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职场小说 > 文章内容页

【菊韵】岁月中的那支梅(散文)

来源:江西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职场小说

曾经有一首诗,“雨打青松松更青,雪压红梅梅更红;愿你立下青松志,愿你青春比梅红”,永远存留在初中毕业的留言簿上。曾经有阙词,“风雪送春归,飞雪迎春到,已是悬崖百丈冰,又有花枝俏……”深藏在记忆的童年里。曾经有一幅画,青松、翠竹、寒梅,岁寒三友,时常浮现在岁月的意境中。曾经有一首歌,“红岩崖上红梅开,千里冰霜脚下踩……”是那么让人荡气回肠,正气凛然。

“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 与梅相识,相识在呀呀学语的唐诗中。“梅之欹之疏之曲,又非蠢蠢求钱之民能以其智力为也”,与梅相惜,相惜在龚自珍的《病梅馆记》里。与梅亲近,亲近在少年故乡飘雪的冰岩下,一双冻红了的手呵护着一簇殷红。“飞雪落前村,千寻翠岭,一枝芳艳”,杨记的这首《少年游》,让思念一下子拉回到故乡飞雪久远的那个冬天。那是一根麻绳紧紧地裹住身上唯一的一件破棉袄,行走在大雪纷飞的山道上,懵懂少年冰崖下,窥见红梅凌寒怒放、簇簇生香,不忍采摘时的喜悦。“人间离别易岁时,只梅枝,勿相思。”姜夔的这首《江梅引》,便是诗人对远在它乡故人的思念,又恰似远方游子的担心得化不开的乡愁。“笛声三弄,梅心惊破”“一枝折得,人间天上,没有堪寄”,李清照在《孤雁儿》一词中,对夫君的相思之情,更是令人不禁垂泪。“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梅开二度,腊梅傲霜欺雪,傲骨天成;春梅俏不争春,真心一点。白梅淡雅高洁,黄梅宁静致远,只有红梅才是梅中极品、梅之骄子,孤高自傲、品格刚强。“不经一夜寒彻骨,那得梅花分外香”,世人皆爱红梅,上至伟人,下至平民。红梅孤傲的外表下,骨子里却象征着热烈、激情与燃烧。不畏严寒,不侍权贵,燃烧自己。

初识红梅,是在第一次咸安文友的大聚会上。那时候的我,搁笔二十几年,因机缘巧合进入咸安QQ文学群,欣逢旧友作家李犁,得以重续文字之缘。当久远失落的文学之梦再次在心中燃起,落伍的我居然不知道咸宁市文艺圈里,还有一本叫《星星文学》的纯文学刊物;居然不知道咸宁文学创作的圈子中,还有这么一群热爱生活魅力四射的作家、诗人;居然不知道活跃在咸安文坛上,还有这么一队被称为女子作协中的“七仙女”,文学创作的天地里,充其量我只不过是一个孤独的过客。奔六的年龄,说老不老,说少不少,不知是童心未冥,还是浅陋无知,第一次参加这样高档次的文学聚会,居然处处显得手足无措。恍如懵懂少年般的羞涩,让我在众多的文友面前,再现了一份农民草根所特有的憨厚,诚惶诚恐中,惟有谦卑。冒然闯入咸宁文学圈,没有可搏眼球的气质,没有一鸣惊人的文采,没有丰厚的文字底蕴,更没有丰富的人生阅历和学识;惟有真诚,才让我在人生第一次文友聚会中,结识了这么多高才大德的文字好友,红梅,就是让我时刻感到最亲切,恰好又是记忆最深刻众多好友中的一位。

当一个人拥有优雅的内心,不论是外貌如何,都会美得迷人。一个人的美,并不完全表现在于她的服装、发式,或漂亮的脸庞,真正的美丽,是一种由外而内的气场。喜欢一个人,始于颜值,陷于才华,而忠于人品。红梅,无疑是一个真正懂得优雅的才女,她的懂得,优于别人的并不是出身的高贵,而是真正优于世俗慧心独到目光。善于学习,懂得进取,以一颗谦卑、善良的心对待写作、对待做人;以一种平凡而富于奉献的姿态去待人接物,感动他人,更感动着自己,这就是众文友眼中的红梅。

其实,我一直很平庸,平庸得有些自卑。一事无成粗浅的外壳下,深藏着一颗鄙贱自曝自弃的灵魂。感恩人生中的每一次相遇,让一颗几乎枯萎的心扉,在文字中得到了救赎。通过多次文学聚会,及数次的文学采风写作活动,文友间频频交往,相互学习交心谈心中,让我在红梅文采飞扬文字隽秀,字里行间所流露的诚意感受下,更加体会到她那胸怀远大志向,自强、自尊、拼搏、进取巾帼不让须眉的一面。将心换心,在生活的平平仄仄中,让众多文友的心越来靠得越近,从而也让我与红梅纯属文友间的感情,几欲升华到亲兄妹一般,她是我第一个女性哥们文友。红梅精妙的文笔,与生俱来高贵的气质,恰似哲人的语言:内心真正拥有优雅的人,必定醇厚如沉香,永远散发着人性的光芒,永远拥有精神上的温度,及纤尘不染独立的人格。

古人“梅妻鹤子”,认为天下最令人扫兴最为不耻的事,莫过于“焚琴煮鹤”。“折梅逢驿使,寄于陇头人,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梅亦是友情的象征。想当年,陆凯与范晔交好,自江南遥寄一枝梅与范晔,将浓浓的亲情友情倾注于《荆州记》梅诗中,范晔当时收到此梅时该是多么的感动!“携手江村,梅花飘裙。情何限,处处消魂”。苏轼在《行香子》一词中,将携友寻春恰逢梅花映飞雪,如此立体感极强的画面巧妙地融入,借飘雪沾衣梅迎寒傲世,喻友情之芬芳,是何等的动人致性。“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林和靖的这首《山园小梅》,更显梅性高洁,暗香不许百花同的绝代风骨。“莫恨香笑雪减,须信道,扫迹情留,难言处,良宵淡月,疏影尚风流。”李清照这首《满庭芳》,在赞美梅饱经风霜的折磨,仍然孤高自傲笑迎严寒的同时,暗喻自己的人生,所表现出的独自清高与威武不能屈高尚的精神品格。

“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陆游的这首《卜算子》,用驿外断桥边,严寒苦雨孑然绽放中无意争春的红梅,来抒发自己怀才不遇意外落第的悲苦与傲世独立的品格,也是诗人当时对自己心境的一个真实写照。苏轼把红梅赞喻成“寒冬斗士”,真正的红梅,不染一丝俗气天性使然的红梅,常见于深山老林悬崖峭壁之上,清幽古朴之所,非风雪严寒不见,非践雪踏冰不见,非至诚君子不见,她区别于龚自珍笔下的病梅,高洁,孤傲,热烈而坚强,唯有松竹可共与友,我想,诗人陆游便是这样一种性格之人吧!平生虽非诗人,又何尚不是此类,孤傲中自有一份清高,淡定中总有一份安祥。我想,红梅亦是,或更为高洁。

凝思尘世,岁月如歌。君为红梅,我终究未能成为顶天立地的一棵青松。如有来生,愿做梅前的一株翠竹,不卑不亢不惧严寒地立于尘世,永远守护着“梅、竹、松”千古不变的诺言。

儿童得了羊癫疯还可以治疗吗北京哪里有癫痫医院石家庄哪家看癫痫病