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职场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江南】刻痕(散文)

来源:江西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职场小说

腊月二十四这天,按照过年的老规矩,要好好打扫家里的卫生,俗称“扫灰”,一定要彻底打扫,扫净一年的灰尘,干干净净地迎接新年的到来。

记得小时候在农村老家,爸一声令下,除了没法搬的“钉子户”之外,比如大衣柜,面缸米缸,那是要把家里其他所有整天不见天日的东西都收拾出来,统统搬到院子里。兄妹几个出出进进,蜜蜂一样穿梭着,转得跟陀螺似的。只消半天的功夫,小院便壮观得如同兵马俑坑了,桌椅条凳,瓶瓶罐罐,高矮胖瘦,琳琅满目,简直成了具体而微的家庭用品博览会。

接下来的程序便是拿抹布蘸水认认真真地擦干净。家里面每一个犄角旮旯都要扫一扫,爸爸会把一个扫帚疙瘩绑到长长的竹竿上,包上头巾,把呛得黑洞洞的屋顶和蒙尘的墙壁上上下下地扫一遍,一条条的灰便树挂一样,蒙络摇缀,参差披拂了。扫完后,那墙上便留下了一道道的痕迹,我笑称那是年轮。

又到扫灰的这一天了,我和老公拿出蚕食鲸吞的勇气,发誓要让家里“旧貌换新颜”,开始地毯式轰炸,一会抡扫帚,一会抄拖把,一会拿抹布,扫,拖,洗,擦,一点点地收拾着,看着家里渐渐地整洁光亮起来,便提拖把而立,满意地打量四方,看看还有没有遗漏的死角,忽然瞥见了门框,它一贯低调,默默侧立着,但也不能落下呀,我便微笑着拿抹布杀向门框,准备三下五除二收拾停当,就可以顺利收兵了。

手刚刚抬起,却随着视线停在了半空,门框上,赫赫然有一条条清晰的刻痕。

那是儿子的身高刻度,是铅笔画上的,有疏有密,得有好几十条了。最早的一条,旁边写着:2005年5月,1.45米。

我的思绪一下子就飘回到了九年前。那一年,我们刚搬到这里来,儿子还是个小不点的10岁少年,圆脸,大眼睛,很爱笑,上寄宿制小学。每次回来,禁不住就想量一量,看看他长高了没有。

每次都是全家总动员。儿子脱了鞋,往门框边一站,脚后跟紧贴着门框,身子站得笔直,有时候还调皮地往上耸一耸,敛神屏气等着隆重的一刻。

我负责找工具:铅笔,卷尺,直尺,或者一本厚厚的大书。找好了便一旁侍立,随时待命。

老公则拿了大书搁到儿子头顶上,左看看,右瞧瞧,调整着角度,还时不时地打量儿子站得是否笔直,恨不得那门框能起到拔高的作用。我在旁边帮着看书放得是否平整,三个人都认真地像一丝不苟的匠人。

几番折腾,好不容易确定了高度,便把书拿牢,用铅笔画上横线,才肯让儿子轻轻地从他的胳膊底下钻出去,然后,便如收获的农人一样,满眼含着丰收的希望,用尺子去量,算是收割庄稼了。每逢看到那刻度又升高了一些,便异常地兴奋,有时候看看结果不太满意,还想作弊呢。

依次往上,每年至少有三四条,其中有一年特别多,足有七八条,基本上隔一两个月就量一下,那是儿子蹿个最快的时候,跟庄稼拔节一样,蹭蹭地一年蹿了十公分。春天的长裤子到了秋天就成了九分裤。虽然我为给儿子买衣服犯愁,倒也为他的长大窃喜。

那刻痕一节节长高,犹如一棵修竹,到了2012年1月16日戛然而止了,上面写着:1.82米。儿子的圆脸已经变得棱角分明,小平头变成了长头发,原来根根直立,倔强得很,现在服服帖帖,时尚得很。最后一次量,老公已经要踮着脚了,胳膊要使劲往上抻,努力把那书往门框上靠,总算测得了数据。

算下来,有两年没量过了。好像儿子已经不再长了。儿子也似乎不再期待自己继续长,也不再耐烦我们给他量。

初三回娘家,下午吃罢饭,去看四叔回来,忽然发现门框边也有几道鲜明的刻痕。最低的那一根写着:淼淼,137cm。这是我小外甥,上小学。中间一根,161.7cm,是我小侄女,上初中了。再往上,2009年7月,172cm,是儿子。又往上,是今天量的,182cm。

