一座灯塔。温暖的是,禄丰这个小城很像我家的小城,一样的道路分布,给我一种家的错觉。也可能是骑行第一天经历了黑夜的磨练,让我对这个地方有了家的依恋。骑行第一天,挑战大于美妙。

第二天,在这个叫做禄丰的小镇醒来。突然就想改变之前的计划,本来计划的是骑行100公里到南华,然后再骑一天到大理。我跟鹏子商量说,大理才是我们应该多驻足的地方,我们应该多一点时间放在值得留恋的地方,要不然最后我们就是走马观花的走一趟了。于是,一拍即合,当即决定坐火车去大理。十点多,我们骑车去车站,在那个白色的建筑像个城堡的车站,我们俩被当做稀有动物一样被热情的乘务员格外照顾。鹏子的瑞士军刀被收走,他们看着我们拆自行车,并且按照要求做到他们所说的那样。小站里本来人就不多,候车厅基本上全是空的。我们俩被乘务员热情地问这问那,确实也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几个小时的车程,我们在下午的时候到了大理车站。推车出来的时候我的“白龙马”出了一点问题,鹏子修好后我们就直接从大理市区骑到古城。一路上,我们跨过了洱海,走了十几公里的大丽线,终于在下午六点的时候赶到了大理古城。终于到了大理,那个小燕子永琪逃离皇宫隐居的地方。

登上旅店家的楼顶,头上就是苍山,身后就是洱海,眼下就是古城。这一切被如此巧妙地安排在一起,没有丝毫的做作,倒多了几分柔情。天气不热,有许多白云萦绕在苍山边,身旁的古城像极了一个沉睡的老人,在云南边陲静静地沉思着。晚上和鹏子一起在古城散步,虽然大多数的古城都是如出一辙,但是大理给人一种隐居的感觉。

和我们第一天差不多经历的伟弟,也在我们到达大理的这一天到了大理。他一个人从长沙到昆明,火车晚点七个小时,最后搭上了最后一班来大理的车。下了车已经晚上了,他自己一个人狂奔在大丽线上,那感觉和我第一天骑禄丰是一样的。前方是希望,但是背后就是威胁。不知道是黑夜给的威胁,还是自己给自己的压力,美好的夜晚被想象成了一场鬼追人的闹剧。当他在古城门口见到我和鹏子的时候,都眼泛泪光了。好像就在此刻,我们彼此心照不宣的懂得,我们都是一家人了。

照例吃吃喝喝,为伟弟接风洗尘。一个人的旅途总是叫人思绪太多,伟弟也是如此。前几天我们还在长沙侃侃而谈,现在我们就坐在大理古城惺惺相惜。在这个浪漫的地方,我们显得并不那么浪漫,但是不乏有浪漫的人以浪漫的姿态活着。那个在路口卖烤面筋的小伙子,去年通过徒步搭车的方式走完了滇藏线,后来回到大理就不想走了。他的女朋友也陪在他身边,两个人卖卖烤面筋,挣点钱,他们的目标是开一家自己的小店,就这么在大理生活着。一辈子简简单单,想出去玩的时候就出去走走,走累了就回来经营自己的店子。大多数人不认可这种生活的方式,却被他们信仰般的践行着。也许我们都被单一的成功学洗脑太久了,以至于渐渐的我们忘记了生活本来的姿态。有的人穷尽一生都不知道该怎么活着,而有些人淡淡的追求就能幸福一生。

【三】从丽江出发

早上在大理醒来,又要赶路了。只是下着雨,微冷。我和鹏子穿好专门买的雨衣,有点闷,但是暖和极了。伟弟一个人开始自己的环行洱海。我们跟旅馆老板道别,老板是河南人,说起来也算是我的老乡吧。她把全家人全部迁过来了,听着那些许熟悉的乡音跟我们道别虽有点奇怪,但给了我们极大的鼓励。大理果然有种神奇的力量,能让来了的人心甘情愿地留下。对于我们来说,大理就像是我们中途的歇脚点,陶醉其中给自己加满油,我们要继续出发,因为我们的目的地是拉萨。

幸运的是,伟弟在出古城的时候遇到了一个环形洱海的车队,他就直接跟他们一起骑了。暂时的告别,今天的目的地是鹤庆,我们明天丽江见。

我和鹏子继续在大丽线上狂奔,刚开始心情有点亢奋,雨打在身上打在脸上并没有很讨厌。在路上遇到三个骑得飞快的骑友,有一个跟我们说,前面有一个32公里的上坡。32公里的上坡?之前没有遇到过,也无法体会他们说到32公里的压力和紧张。雨终于停了,我们在一个十字路口遇到了一对骑行滇藏的夫妻,我们的缘分就这样开始,一直到现在,还保持着联系。

就称他们为Z哥和Z姐吧。Z哥胖胖的,并不是很高,浙江人。Z姐就瘦瘦的,长头发。他们之前是做淘宝生意的,挣了点钱,就想着出来走走。去年他们环行了海南岛,今年来挑战西藏。两个人都是骑的那种小的山地车,也有变速,但是不是我们骑的这种美利达或者捷安特专门骑行的山地车。虽然车子小,但是他们的速度比我还快。Z姐人小小的,可加起速来我都赶不上。Z哥胖胖的,在平地上也是一马平川。终于看到那32公里的上坡,其实就是爬山。刚开始的时候,看到坡的时候很兴奋,猛冲两下,可是耐力终究是不够用。Z哥一开始还能坚持,后来就直接推车了。我们一路上等了很久Z哥,最后因为赶时间,我和鹏子决定在目的地等他们。

成年人为什么会突然得癫痫病?郑州专治癫痫病去哪个医院好?苯巴比妥治疗癫痫的时候有什么副作用山东癫痫病专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