我问:“爸,量身高了呀?”“是啊,刚才量的,又长高啦,比他爸还高啦。”看着老人家眉飞色舞高兴的样子,我忽然鼻子有点酸。爸爸量的身高,精确到小数点了,外孙明明不长了,他还在盼望。

我又一次盯着那刻痕,禁不住想象起那个画面:七十一岁的老爸忽然微笑着拿出了尺子,要给外孙量身高,那个一把摸不着的小伙子竟然很配合,乖乖地站到了门边,顺从地让姥爷摆弄着,矮了一个头的父亲使劲踮着脚,灰白的头发抖动着,热切的目光投到那张年轻的脸上,费力地用尺子比好,认真地在那粉白的墙上画上一道痕。那一刻,祖孙二人挨得那么近,彼此感觉着对方温热的呼吸,老少两代人仿佛重叠到了一起。午后暖暖的阳光斜着照进屋里,似乎在嫉妒地窥探这天伦之乐……

我的思绪飘到了从前。那是在老屋吧,年轻的父亲,一头乌发,目光炯炯,在一扇门旁边,一面粉白的墙上,多少次给我们兄妹量过,刻下。似乎还记得,父亲温暖的大手轻拍着我的头顶,衣服蹭到我脸上,毛茸茸的,那是一种永难忘记的温馨……

于是,随着那刻痕的增加,我们一天天长高,世界一天天变大,父亲却似乎一天天变矮。每年扫灰,几乎所有的地方都要清扫,唯有门框旁边的墙不能动,那是一个禁区,记录着我们成长的印痕。岁月的脚步重重叠叠,在这里留下了雪泥鸿爪。

可是,似乎我们从来没给爸妈量过身高啊。细思忖,也不敢量啊。虽然爸曾好多次高兴地说,他跟年轻时一样,还是1米74。我还是不敢量,每每看着奶奶佝偻的身影,看着父亲渐渐稀少的头发,看着他脸上越来越多的刻痕,我怕,生怕那刻度早已发生变化。

不能擦墙上这刻痕啊,他是每一个父亲母亲对儿女的期待和注视!

我把这刻痕拍了下来,发到了微信朋友圈里,写了一句话的注脚:家家都有这种刻痕吧。很快有朋友响应了:真的是这样,跟我家的一模一样!还有一个朋友写道:刻度一年年地越标越高,孩子长成了,岁月的刻刀却在父母的眼角眉梢留下了一道道的刻痕。

我悚然一惊,可不是吗?刻痕,这是岁月的脚步啊,谁说时间是无痕的?时间他有脚啊,他时时刻刻都在不停地走着,无声无息,无影无踪。他是一个永不停歇的旅人,也是一个公正的裁判。你走,或者停,他都在走;你在意,或者不在意,他都在走;但唯有世间的有心人才能记下他的行踪,留住他的身影,那就是父母。

孩子小的时候,哪一个父亲母亲不是天天盼着他长大?从襁褓中的婴孩,到牙牙学语的幼儿,到蹒跚学步的孩提,再到欢蹦乱跳的少年,直到活力四射的青年……从小小树苗长成参天大树,树是有年轮的啊,可是人的年轮在哪里?用心的父母只管把专注而充满希望的眼神聚焦到孩子身上,比啊,量啊,然后带着一种欣喜与满足在墙上刻下痕迹。殊不知,就在这年年岁岁的期盼和刻画中,岁月的刻刀也无情地在他们光洁的额头、平整的脸上做了记号。那是触目惊心的。

孩子长大了,父母变老了。

那粉白的墙壁,光滑的门框,是一张张洁净的宣纸,是一块块平整的画板,每一位父亲母亲,都是世间最好的画家,饱蘸了希望的墨汁,微笑满溢在眉间心上,全神贯注,一笔一划地描着,那一道道刻痕,是一朵朵绽放的心花,是世间最美丽、最伟大的杰作。

那是一竿修竹,要用持久的爱去浇灌,一枝一叶总关情。那是渐渐盛开的向日葵,是最汪洋恣肆的生命之花,瓣瓣灿烂。那是一幅美丽的工笔画,细致得纤毫毕现,生动得令人心惊。那是岁月的见证,见证了成长,也见证着沧海桑田。这一个个光阴的故事啊,是老唱片袅袅不绝、绕梁三日的余音。

一道道鲜明的刻痕,刻在门上,刻在墙上,刻在父母的脸上,也刻在儿女的心上。

这是岁月的印记,带着长辈的温馨和希冀,吐着芬芳……

世间最美的情意,是墙上的刻痕。

2014.2.6夜

渭南哪家癫痫医院最靠谱长春市治疗癫痫病需要花多少钱哈尔滨癫痫病正规医院哪家好?到底癫痫病如何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